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八十七章 盤山蛟

第二百八十七章 盤山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看著一步步走近的余寒,鐵知心嘴角漸漸咧開一絲笑容。

因為子魚就靜靜的站立在那裡,很隨意,而且並沒有出手的意思。

如此,他便放下心來。

雖然之前余寒在內陵中,展露出超出尋常的實力,但高明如同他們這樣的一號弟子都清楚,那只是短暫的藉助了外力而已。

他真正的實力,僅僅是化骨初期而已。

這樣的境界,還不被他看在眼裡。

儘管之前他曾經擋下了自己催動靈骨的一擊,但在他眼裡,依然弱的可憐。

因為等級的差距,是橫貫在他們之間一道永遠也無法跨越的鴻溝。

從那個階段走過來,鐵知心更加清楚,化骨初期與融骨之後的化骨中期差距到底有多大。

所以他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輕蔑。

呼!

就在雙方劍拔弩張,隨時準備出手的時候,又有一道身影出現在余寒對面。

他方一出現,就將目光鎖定在了余寒的身上。

一抹殺機從眼底浮現出來。

「海如風!」鐵知心轉頭看向來人,皺眉道:「凡事有個先來後到,既然你晚了一步,只能在旁邊看著了,不過等我將他拿下,會留一口氣給你!」

海如風目光閃爍,明顯有些不太情願:「那就多謝了!」

鐵知心哈哈大笑,目光重新落在了余寒的身上:「準備好受死了嗎?」

他周身的氣息迅速攀升,化骨中期境界直接催動到了極致。

體內光芒搖曳,一隻巨大的土黃色蛟龍虛影在頭頂懸浮。

那是他融合的靈骨,靈獸級別的盤山蛟。

巨大的盤山蛟張口吞吸,不斷擴散出一道道厚重的氣息,流轉著一種說不出的恐怖。

余寒目光閃爍,淡淡的看著那隻盤山蛟,然後有些不耐煩的看向鐵知心:「蓄勢完了嗎?」

「死吧!」

鐵知心眼中殺機閃爍,身形直接俯衝而出,一拳打出,土黃色的光芒在拳頭表面凝聚,宛若實質。

與此同時,盤山蛟吐出一道黃色光芒纏繞在他手臂上,化為一道道波紋不斷湧入他的體內,進行著力量加持。

「五劍合一!」

余寒眼中,一道鋒銳的劍氣一閃即逝。

銹劍鏘然出鞘,順勢刺出!

五道不同劍意相繼融入到了其中,透過劍身,衍化出一道巨大的劍芒,凌空怒卷而出!

可怕的氣息一瞬間肆虐,劍氣所過之處,土黃色的氣勁狠狠的炸裂,竟是在這一劍劈斬之下潰散開去!

鐵知心眉頭一皺,在內陵時,余寒破開自己的攻擊,多半是因為藉助了人王印的力量,至少他是這樣認為。

然而此刻,兩人之間的戰鬥,完全是自身實力的對抗,沒有藉助其他的手段,但結果,卻是如此的出乎意料!

「實力真是不錯,只可惜,這不過是一次試探而已!」

鐵知心嘴角勾起一絲淡漠的光芒,作為鎮山之城的一號弟子,他的實力在鎮山之城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尤其是融合了靈獸盤山蛟的靈骨之後,甚至已經超越了七州武院的一些弟子。

因此,一旦通過了這次試煉,進入七州武院後,他的實力也絕對能夠在其中遊刃有餘。

但是此刻,在這一擊試探之下,自己全力一拳,竟然被對方一劍斬破。

鐵知心驚訝之餘,殺機也更加濃郁了起來。

「盤山掌!」

隨著一聲斷喝響徹,他化拳為掌,拍出一片厚重的土黃色光芒,凝聚成巨大的掌印,翻手將那道五劍合一徹底淹沒在了其中。

「我說過,這不過是試探而已,所以最後的結果,沒有任何改變!」

土黃色的掌印當頭碾壓,釋放出無匹厚重的力量,繼續朝向余寒頭頂鎮壓下來。

余寒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銹劍反轉,斜插在身旁的石頭縫裡!

他雙手不斷舞動,一道道光紋不斷擴散,看向鐵知心的目光也帶著幾分不屑:「真不巧,剛剛那一劍,我也只是試探呢!」

「劍意星河!」

星河倒掛,可怕的星芒流動不休,在虛空中顯得越發的璀璨奪目。

繼而,星河的一端當頭碾壓,狠狠撞擊在了那隻巨大的掌印上!

「轟——」

光芒炸裂,巨大的爆炸之聲響徹,使得周圍立刻充斥在一片眩目的光華之中。

劇烈的碰撞中,鐵知心臉色一變,踉蹌著後退而出!

但是,那些鋒銳的劍氣如影隨形,在劍意星河的帶動之下,將他死死的鎖定。

「怎麼會如此強大?」

鐵知心眼中閃過一絲駭然,連續兩次攻擊,都是自己被鎮壓,這余寒,比之前在內陵碰到的時候,竟然更加強大了。

連一直在他身後觀戰的海如風,眼中也忍不住閃爍著幾分凝重。

余寒此刻所爆發出來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認知,如果處在同一等級,無論是自己還是鐵知心,恐怕翻手之間便會被他鎮壓。

想到這裡,他心中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洪荒七州走出來的弟子,雖然起始的修為並不高,但卻都擁有著莫大的潛力。

這也是七州武院為何一直都對洪荒七州十分上心的原因。

甚至現在的院內,依然有不少洪荒七州出身的弟子,都是門派的中流砥柱。

但即便這樣,也從未聽說過,有人能夠在化骨初期境界,而且還為啟靈的情況下,可以力抗融合了靈獸靈骨的化骨中期境界。

所以,兩人看向余寒的目光,充斥了一種莫名的駭然。

鐵知心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