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九十三章 生死莫離劍

第二百九十三章 生死莫離劍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余寒和子魚同時將目光投遞了過去!

幾乎是在同時,兩位前輩的虛影十分默契的抬起一隻手臂,遙遙一指分別點向了兩人。

繼而,那指尖流轉之間,各自有一道奪目的劍氣透過虛空,沒入到了他們的眉心之中。

兩人幾乎同時渾身一震,臉色瞬間蒼白到了極點。

一股海量的信息,出現在了他們的識海之中,那是無數道劍意,然後在識海中不斷演化。

余寒和子魚的目光漸漸迷離,好像失去了所有意識,目光都變得流離起來。

兩人的識海,在這一刻悄然連通在了一起。

那些透體而入的劍意,在這片連通的巨大識海之中不斷旋現,衍化出一套強橫的劍術神通。

生死莫離劍!

與之前所得到的連心比翼一般,也是兩人一起才可施展的合擊之術。

這是一套超越了余寒認知的劍術神通,甚至他從前所修鍊的劍術神通中,都沒有任何一套能夠與之抗衡。

但是要修成這套神通,條件十分苛刻,需要兩個歷經生死的情侶,完全將自己的背後交給對方。

不僅如此,他們還需要擁有無比的默契。

因為這套件劍術神通的每一招,都是兩人之間緊密結合形成。

獨一而不可!

好在,所有的條件他們全部都符合。

隨著識海空間中,那無數道劍意開始自動衍化,然後逐漸演示出來。

兩顆緊緊貼在一起的心,經過這一次劍道的洗禮,再次臨近了許多。

他們除了擁有旁人無法比擬的情意之外,也都是這一代年輕一輩弟子中,首屈一指的絕對天才。

所以,在這套劍術逐漸成型之後,銹劍和水藍色長劍分別出現在了他們的手中。

這是沒有任何預兆的出現,也並不是他們事先商量好的。

而是隨著水到渠成,沒有任何主動意識的出劍。

一道道劍招從兩把長劍之中行雲流水般施展出來,劍氣構建成為一個完美的循環,相互依託,相互補充,沒有絲毫的破綻。

這是絕對的合擊劍術,單獨一個人,根本無法施展出來,然而兩個人同時催動,其威力卻硬生生的達到了一種恐怖的層次。

兩位前輩看著這麼快就將生死莫離劍催動出來的兩人,驚訝之餘,同時也忍不住暗暗點頭,眼中滿是欣慰和歡喜之色。

「他們,比以前的我們,資質要強過太多,這套劍術和連心比翼交到他們手裡,不會辱沒了!」男前輩點頭道,目光不斷閃爍。

女前輩聞言也是輕輕點頭:「堅持了這麼多年,都是為了這兩件東西,如今終於找到了合適的傳人,我們也該離開了!」

男前輩轉頭看向了她,然後嘆了口氣:「我們早就應該離開了!」

呼!

當最後一招劍勢施展出來,兩道身影也終於從那種酣暢淋漓的境界之中恢復了過來,目光漸漸清明。

然後同時看向了兩位前輩之前所站立的地方,想要再次感謝。

然而目光觸及之處,那裡已然空空如也。

兩位前輩,竟是已經離開了。

幾乎是在同時,他們朝向那個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儘管或許兩位前輩或許看不到,但這一躬,卻不僅僅是為了他們傳業授道。

同時也感謝他們,讓自己二人的心,再次走近了一步。

「兩位前輩,真是了不得的人物,一來一回,都這麼洒脫!」余寒微微嘆息。

同時,握住子魚的手也不由得緊了緊:「不過最讓我開心的是,我們還活著。」

子魚輕輕點頭,一抹溫柔在心底流淌,感受著那隻大手傳遞過來的溫度,一顆芳心越發的沉淪。

周圍再次變成了之前那簡陋的廟堂,空空如也,連同他們面前的那對白蝶也隨之消失了,彷彿從一開始就沒有出現一般。

「這對比翼和生死莫離劍,是兩位前輩送給我們的最後禮物,只是兩位前輩或許並不知道,我們或許,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可將其施展出來!」

聽到這句話之後,余寒看向臉色有些蒼白的子魚,微微一笑道:「可我感覺,這比以前卻強過了太多!」

子魚並未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眼中也閃過幾分疑惑。

余寒笑著解釋道:「你沒感覺到,我們可以通過這對連心比翼,感覺到對方嗎?」

子魚聞言嬌軀一震,果然,自己背後的這隻翅膀,與余寒背後的那一隻遙相呼應,有一絲微弱而又異常穩定的聯繫。

她眼前一亮,看向余寒。

余寒笑著點了點頭:「無論你在哪裡,這對連心比翼,都將會成為我再次找到你的關鍵,所以對我來說,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聽到他的解釋,子魚心裡也輕鬆了許多。

「不如,我們一起飛一下,試試這對翅膀如何?」

她果斷轉移了話題,臉色與有些微微發紅。

然而此刻,余寒的臉色卻開始漸漸凝重了起來。

與此同時,他身體微微顫抖,臉上也變得越來越痛苦。

子魚終於感覺到了從他身上傳遞過來的那種狂暴和混亂的力量,剛剛輕鬆下來的心情又是一緊。

「余寒,你怎麼了?」

她焦急的問道,玉手輕輕抵在他的肩膀,想要藉助真氣協助他療傷。

但余寒卻是揮了揮手,示意她不必。

他深吸一口氣,強忍著不斷湧起了一股股眩暈,咬牙道。

「幫我守關,我可能要突破了!」

子魚聞言不禁黛眉一皺,從七里陵園離開的時候,她一直都暗暗關注著余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