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七十六章 仇劍仙

第二百七十六章 仇劍仙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在那股氣息出現之後,余寒的身體直接被這股強橫的力量牽引著,沒入到了空間漩渦之中,消失在了原地。

「余寒!」

所有人臉色紛紛一變,想要出手,卻因為變故太快,根本來不及動手。

甚至連距離余寒最近的子魚都沒有反應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所有人都沒想到,就在適才余寒大發神威,力斬三名二號弟子之後,卻出現了這等事情。

只有許飛目光閃爍,他修鍊了人王經,從一定意義上,屬於人王的傳人。

所以適才人王墓碑出現的變故,只有他感覺得到。

「大家不要驚慌,余寒適才被人王墓碑吸納到了其中,我有所感應,暫時不會出危險!」許飛急忙開口道。

子魚緩緩走到了人王墓碑的面前,眼中那道瑩白的小劍虛影時隱時現。

「最好聰明一些,否則的話,你這座墓和碑,就都不要存在了!」

她目光閃爍,恐怖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慄。

「我們大家守在一旁,余寒被墓碑吸納其中,或許並不是壞事,反而有可能獲得一場大機緣!」許飛目光閃爍。

聽到他的話,眾人這才微微鬆了口氣,目光幾乎全部降落在了那座石碑上。

呼!

余寒的身形,在一片昏暗的虛空之中出現。

周圍到處都是一片氤氳的氣息,夾雜著一股大道至理,運轉著一種說不出的悲涼和低沉。

余寒眉頭微微一皺,卻沒有多少恐懼,因為這裡沒有殺氣!

一道虛幻的身影忽然在他面前出現,懸浮在半空中,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弟子余寒,見過人王前輩!」

他瞬間猜出了這道虛影的身份,當即躬身行禮。

「反應真不錯!」人王虛影微微讚歎道。

「適才你做的,也很不錯,無論對方是誰,在碰觸到你的原則底線時,都不會有半分的留手,當初如果我也一樣如此,或許就不會隕落了。」

感覺到他話語中的那一絲痛惜和無奈,余寒側耳傾聽,卻沒有發表任何的意見。

「你出手的時候很果決,可見也是一個果決之人,所以接下來,我希望你能幫我,或者是幫助洪荒人族,做一件事情。」

人王虛影再次開口,這一次卻讓余寒眼中閃過幾分驚訝。

「前輩抬舉晚輩了,如果晚輩可以做到,不敢有半分的推辭,前輩請講便是了!」

人王搖頭嘆了口氣,閃爍著淡淡光芒的虛影也帶著幾分凝重:「七里陵園,分為內陵和外陵,你們所處的這裡,都屬於外陵。」

余寒點了點頭,這一點他也有所耳聞,據說妙詩等人,就因為追逐一把古劍,進入到了內陵之中。

「內陵之中,封印著一名強大的存在,叫做仇劍仙!」

人王的話沒有多餘的修飾,很直接。

「整個七里陵園埋葬的人族強者,幾乎有一半都是隕落在他手裡!」

余寒雙目微眯,這句話裡面,包含著好幾個十分重要的信息。

然而根本不容許他多想,人王那渾厚的而聲音再次傳遞過來:「整個修羅路,是當年的一處古戰場,經歷了一場曠世大戰。」

「那時,無數弟子們隕落,一直到最後,交戰的雙方,都沒有一個人能夠活下去,當然,除了這個仇劍仙,他是唯一一個還活著的!」

余寒凝神屏息,一句話也不敢略過,人王講述的很有跳躍性,此刻他只能夠順著他的思路聽下去,卻猜不出他接下來想要說的話。

「我和劍王聯手之下,方才將他抹殺,不過僅僅是肉身而已,他的元神,卻不死不滅,加上當時我們兩個也受了嚴重的傷勢,瀕臨隕落,所以只能夠催動神力,將他封印住!」

「內陵中所封印的,便是仇劍仙的元神,還有他的成名兵器,離仙劍!」

余寒點了點頭,忽然開口道:「那修羅路,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呢?」

人王微微嘆息:「因為這是一片小世界,我和劍王生怕與仇劍仙之間的戰鬥,會波及太廣,所以只能開啟了這處小世界,將這裡作為交手的戰場!」

「仇劍仙到底是誰?」

「他是外來的侵略者,實力非凡,我和劍王需要聯手,才能將其擊敗,而且還是兩敗俱傷的結局!」

余寒臉色微微一變,同時心裡也開始凝重:「前輩和我說這些,難道是要我去對付仇劍仙?」

「似乎不太可能啊?」

「雖然仇劍仙似乎只剩下了元神,可依然不是我這樣修為所能夠抗衡的!」

所以他看向了對面的人王,卻沒有繼續開口。

人王見他重新將目光投遞過來,這才繼續說道:「當年那一場大戰,進行的十分突兀,人族也損失了不少強大的高手。」

「七里陵園,是最後所有隕落在這裡的人族強者意志力所凝聚出來的。」

「而仇劍仙遭到重創的元神,就被鎮壓在了內陵之中,由劍王的陵墓進行封印,而我則留守外陵,以免會有人從外面闖入進來,從而解救仇劍仙!」

余寒皺眉,仇劍仙所在的勢力,是一個謎團,加上人王適才所說的「人族」兩個字,似乎這裡,包含了一些太古時期的秘辛。

他沒有插口,準備在人王將所有事情都說完之後,再進行詢問。

人王道:「當時,我和劍王都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創傷,距離隕落也不遠,所以也沒有其他的想法,在封印了仇劍仙之後,都想回到自己的陵墓中等待死亡的到來。」

說到這裡的時候,人王的臉色略微有些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