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二百九十八章 聽音令

第二百九十八章 聽音令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他的一句話,讓所有人眼前一亮,對於之前陳戰命令一般的話,這些驕傲的其他仙門弟子自然不會如同林弦一樣聽從。

但是適才他說出的那個想法,的確挺有趣的。

嬋靈和嬋紗幾乎同時咯咯嬌笑起來,先一步說道:「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呢!」

然後,兩人同時將目光看向了四大主城一方。

除了華正陽、海如風和鐵知心三大主城的一號弟子沒有露面之外,其他弟子基本上已經全部都來到了此處。

眼見著仙門眾人將目光投遞過來,這些弟子們心中立刻慌亂起來。

己方沒有主心骨在此,更加沒有人能夠抵擋住這些仙門弟子的鋒芒。

到時候不僅修羅印難保,甚至連性命都堪憂。

從對方話里的意思,似乎要將他們所有人都徹底斬殺。

此刻觸及到那些仙門強者帶著幾分玩味的目光,臉色也漸漸蒼白起來。

「周叢雲,你覺得怎麼樣?」

陳戰看向了周從雲,眼中帶著几絲別樣的情緒。

周叢雲點了點頭,臉色出奇的冷靜,看不出絲毫的表情變化:「我覺得可以,不過這種戰鬥,讓周玄他們參加就是了!」

吸收了龍氣之後,他的身上自然流淌出一絲帝皇之氣,這也是陳戰看中他的原因。

對方之中,只有已經重傷的宇文浩然和許飛值得他出手,其他人則是差了太多。

他有屬於自己的驕傲。

即便陳戰提出的這個想法的確不錯,可要讓他出手,丟不起那個人。

聽到他的回答,陳戰眼中閃過幾分滿意的笑容,隨即大手一揮,朝向身後的倚天教弟子命令道:「既然如此,你們都出手吧!誰搶奪到修羅印,就歸誰所有!」

那些倚天教的弟子們紛紛嘶吼著衝殺上去。

掠奪,無疑是增加修羅印品級的一個最直接和快速的方法。

對於這一點,所有人都知曉。

此刻得到了陳戰的允許,這些倚天教弟子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生怕因為自己反應慢一些,會少搶奪兩枚修羅印。

一場大戰終於徹底的開啟。

周叢雲和雙生姐妹也同時向著自己身後的那些弟子們下達了出手的命令。

霎時間,仙門強者同時出手,朝向洪荒弟子們發動了碾壓式的攻擊。

三大仙門之中,曾天下、周玄以及與許飛激戰的林弦,每一個都是足以主宰勝局的存在,不是這些洪荒弟子所能夠抗衡的。

尤其是宇文浩然重傷,許飛又被林弦牽制住,這些洪荒弟子的結局幾乎可以預見。

「如此形勢,唯有一戰!」方嵐虛一振手中長槍,戰意狂飆而出,面對對方一號弟子的氣勢鎮壓,依然沒有半分的懼色。

他的身旁,玄陽和柳白也同樣哈哈大笑起來,三人相互對視一眼,紛紛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決然與不屈。

「那就一戰吧,生死不論!」

恐怖的氣息一瞬間蔓延了開來,大戰瞬間被引爆,隨著一道道光芒衝天飛起,這場主宰命運的一戰,終於徹底爆發了開來。

呼!

三道身影出現在了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上,目光炯炯,看著下方已經混亂成一片的戰場。

「怎麼會這樣?仙門,竟然朝向我們的人動手了!」鐵知心目光閃爍,帶著幾分惱怒便要衝殺下去。

不過他的手臂卻直接被華正陽拉住。

華正陽的臉色有些蒼白,顯然是之前與余寒之間的殊死一戰,傷勢還未完全恢復。

看著一臉疑惑的鐵之心,華正陽微微開口道:「仙門如今已成定局,他們派出的弟子太可怕,即便加上我們三個,也不可能改變戰局。」

「可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的人就這樣一個一個被殺死啊?」鐵之心目光有些微微泛紅,咬牙說道。

華正陽哼聲道:「如果你想死,我不攔著你!」

鐵之心看著華正陽有些冷冽的目光,輕輕搖了搖頭,眼中也閃過幾分掙扎。

「過不了多久,余寒可能就會趕到了,到時候免不了一場大戰,而我們,完全可以在戰鬥之後坐收漁人之利!」

華正陽臉上帶著幾分扭曲的瘋狂之色。

「妙詩——」

看著場上那場幾乎一邊倒的戰鬥,一直處在中立觀戰狀態的凌音閣弟子中,令狐靜終於忍不住開口道。

妙可也拉著她的衣角,眼中的哀求十分明顯。

當初得知凌音閣弟子被困,余寒馬不停蹄,絲毫不計成果的出手相助,如今他一直未歸,那些兄弟們卻一個又一個倒下。

她心裡如何能過得去?

只是這件事情,並不是她說了算的,所以再著急,也要聽姐姐的意見。

妙詩的眼中也同樣閃過幾分掙扎。

她不是無情之人,從這場戰鬥一開始,便處在猶豫之中。

如同妙可的想法一樣,她也想要出手相助這些洪荒弟子,然而單憑凌音閣一家,的確起不到什麼作用。

而自己一旦出手,恐怕周叢雲和雙生姐妹也不可能善罷甘休,甚至連陳戰都有可能會出手。

所以她一直都保持著沉默。

如今聽到了令狐靜的話,又感覺到妙可握住自己手臂的力道,妙詩終於有了決斷。

她帶著幾分靈動的眸子看向了戰場,櫻唇微啟:「出手吧,師尊一直都在告誡我們,做任何事情,只要無愧於心便好。」

「如果此次不出手,我們所有人心裡都將會留下一道結,既然如此,索性不如出手一戰,至少可以心安理得!」

他的話音幾乎剛剛落下,早就等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