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八十八章 如此主城,留知何

第二百八十八章 如此主城,留知何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子魚也看到了後來趕到的華正陽,眸子里掠過一道冰寒的殺機。

這道殺機,讓對面的華正陽清晰的捕捉到,讓原本就充滿怨懟的他,更加堅定了心中的決定。

「子魚,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嗎?從今進入天空之城開始,我始終給予你無微不至的關懷,但是你回報給了我什麼?如今更是對我產生了殺機!你到底想要什麼?」華正陽看著子魚,眉頭緊緊皺起。

子魚臉上不帶絲毫的表情,目光也越來越冷:「我從未讓你對我好過!」

她的話很直接,對任何人都一樣,當然,除了余寒。

華正陽的臉色越發的扭曲了起來,此刻他也終於看到了余寒,嘴角湧起一絲森寒的笑意。

「就為了這個小子?你竟然不肯接受我?他有哪裡比得過我?無論實力還是家世,我都遠遠將他甩在身後!你做出這樣的選擇,不覺得很愚蠢嗎?」

子魚有些可悲的看著他,依然淡淡的回答道:「可我喜歡呀!就算愚蠢我也喜歡!」

是啊,正因為喜歡,所以才會選擇。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答案,卻也是最直接的答案,無法辯駁。

「而且,我覺得,似乎你哪裡都不如他呢!」子魚想了想,再次補充道。

華正陽臉色陰沉的可怕,英俊的面孔上帶著幾分扭曲:「我早就說過,你會後悔今日的決定,現在這句話依然有效,既然你不肯接受我,那我便殺了他就是了!」

子魚嘴角勾起一絲漠然:「從進來開始,你就一直在設計殺他,可一直到現在,死的都只是你的人而已。」

「現在我站在這裡,你要殺他,更加無法做到,因為我會殺了你!」

「是嗎?」華正陽剛剛得到至寶隕仙石,面對子魚的輕視,眼中的嫉妒愈發深刻起來。

「殺了他,不管你願不願意,我都會將你擒回去,你是我的,無論生死!」

他的心靈也已經開始極度的扭曲了起來!

「轟隆!」

就在華正陽與子魚爭鋒相對的時候,一聲可怕的震蕩之聲響徹!

與鐵知心激戰的余寒,對於華正陽和子魚之間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所以他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去。

華正陽從一開始設計伏殺自己,便已經讓他動了殺機,而現在,更是要對子魚不利,那麼,就只有死了!

帶著可怕的憤怒,白焰滔天,瑩白的劍氣光芒更勝,氣息暴漲到了極致。

感受著對面那道劍氣傳遞過來的龐大壓力,鐵知心難受到了極點。

余寒的這一招他並不陌生,之前在內陵兩人交手時,他便曾經施展過破開過自己的攻擊,可當時遠遠沒有此刻強大。

如今在這道劍氣的鎮壓之下,盤山蛟的靈骨在體內不斷顫抖,即便直接的交鋒中,依然被壓制在了下風,而且逐漸的碾壓!

這讓他的一顆心瞬間沉了下去!

「不可能?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鐵知心兀自不敢相信!

而此刻,盤山蛟釋放出來的氣息,讓惱怒之中的余寒,終於尋找到了一絲縫隙。

眉心處,豎瞳張開。

毀滅之眼開啟,一道毀滅光柱瞬間衝出,只是一個瞬間,就穿透了那尊龐大的山峰,然後在鐵知心的胸口洞穿過去!

鐵知心臉色大變,即便開始被壓制在了下風,這一瞬間的變化,也實在太快了一些,甚至還沒有來得及有任何的反應,便被一股毀滅的力量穿透。

那股駭人的毀滅力量,也同時沖入到了體內,摧毀著他的生機。

「不好!」

鐵知心臉色瞬間變化,靈骨顫動,那座被洞穿了一個小洞的山峰終於一陣扭曲,化為一道青煙沒入到了他的體內。

靈骨的力量全力催動,開始對抗體內那股毀滅之眼的力量。

余寒的眉心處,第三隻眼已經開啟了一半,微微閃爍之間,充斥著暴虐的能量。

他並未朝向鐵知心追殺過去。

毀滅的力量已經打入到了他的體內,即便不死,短時間內也難以繼續發動攻擊,所以暫時已經不足為懼。

而且,此刻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果然是狠辣之極,怪不得那麼多四大主城的弟子都死在你的手裡!」華正陽饒有興緻的看著余寒,嘴角也漸漸湧起一絲寒意。

「第一次見面,自我介紹一下……」

他嘴角帶著幾分淡淡的不屑,似乎在俯視余寒一樣。

然而下一刻,余寒直接開口,打斷了他的話:「不必介紹了,你就是華正陽吧!」

華正陽看著余寒,氣息漸漸平復了下來,微笑道:「雖然你知道我的名字,但很可惜,在我這裡,你依然被判處了死刑!」

「所以我不會留手!」

余寒有些無奈的看向他:「我知道你的名字,是因為這麼傻逼的人,總該是要記住的,當初只是聽到名字,現在見到本人,更加證明了我的判斷!」

華正陽一臉陰沉的看向余寒:「什麼判斷?」

「的確挺傻逼的!」余寒很無辜的看向子魚,貌似剛剛才答應了他不要罵人的,現在竟然再次罵了出去,可這種情況,他實在板不住啊!

子魚很是善解人意的笑了笑,並未在意。

「無論是四大主城還是洪荒七州的弟子,在進入修羅路之後,身上都帶著一種特殊的氣息!」

「所以,七州武院的那些長老,其實已經知道,會不會有人自相殘殺!」

說到這裡,華正陽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而你的手裡,不知道沾染了我四大主城多少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