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八十章 無字墓碑

第二百八十章 無字墓碑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蓬」

兩股巨力撞擊在一起,好像是綻放的禮花,炸開一朵妖艷的光芒。

余寒臉色發白,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雖然人王印不弱,但是自己的修為,還是太低了一些,如此直接面對仇劍仙,根本就不是對手。

離仙劍凌空盤桓,力量再度沸騰,隨時準備一擊洞穿過來。

「殺」

眼見著余寒不敵,許飛也在這一刻出手,人間之劍帶著滾滾紅塵的氣息,狠狠的斬殺而出,與再次轟殺過來的離仙劍對撞在了一處!

「噗」

一股巨力透過虛空,狠狠的撞擊在了許飛的身體之上,人間之劍也是光芒暗淡,倒飛而回。

許飛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身體倒飛而出,五臟六腑也劇烈的翻騰起來。

「真他娘的夠勁兒!」

他狠狠的將口中和著鮮血的唾液吐了出去,眼中卻是精芒閃爍。

「真是一群執著的小傢伙兒!」仇劍仙眼中帶著點點不屑,肉眼可見,他身上纏繞的那些鎖鏈,開始不住的收緊。

然而卻被他硬生生的阻止住,將鐵鏈崩的筆直!

雄偉的身軀卻沒有半分的顫抖,帶著強橫的殺機看向了眾人。

「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吸納了你們的鮮血,我便可以重鑄肉身,然後大殺四方,到時候,這片遺落之地,都將落入我的掌控!」

他的面孔帶著幾分扭曲,猖狂到了極點。

「遺落之地?」余寒眉頭緊皺,身體卻忍不住狠狠一顫。

那把離仙劍,已經拖曳著長長的尾芒,朝向他狠狠的灌注了下來。

在仇劍仙看來,唯一對自己有威脅的,就是擁有人王印的余寒,所以勢必要先一步將他除掉。

人王印光芒流轉,余寒再無任何保留,一身真氣盡數灌注到了其中。

可怕的力量瘋狂的肆虐,狠狠的朝向離仙劍迎了過去!

「我們也出手!」

宇文浩然目光閃爍,許飛的受傷,余寒的苦苦堅持,讓他這個守護之城的一號弟子滿臉羞愧,身形閃爍之間,直接朝向仇劍仙撲了過去!

他的身旁,琴音和妙詩也不慢,三道身影迅若閃電,帶著龐大的攻擊力蜂擁而至!

擒賊先擒王!

只有滅殺了仇劍仙,才可以讓離仙劍不再發瘋。

「我們也出手!」林弦與曾天下等人也紛紛皺眉,雖然他們雙方勢同水火,但相比於仇劍仙這等可怕的對手來說,其他的都顯得微不足道了許多。

而且,這種緊迫的形勢之下,一旦余寒等人不敵仇劍仙,那麼他們也將不會再有任何的機會。

因為他是在太強大了,即便眾人聯手,都不敢說有絲毫的把握。

所以只能拚死一戰,或許還能夠創造出生還的機會。

幾乎所有人,全部都朝向仇劍仙轟擊過去。

仇劍仙的周圍,盡數被光怪陸離的勁氣所籠罩,然後連身形都被淹沒在了其中。

「轟!」所有人的攻擊,全部都降落在了那座巨大的墓碑之上,發出一聲震天的聲響!

「贏了嗎?」眾人一眨不眨的注視著逐漸散去的光芒,帶著幾分期待。

然而,隨著光芒逐漸散去,那帶著不屑目光的面孔,再次出現在他們面前。

「就這點攻擊,也要殺我?既然你們都出手,就不用那麼麻煩了,全部都給我死吧!」

隨著一聲怒吼傳來,仇劍仙的力量轟然鎮壓了出去!

無數道光芒從他掌心灑落,竟是分別攻向了所有人!

「許飛!」

眼見著仇劍仙盛怒之下出手,將所有人都逼迫的險象環生,得以喘息的余寒,終於再次出手。

聽到他的聲音,許飛立刻會意,人間之劍浮現出來,傷勢盡數被壓下,真氣狂涌,催動人間之劍,直接跨越了虛空,朝向仇劍仙當頭斬落!

「八門戮仙陣!」

余寒掌心道紋交織,八座金門同時浮現出來,將整個古墓全部都囊括在了其中。

「陣師?」

仇劍仙一面抵擋住許飛人間大劍的碾壓,一面看向周圍籠罩過來的八座金門。

「只是可惜,太弱了一些,才三級陣師的水平,有些不太夠看!」

面對他的輕視,余寒嘴角漸漸浮現出一抹笑意:「試試看就知道了!」

金門開啟,八道劍氣同時穿梭而出!

然而,那些劍氣卻並不是攻向了仇劍仙,而是全部都落入到了那座古墓之中。

仇劍仙的臉色終於變化!

「好狡猾的小子!」

呼!

他話音方落,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下方升騰而出,腳下的墓碑中,數道黑色的霧氣纏繞著盤桓而上,將仇劍仙靜靜束縛住!

看著對面全力操控陣法的余寒,仇劍仙哈哈大笑:「竟然讓你發現了這座古墓的封印,不過想要利用它來戰勝我,除非是讓劍王親自前來,憑你,還做不到!」

他大吼一聲,渾身真氣滾滾爆發而出。

那些纏繞住的黑色絲帶,寸寸斷裂!

與此同時,掌心接連拍出!

一共八掌,將八門戮仙陣拍的爆碎開來!

嗡!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離仙劍路怒卷而出,劈斬在了人王印上,發出一聲震天的轟鳴之聲!

余寒大口的咳血,與人王印同時被劈得倒飛出去!

這一劍之下,人王印的本體上,都出現了一道裂痕,竟是險些被斬斷!

「當年劍王封印我的時候,因為自己的原因,來不及繼續加固封印,所以,這道封印即便依然可以束縛住我,但經歷這麼多年力量的溢散,已經對我產生不了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