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零七章 一劍蒼茫

第三百零七章 一劍蒼茫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子魚嬌軀一震,看著那道消失的白色身影,硬生生的止住了想要跟隨進去的身形,櫻唇緊咬,兩行淚水卻是順著臉頰流淌下來。

「一定要活下去,要不然,我該怎麼辦呀?」

就在余寒沒入到了那顆魔眼之後,那些處在生死邊緣的各大勢力弟子,渾身的痛苦終於漸漸停止了下來。

雖然,體內的精氣本源依然還在不斷的流失,但速度,卻已經慢了不知多少倍。

丁進則是目光閃爍,他的眼睛裡同樣閃爍著擔憂。

那顆魔眼,自己即便催動梧桐神樹的力量都被硬生生的震傷,可見其厲害程度,恐怕已經達到了這個世界的極致。

余寒進入其中,無疑是以卵擊石。

如果不是對他極為熟悉,知道他從不打沒有把握的仗,丁進恐怕會更加擔憂。

然而他並不知道,這一次余寒進入到魔眼內部,其實是真的沒有多少把握。

他的身體沒入到了那蘊含著無邊冷冽的魔眼之後,眼前頓時一黑,彷彿進入了永夜一般,伸手不見五指。

到處都是一片陰冷森寒的氣息,赫然與外面那些光紋波動一般無二。

「膽子不小,連這裡都敢闖入進來!」

魔眼冷笑之聲傳來,周圍的氣息也變得混亂起來。

余寒索性閉上了雙眸,以真氣感知周圍發生的一切,同時,大乾坤浮屠籠罩在周身,劍意星河橫貫,毀滅之眼張開。

洪荒之力在經脈中奔騰不休,一身的神通手段,竟然施展出了超過半數。

可見對這一戰,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你身上,竟然擁有這麼多的寶物,精純的劍道本源,太古毀滅之源,還有古老的洪荒血脈,半成品的大乾坤訣,雖然修為低了一些,但也足夠驚人!」

魔眼直接將他釋放出來的所有神力都說了一遍,卻讓余寒愈發驚駭起來。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歷,怎地對自己身上的這些力量如此熟悉?

「還有剛剛那個小女娃,竟是那個恐怖種族的傳人,而且還傳承了他們的鎮族神器,如果被那個老傢伙知道,他欽定的傳人會被一個被遺棄世界的小子拐走,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所以,我反而有些不想殺你了!」

魔眼的聲音,讓余寒心中一陣驚濤駭浪。

可以知道,這傢伙生前絕對是一個了不起的大能人物,而且知曉很多秘辛。

包括他說洪荒是一片被遺棄的世界,這一點,自己便是第一次聽說。

而且關於子魚的身世,雖然他一直都沒有問,但卻不代表不想知道。

子魚不願意告訴自己,是不希望自己擁有太大的壓力。

但是此刻,聽到魔眼所說,子魚的出身,甚至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恐怖,甚至這魔眼說出來的時候,也會帶著幾分隱瞞,不敢提及太多。

雖然如此,他的臉上卻沒有分毫的落寞,反而戰意飆升。

自己曾經答應過子魚,一定會去她的家族,將她接回來。

然而此刻,僅僅是面對這隻已經失去了肉身的魔眼都贏不了,還如何去實現自己的諾言?

想到這裡,他猛地抬頭,眸子里掠過兩道凌厲的劍芒,好像要洞穿虛空,看向那隻魔眼的最本源之處。

「謝謝你不想殺我,可我,卻想殺了你!還這修羅路一片清明!」

話音落,他終於出手,劍意星河橫貫,一百零八顆大星閃爍著妖異的星芒,竟然將這片黑暗都照亮了幾分。

「雕蟲小技,以為沖入進來,便可以尋找到我的弱點嗎?」

說話之間,一道道波紋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帶動著一股無與倫比的可怕力量,要將余寒徹底的擠壓在其中。

星河亂墜,佛塔嗚咽!

毀滅之眼也承受不住那股力量,漸漸被壓制,余寒周身的光芒正在一點點的收縮。

並不是主動,而是被周圍那些席捲過來的力量,以絕對鎮壓性的優勢所碾壓。

繼而,那道聲音再次傳遞了過來,帶著幾分戲謔:「你錯了,這裡,到處都是我,每一寸空間也都是我,你想要找到我都難,還如何與我抗衡?」

只是,就在它這句話說完之後,原本被壓制的險象環生的余寒,眼中忽然閃過一道寶石般的亮光。

繼而,他渾身一陣赤紅色的妖異紅芒爆閃而出!

洪荒之力催動到了極致,繼而,九月焚天再度從掌心迸發而出。

這是他早就蓄勢已久的一招,無論是劍意星河,還是大乾坤浮屠和毀滅之眼,其實都只是一個掩護而已。

正如魔眼自己所說的那樣,在這片黑暗之中,到處都是它的氣息,所以它真正處在什麼地方,余寒根本不知道。

可是,聲音騙不了人。

魔眼的話,太多了。

多到從那聲音的來源方向,余寒終於判斷到了它的存在!

隨即,身形閃爍,九月焚天催動到了極致,竟是一舉從周圍籠罩過來的無數波紋之中衝破而出!

九月如珠,直接將周圍盡數照亮,清冷的月光,升騰著一道道白焰,似乎要將周圍的一切徹底焚化。

與此同時,借著九輪明月折射出來的光芒,他終於看到了前方不遠處,那黑暗之中閃爍不定的一道七彩霞光。

「就是那裡!」

九月呼嘯,帶著無與倫比的巨力,狠狠掃開了黑暗,朝向那道七彩霞光碾壓過去!

「聰明,這樣都能被你找到!」

雖然被余寒輕易揭穿了隱藏,從而找到了本體,但是魔眼的聲音卻並沒有半分的波動,依然輕描淡寫。

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