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七十二章 情侶檔戰雙生兒!

第二百七十二章 情侶檔戰雙生兒!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是余寒!」

許飛等人看到了那道急速飛馳而來的白色身影,嘴角紛紛露出一絲笑容。

余寒的身形,飛越了所有人,然後降落在了子魚的面前。

在趕來這裡的途中,他看到了人王陵上升起的劍氣。

那股熟悉的氣息,讓他欣喜若狂,直接將身法催動到了極致,將宇文成仙等人遠遠的甩在身後,先一步來到了這裡。

然後,他終於看到了那道牽絆住無數思念的身影。

看似平靜眸子,卻跳動的閃爍的光芒,早已經出賣了他的情緒。

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靜悄悄的,四目相對,彷彿所有人都盡數消失。

這一刻,他們的眼中只有彼此!

余寒微微伸出手,激動之下,竟是微微有些顫抖,然後輕輕撫摸著那張絕世的容顏。

「你瘦了!」

這是他說出的第一句話,很平淡,卻又暖到了心裡。

子魚臉上蕩漾起甜甜的笑意。

「步輕煙的手藝,沒有你好!」

一旁的步輕煙聞言忍不住一陣白眼,第一次感覺到,原來朋友,就是這樣用來出賣的。

余寒的目光落在她受傷的右臂上,雖然只是劃破了皮肉,卻讓他眼中的柔情,立刻化為冰冷之極的殺機。

「你受傷了!」

「無妨,只是皮外傷!」

「可是會很疼!」

「習慣了!」

「我不允許你受傷!」

「我下次注意了!」

「可這一次,總歸是要討一個說法的!」

他牽起了子魚的手,然後轉身,看向了對面一直將目光看向這裡的雙生姐妹。

「情侶檔戰雙生兒,聽起來,很不錯!」

平靜的話語中,卻帶著一抹森寒。

子魚俏臉一紅,被他大手包裹住的小手微微捏了兩下,有些嗔怪。

丁進在後面吃吃的笑個不停,朝向宇文成仙說道:「這傢伙要不要臉的時候,讓我覺得我這一輩子過得太含蓄了!」

宇文成仙也深以為然的點頭:「是挺肉麻的!」

嬋紗和嬋靈同時偏過頭來看著余寒,對於這個人,她們並不陌生,甚至整個玄宗都不陌生。

因為對於玄宗來說,他便代表著恥辱,一個讓玄宗無力回天的恥辱。

而玄宗派出她們的目的,也是為了他。

如今,他就在眼前,這一戰,終究到來!

雙生姐妹的目光越來越明亮:「齊州的事情,今日,可以做個了斷了!」

余寒緊緊握住子魚的手,目光卻不再看向她們兩個。

「趕緊結束戰鬥,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子魚眸子一亮,看著他重重的點頭,她最喜歡靜靜的坐在那裡,看著他翻烤著讓人垂涎欲滴的獸肉,然後可以什麼都不去想。

「鏘!」

嬋靈姐妹終於出手,兩道劍氣同時從她們手中激射而出,在半空中化為兩道宏大的劍氣。

兩道劍氣相互依賴,衍化著一道道玄奧的軌跡,似乎將天地都籠罩在了其中。

「寒之劍!」

「子魚!」

她施展出了自創的一招劍術,以他的名字命名。

他順勢刺出一劍,為了守護她而存在,所以這一招直接叫做子魚。

兩道同樣的劍氣自虛空之中衍生而出。

子魚的劍氣,瑩白而凝練,在虛空之中,宛若空谷雪蘭,綻放著一道異樣的美。

余寒的這道劍氣,恢弘浩大,相伴在它左右,每一道氣息,都與之緊緊聯接,彌補著她這一劍之中的漏洞。

所有人都看著半空中的這道劍氣。

它或許並不如何恐怖霸氣,卻是那樣的完美,融合在一起,竟是一陣賞心悅目。

這不是任何高品級的神通,卻是他們心意相通的結合。

劍氣散發出來的波動,讓雙生姐妹臉色都開始變得凝重了起來。

因為這種契合程度,甚至已經超越了從小就在一起修鍊的她們。

蓬!

可怕的爆炸之聲響徹,肆虐的勁氣朝向四面八方沸騰而出,流轉著一種無邊的暴虐。

「好厲害!」丁進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一劍,完美得讓人羨慕,爆發出來的力量,也超出了所有人的認知。

「這就是余寒哥哥的紅顏知己嗎?果然……和他很配!」妙可喃喃道,眸子里的卻閃爍著幾分異樣的衝動,也不是為了所謂的姐姐,還是她自己。

四道身影同時後退。

余寒左手持劍,右手卻緊緊的握住子魚,片刻也不肯放鬆。

最驚訝的莫過於嬋靈姐妹二人,她們看向余寒的目光,多了幾分難以置信。

從氣息來判斷,此人的修為不過是清微後期,然而竟然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甚至不在她們之下。

嬋紗目光閃爍,微微咬牙:「你們的默契度,竟然可以達到這般恐怖的層次,真讓人刮目相看,只是很可惜,你終究不過是清微後期而已,這將是你們兩個輸掉這一場的關鍵。」

兩把秀氣的長劍再次緩緩探出,一股無形的力量似乎將她們二人盡數牽引住。

一圈圈的漣漪朝向外面波動擴散了出去!

無量經,直接被她們催動到了極致,似乎冥冥大道之中,有一股力量注入到了她們體內,那股氣息,逐漸的攀升,而且越來越強大。

余寒的眸子始終閃爍著淡淡的光芒,然後轉頭看向子魚。

「她們剛剛瞧不起我,是不是該給點顏色看看?」

子魚輕輕點頭:「你說了算!」

話音落,兩人再次出手。

這一次,余寒直接催動了劍意星河,橫貫在頭頂,而他身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