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還是不如我的劍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還是不如我的劍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看著一臉狂傲的陳戰,宇文浩然暗暗咬牙,他也沒有想到,這個倚天教的種子弟子,戰鬥力竟然強悍到了這般境地。

繼而,他的目光在周叢雲、嬋靈姐妹,甚至是妙詩的身上一一掃過。

這一代的仙門弟子,資質都超絕非凡,而反觀自己周圍的這些四大主城和洪荒七州弟子,除了會因為一己之私自相殘殺之外,恐怕什麼都不是。

仙門的這一代弟子,可以說是歷代以來最為強悍的,不同於以前的幾代人,每一代都只有一兩個天驕般的弟子。

這一代,每一個仙門,都擁有一名足以扛鼎的天才少年少女。

如此現實的情況,不僅僅是四大主城,恐怕連七州武院的年輕一代弟子中,都很少有這般驚才絕艷的人物。

他眼中閃過幾分無奈和蒼白,甚至還帶著幾分落寞。

仙門每一代都會有無數的精英弟子湧現出來,相比之下,七州武院還是差了許多。

雖然近些年,七州武院也是發展迅猛,而且展現出能夠讓這些仙門忌憚的實力,但是從人才的培養和接續上,卻依然不如仙門。

陳戰目光閃爍,對於此刻宇文浩然的態度十分滿意,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更加願意看到這些人敗在自己手上時,臉上所閃現出來的絕望和無助。

沒到此刻,他就會感覺到一種發自內心的興奮。

所以,帶著幾分戲謔的眼神,就那麼看向對面的宇文浩然:「絕望吧,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你們,今日一戰,不過就是一個開始,以後,我會讓整個七州武院都會感覺到絕望!」

話音落,他身形搶出,那片黑霧再次凝聚成型,化為一道漆黑的大劍,朝向宇文浩然當頭斬落了下去。

宇文浩然眉頭一皺,戰猿的虛影再次出現,只不過這一次看起來,卻比之前催動的時候黯淡了一些。

顯然經歷了適才那一戰,連同靈骨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然而,在那把漆黑大劍的氣息籠罩之下,他眼中卻划過一抹濃濃的戰意。

戰猿仰天怒吼,在宇文浩然全力催動之下,一掌托天,直接迎上了那道大劍的鋒芒!

陳戰嘴角勾起一絲譏諷的不屑:「殘兵敗將,擋得住嗎?」

轟!

劇烈的爆破之聲傳來,恐怖到了極點的氣息近乎瘋狂的搖曳!

即便宇文浩然已經拼盡了全力,在那把漆黑大劍的鎮壓之下,依然很快便再次被破開。

戰猿那隻巨大的手掌直接被劈成了兩半,炸裂在虛空中。

宇文浩然的臉色更加蒼白,這一次直接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形無力的朝後跌退!

「死了吧!」

陳戰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冰冷,漆黑的大劍從漫天散碎的光芒之中劈斬而過,要將宇文浩然斬殺在這一劍之下。

「呼!」

一道恐怖的破空之聲忽然響徹!

與此同時,就在宇文浩然的頭頂,一把同樣巨大的金色劍罡出現,流淌著一種萬世紅塵的氣息,擋住了陳戰的這一劍!

陳戰眉頭一皺,擋住自己這一劍的那道劍罡,實力當真不弱,至少比起宇文浩然也絲毫不弱,而且這道劍罡之間所蘊含的氣息,也很不同尋常。

甚至在正面對抗之下,也能夠抵擋住自己這道衍化出來的劍氣。

循著那道劍罡的來源,他的目光終於鎖定在了不遠處目光閃爍的許飛身上,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若有深意的笑容。

「竟然還是熟人呢!」陳戰咧嘴一笑。

當初自己初出茅廬,還未凝聚武魄,在家族弟子陳風的安排之下,想要借著成為許飛劍從的身份,得到燕州講武堂一些了不起的神通。

也正是因為那一次,才讓他和余寒之間生出不可調和的矛盾,一直到現在也沒有解開。

許飛此刻眼中也帶著幾分凝重和不可思議,當初那個他連正眼看都不願意看上一眼的傢伙,短短時間內,竟然達到了這等境界。

如果不是身邊還有一個同樣妖孽的余寒,許飛此刻或許更難接受。

他全力催動人間大劍,感覺到了對方那道黑色劍芒上不斷灑落下來的可怕氣息,心中越發的驚訝起來。

「這陳戰,怎麼會強大到了這般境地?」

許飛咬緊牙關,體內真氣源源不斷的湧入到了人間大劍之中,與那道漆黑的劍芒針鋒相對,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我能夠有今日這般成就,還要多謝你當日沒有選擇我當劍從,否則的話,恐怕此刻我也還只是燕州講武堂,介介無名的普通弟子!」

陳戰的一句話,讓周圍所有人眼中都閃過幾分震驚。

聽他的意思,當初是要做許飛的劍從來著,然而卻被許飛拒絕了。

無疑,陳戰此刻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足夠讓所有人都感覺到可怕,如此小的年紀,便可達到這般成就,將來更加不可限量。

或許當真可以成為第二個人道殤也說不定。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許飛的身上,有些人甚至露出幾分白痴般的目光:「真是瞎了眼,連倚天教都視若珍寶的天才弟子,竟然連做劍從都被他拒絕了,我若是燕州講武堂那些老傢伙,還不得氣死!」

一些仙門弟子開始冷嘲熱諷起來。

而除了燕州講武堂弟子之外,很少有人知道陳戰的這段秘辛,不過看著許飛臉上涌動的光芒,這件事情八成是真的。

看著眾人眼中的吃驚,陳戰微微一笑:「現在,不知道你是不是很後悔?如果當初選擇了我,或許今日便不會是這般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