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九十四章 這個讓我來!

第二百九十四章 這個讓我來!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呼!」

在睜開雙眸的同時,余寒張口吐出一道白氣,臉上帶著幾分如釋重負的笑意。

從他開始壓制體內道紋的衍生開始,就料到會有這般驚險的一幕。

然而當時卻並未選擇順從大道指引,凝聚出道紋,反而將其壓制下來。

一方面是因為與子魚的相聚之日越來越短,他不想將有限的時間浪費在這上面。

另一方面則是有自己的考慮。

隨著修為的進步,《八門戮仙陣》已經漸漸無法滿足高端的對決。

他需要衍化更加強橫的陣法,方可與此刻自己的實力相互匹配,甚至是超越真氣的修為。

所以,他必須要選擇一個契機,一舉破開八千條道紋的壁障。

八千條道紋,並未達到四級陣師的行列。

但是,一旦突破八千條道紋,便可以修鍊爛木牌中的那十三座陣法中的一座《八卦囚天陣》。

這套陣法,作為爛木牌中羅列出來的神陣,擁有者無比可怕的力量。

而八千條道紋,就是構建這座陣法的極限。

所以,他必須要儘快破開這道壁障,方可有足夠的實力面對更加強大的對手。

好在,此刻超額完成了任務。

在經歷了這一次險境之後,道紋的數量竟然直接暴漲到了九千條之多,比之前的六千條足足增加了一半。

對於這個結果,余寒十分滿意。

目光微微閃爍著幾道精芒,眸子里閃爍出來的神韻,讓好不容易鬆了口氣的子魚都感覺到一陣迷離。

看著余寒臉上展露出的開心笑容,她也由衷的笑了起來。

他開心,那麼自己也就開心了。

所以,一切都好!

「子魚!」余寒深深的看向了子魚:「按照這樣的速度,距離我們約定的時間,也不會拖延的太久了!」

子魚輕輕點頭,眼中露出一絲堅定:「無論多久,我都會等你,可下次,不要再這樣冒險的,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這樣才好!」

余寒深吸一口氣,心裡湧起一股莫名的暖意。

牽起那隻柔軟的玉手,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轟隆!

周圍的空間開始不斷的顫抖了起來,整座古廟都搖曳不定,地面劇烈的起伏,好像隨時有可能倒塌一般。

余寒目光閃爍,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這裡似乎要塌陷了,我們要趕緊離開!」

子魚點了點頭。

兩人牽手,身形閃爍,朝向廟門口飛掠過去。

隨著廟門的自動開啟,一絲光亮投遞了過來!

祝人廟外,華正陽目光閃爍,廟裡發生的一切,他都看不到,也感知不到,然而內心的恨意卻是愈發的暴漲。

想到余寒和子魚牽手走入其中,想到她看向那個小子時,眸子里掠過的無限柔情,華正陽眼中的殺機便不斷的暴漲。

「余寒,今日若是不殺你,難解我心頭只恨!」

「子魚只能屬於我,你想要把她從我身邊搶走,就得把命留下來!」

思量之間,祝人廟同時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

這一變故讓他不由得收起了思緒,眼中的精芒和殺機越來越盛。

「終於要出來了嗎?這次我看你還往哪裡逃?」

華正陽的嘴角,漸漸勾起一抹淡淡的弧線,目光觸及之間,那扇古樸的廟門,已經緩緩開啟。

而且,能夠明顯感覺到,籠罩在古廟周圍的那道強橫的守護氣息,也突兀的消失了。

繼而,兩道身影從那扇開啟的廟門牽手飛出,降落在了他的面前。

轟隆!

就在余寒和子魚剛剛飛出廟門,站立在華正陽對面的時候。

矗立在這裡不知道多麼久遠的祝人廟,終於徹底化為一片塵埃,再也不復存在。

余寒的目光,只是在華正陽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後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廢墟,忍不住嘆了口氣。

「如果不是我們闖入進去,兩位前輩,或許也不會就這樣消散了!」子魚若有所思,眼中流淌出一絲愧疚。

余寒握住她的手緊了緊:「兩位前輩停留在這裡這麼多年,或許早就已經厭倦了這樣的生活,其實在他們心裡,已經沒有任何環境的概念,即便已經消失,與天地共存,實際上,他們還是永遠在一起!」

他深吸一口氣,嘴角露出幾分笑容:「所以我們,也不能讓兩位前輩失望了!」

子魚目光閃爍,聽到他的話,心中略微好受了一些。

「你在旁邊等我一會兒,有些事情,總該是要解決的!」余寒柔聲說道。

華正陽身上釋放出來的殺機越來越濃郁,之前與他一戰,就因為催動了大五行劍術——金之劍而激發了祝人廟的守護力量。

從而使得他們之間的這一戰,就終結在了這套劍術剛剛催動出來的時刻。

對於余寒來說,華正陽必須要死。

不僅僅是因為他在自己進入修羅路後,不斷派人追殺自己。

也因為他除了算計自己之外,還將丁進和沈東玄,甚至是玄陽等人,都算計在內。

無論如何,他們都是無辜的,如果他們中的任何人因為自己出了事,那麼這一生,他都不會安心。

當然,他要殺華正陽的主要原因,還有一個是因為子魚。

千不該萬不該,華正陽不應該將最後的算計落在子魚頭上。

如此三個原因,幾乎已經判定了華正陽的結局。

他緩緩踏前,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華正陽,那些迎面而來的恐怖氣勢,還未近身,便已經被周圍激蕩出來的劍意狠狠擊潰。

余寒眼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