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九十一章 滅一陣

第二百九十一章 滅一陣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余寒與子魚同時微微眯起雙目,周圍的景象扭曲不定,迅速變幻。

等到一切再次歸於安靜,原本那間空蕩蕩的廟堂已然不見,好像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是一片蕭條的空間,其間充斥的氣息,更加像是七里陵園那般的太古戰場獨有的悲愴與蕭索。

到處都是一片狼藉的廢墟,燃燒著戰火的痕迹。

雖然沒有滿地的浮屍餓殍,卻充斥著一種死一般的沉寂。

余寒眼中閃過一絲凝重,與子魚十指緊扣,一刻也不敢放鬆。

同時大乾坤浮屠催動,直接將子魚和自己全部籠罩在了其中。

「這裡的氣息不一般,有一種殺氣蘊含,或許隱藏著危機!」余寒皺眉道。

子魚也點了點頭,她渾身真氣同樣繚繞不定,雖然沒有擴散出體外,卻將余寒也囊括在了其中。

他用九層浮屠塔守護住自己,那麼自己就在這尊塔下,守護著他。

「那是什麼?」

她目光忽然落在前方不遠處,那道矗立在無邊碎石上的一尊石碑。

那座石碑只有一人左右高度,通體黝黑,好像並不是普通的石塊,不斷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余寒眉頭微微一皺,同時也看到了這尊石碑,然後目光落在了石碑上,那三個古篆體的大字上面。

似乎因為經歷了無盡的歲月,這座石碑上面的字跡顯得很模糊,需要仔細辨認,方才看得真切。

「滅一陣!」

石碑上面流轉的,赫然是這三個大字,每一道筆畫都如同龍蛇遊走,充斥著一種圓潤的氣息。

道紋流轉而出,輕輕碰觸到了石碑上。

因為從這字跡來推測,這裡曾經似乎是一座陣法,所以他想要試探一下,經歷了這麼久,是否還留存著陣法的氣息。

這也是他心中的擔心所在,周圍的氣息似乎越發的明顯起來,如果兩人當真進入到了陣法的籠罩之下,將會變得十分危險。

嗡!

就在他的道紋方才接觸到石碑的時候,石碑陡然間嗡鳴顫抖,一道道璀璨的光芒擴散而出,不斷釋放出一種可怕的力量。

「不好!快退!」

牽著子魚的手不由得緊了緊,腳下接連踏出,朝向後面急速退去,想要脫離開這股氣息的籠罩,逃離到安全地帶。

然而,他們的身形方才動作,背後竟然再次傳來一道陰寒的殺機,帶著凌厲的破空之聲,狠狠的朝向兩人的背心激射而來。

「小心!」

鏘!

幾乎是在同時,銹劍示警!

余寒出手如電,竟是比子魚快出幾分,並指成劍,一道劍氣蜿蜒著穿梭而出。

針尖對麥芒,與那道忽然出現的勁氣狠狠的對撞在了一處!

叮!

一聲輕響,余寒渾身一震,一道鋒銳的氣息瞬間狂涌到了體內,肆虐不休。

「滾開!」他冷哼一聲,無邊的劍意狠狠的掃蕩,硬生生的將那道力量驅逐了出去。

還未來得及驚訝,周圍的虛空之中,又有無數道密密麻麻的劍氣衍生出來,懸浮在頭頂,將他們兩人壓制在了其中,沒有留下絲毫的退路。

看著頭頂那些劍氣鋒芒全部指向了自己和子魚,余寒的心底漸漸冰冷了起來。

適才那一道劍氣便險些讓自己重傷,如今一下子出現了這麼多的劍氣,一旦盡數傾瀉下來,自己和子魚將不會有絲毫的倖免。

「子魚,稍後我催動最強大的招式,破開一條通道,你要迅速離開!」

余寒目光閃爍,渾身氣息不斷的攀升。

子魚的玉手緊緊的反握住了他的手,堅定的搖頭:「我們說過,要同生共死,如今一起墜入這裡,我豈能獨自離去而苟活?」

說完,她美眸光芒閃爍,嘴角蕩漾開一絲溫柔的笑意:「如果我們都死在這裡,其實也挺好的,這樣就能永遠都在一起,再也不會分開了!」

呼!

劍氣肆虐之聲傳來,兩道劍氣一前一後,分別朝向他們兩個再次激射而來。

兩人同時眉頭一皺,背靠在了一起,一前一後,同時催動攻擊,再次將這兩道劍氣同時擊潰。

這一次他們早有準備,所以抵擋之間,直接將這裡兩道劍氣劈散,並未對身體造成任何傷勢和影響。

「可我不想讓你死啊!」余寒沒有開口,心中卻湧起了一絲決斷。

好在子魚沒有看到他此刻的目光,否則必定能夠從中猜到一些什麼。

然而余寒卻並未想到,此刻的子魚,美眸也閃爍著幾分與他相同的決然之色。

「余寒,如果可以,替我好好活下去,今日為你而死,子魚心甘情願!」

嗡!

刺耳的嗡鳴之聲此起彼伏,好像從半空中下起了一片劍道光雨。

足有十餘道劍氣,從那漫天烏雲般的劍氣之中分離出來,朝向他們攢射過來!

「出手!」

余寒冷哼一聲,率先動作,劍意星河橫空怒卷,直接將一大半劍氣全部都囊括到了自己的攻擊範圍之中,狠狠的鎮壓。

子魚雖然稍微慢了一些,可同樣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劍氣化為一道道輕柔的冰凌,纏繞住一道道劍氣,不斷的消磨。

正如之前余寒想的那樣,單單是一道劍氣,他們兩個已經很難抵擋,如今對面十餘道劍氣共同碾壓,龐大的壓力瞬間倍增。

可怕的氣勁一瞬間凝聚,漫天席捲!

余寒身體巨震,劍意星河似乎都無法抵擋住這些肆虐的劍氣,連同星河運轉的軌跡,都開始變得混亂了起來。

他口中一陣腥甜,卻強忍著沒有將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