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六十六章 子魚入園

第二百六十六章 子魚入園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清風拂過,萬里修羅路上,因為這些試煉弟子的到來,開始變得出現了一些生氣!

然而,七里陵園卻不同,這裡埋葬了不知多少太古時期的大能強者,使得這片區域,都流轉著一股冰寒的死氣。

進入修羅路試煉的大多數弟子,都進入到了七里陵園之中。

因為這裡不僅是陵墓,也同樣是整個修羅路最大的藏寶處。

雖然危機重重,而且隨時會有隕落的可能,但裡面的寶物實在太過誘人了。

像是那把靈器級別的古劍,甚至可以成為一個門派的鎮宗之寶。

包括燕州講武堂的天玄鏡,也就是這個級別,可想而知,它的可貴,否則以那些一號弟子的心高氣傲,怎麼可能為了區區一把劍出手搶奪?

呼!

破空之聲響起,兩道身影再次出現在了七里陵園之中。

步輕煙打了一個冷戰,有些驚懼的掃了一眼周圍:「這裡怎麼陰森森的?氣息實在太嚇人了!」

子魚點了點頭:「到處都是墓地,這種氣息很正常。」

步輕煙看了她一眼,然後目光看向遠處連綿不絕的墓碑和古墳,有些茫然的說道:「可是,這裡這麼大,我們要到哪裡去找余寒啊!」

聽到她提及余寒,子魚的臉色也微微有些凝重:「既然是七里陵園,應該也就只有七里左右,這些道路,我們還走的起!」

步輕煙無奈的搖了搖頭:「真羨慕余寒那個傢伙,如果我要是個男人,有你這樣的紅顏知己如此記掛,這一輩子也沒什麼遺憾了。」

子魚微微搖了搖頭:「有些事情,你不清楚。」

步輕煙嘆了口氣:「我的確不清楚,但卻真的很羨慕。」

看著她那張同樣驚艷的俏臉,子魚淡淡一笑:「他承受的壓力,比我大,我能為他做的,僅此而已,而他要做的,卻難比登天。」

說完這句話之後,她沒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身形閃爍,率先朝向前方飛馳而去。

…………

呼!

一道璀璨的槍芒蜿蜒著從天而降,宛若一道銀龍,轟然朝向對面的兩道身影轟殺過去。

「戰!」

方嵐虛雙手握住長槍,眼中精芒爆閃,渾身真氣凝聚到了極致。

「破——」

一聲低喝自古仇離口中響起,他的兵器,同樣是一桿長槍,槍芒涌動,化為可怕的螺旋氣勁,與方嵐虛的槍芒直接對撞在了一處!

這兩人,一個是韓州槍王,一個是秦州槍王。

分別屬於兩個大州最出類拔萃的年輕一代弟子,也是這一代的領軍人物。

然而此刻竟然相互對戰在了一處,光芒閃爍之間,槍影浮動,霸道的氣息朝向四面八方沸騰而出,流轉著無比可怕的氣息。

轟!

劇烈的爆炸之聲響徹,兩道身影同時飄退,古仇離作為洪荒七州年輕一輩名義上的第一強者,實力終究還是強過方嵐虛一些。

因此在這一招直接的對撞中,方嵐虛明顯佔據了劣勢。

他原本就有些蒼白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起來,不僅如此,嘴角也沁出一絲血跡。

「你的槍法當真不錯,只是可惜,非要與我對立,就為了身後這兩個廢物,值得嗎?」古仇離淡淡的開口,目光閃爍之間,有些可惜的搖了搖頭。

方嵐虛一振手中長槍,口中也微微一笑:「我自小練槍,深諳槍之道,橫平豎直,沒有花哨,以霸氣而破蒼天!」

他看了一眼對面的古仇離:「你的槍道與我不同,所以你選擇的路也與我不同,但我現在依然認為,是你錯了!」

古仇離聞言忍不住一陣哈哈大笑,目光閃爍:「我錯了?你身後這兩個廢物,不過清微後期的修為而已,而且還是三大主城,甚至兩大仙門必殺的燕州講武堂弟子,你護得住他們這一次,護得住他們這一路嗎?」

「總歸是要試一試的,天下有不平事,我長槍都要管一管!」方嵐虛很執拗。

古仇離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笑了笑:「冥頑不靈,為了這兩個傢伙,平白搭上你自己,真是愚蠢之極!」

「不過,既然你認為這是對的,那我就放心了,至少殺你的時候,不會再有絲毫的內疚!」

方嵐虛看著手中閃爍著點點精芒的長槍,眼中閃過一絲痴迷:「我從不認為我的路有任何錯誤,所以即便今日隕落,也無怨無悔!」

話音落,槍芒破空,遵循著一道特殊的軌跡,一往無前,槍芒平華無奇,依然那麼直接。

「那你就去死吧!」

古仇離冷哼一聲,長槍抖動,高度凝聚的螺旋槍芒衝天飛起,與方嵐虛再次激戰在一處!

「忌塵,那兩個人,將他們帶回去!」

一面將方嵐虛全力壓制,一面朝向身後的那道身影說道。

趙忌塵,趙州第一天才弟子,他所擅長的不是任何神通,而是陣法。

不錯,他也是一名陣師,而且道紋數量達到了六千條道紋之多,如果不是考慮陣法構建需要一定的時間。

他真正的實力,不在古仇離之下,甚至猶有過之。

此刻聽到古仇離的話,嘴角微微翕動:「你只管對付這頭倔牛就是了,那兩個傢伙,交給我!」

說完,目光看向了不遠處,同樣受傷不輕的龍寒星和羽呈然身上。

兩人相視一眼,同時露出一絲苦笑。

「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還不如呆在燕州了,你知道,我沒有什麼追求,這一生能安安穩穩的活著才好!」龍寒星一臉的苦澀。

羽呈然同樣有些深以為然的點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