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零八章 天降神石

第三百零八章 天降神石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熱門免費閱讀!

余寒將那株金黃色的小草抓在手中,像是抓住了整個世界,凌空劈斬之間,壓抑了許久的委屈,不甘,全部都在這一刻綻放了出來。

這是他歷經生死凝聚出來的武魄,所代表的不僅僅是一道普通的武魄,而是他劫後餘生的希望。

所以,當他劈出這道光芒的一刻,也像是在困境中苦苦掙扎之後的最終反擊。

鏘!

劍意凝而不散,這道纖細的劍光之中,竟然似乎將劍意星河中,那不同屬性的一百零八種劍意全部容納在了一處。

劍意星河,是一個載體,卻不是真正的本意。

余寒一生修鍊的精華,全部都集中在這道武魄之中。

劍光所過之處,黑色的波紋光芒全部被斬開,勢如破竹!

它斬開了重重迷霧,終於來到了七彩光芒的近前,輕輕抵在了上面。

叮!

一聲金鐵交擊的聲音響起!

余寒渾身一震,沉重的傷勢,加上摘魄的反噬,讓他渾身幾乎虛脫,雙腿也微微顫抖著,彷彿隨時有可能倒下一般。

這是他的最後一擊,如果連這都無法破開魔眼所化的七彩霞光,那麼這一戰,將會一敗塗地,再沒有翻身的可能。

光芒劇烈的交鋒中,他微微眯起雙目,有些虛弱的目光中,帶著幾分莫名的疲憊。

「竟然連摘魄都用了出來,難為你了!」

那聲淡淡的嘲諷之聲,就像是一道霹靂,瞬間將所有的希望全部都斬成了靡粉。

余寒臉上閃爍著微微的苦澀:「終於還是不行嗎?」

「如果繼續給你十年,甚至是五年的時間,再來這裡與我戰鬥,或許你真正擁有擊殺我的實力,但是現在,只能飲恨了!」

七彩霞光不住的沸騰,然後降臨下一道道彩光,將那道劍氣硬生生的抵擋住,使其無法寸進分毫。

摘魄一擊!

便僅有一擊,它已經被阻擋住了鋒芒,便再無前進的可能。

噗!

余寒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目光黯淡,手中的那株小草,也同樣光芒暗淡,沒入到了體內。

噗通!

一股疲憊湧上心頭,再也無法支撐,終於一頭栽倒了無邊的黑暗之中。

暗淡的目光借著還未泯滅的依稀光芒,看向了魔眼。

魔眼也正看著他,帶著惋惜的說道:「你是這麼多年,我在洪荒所見到的所有年輕俊彥中資質最好的,又身懷這麼多的強大力量,未來不可限量!」

「或許有一日,可以打破這個世界的詛咒,走向更巔峰。」

「只是可惜,你太桀驁不馴了,以至於非要堅持這個根本無法實現的目標,落得如此下場!」

說到這裡,它輕輕嘆了口氣。

「我從未後悔過,即便沒有你存在,這天碑上的名字,我也同樣不會留下的!」

余寒說出了一句讓魔眼都有些不解的話。

然而他卻沒有繼續說下去,暗淡的目光就那麼看著魔眼:「所以殺你,其實沒那麼難,至少,我也只是差了一點點而已!」

魔眼深吸了一口氣,並沒有否認:「可你還是失敗了,而失敗的結果,只有死路一條!」

話音落,它不再留給余寒開口的機會,重重黑芒漸漸凝聚,氣息一瞬間翻騰而出!

呼!

便就在這時,這片漆黑的空間上方,凌厲的破空之聲驟然響徹。

有一顆流星墜落,拖曳出一串長長的尾芒降臨下來。

感受著那迅速逼近的光芒,魔眼的本體明顯顫抖了一下,剛剛凝聚出來的黑芒根本來不及朝向余寒鎮壓下去,便迎上了這道劃破天際的流星。

蓬!

那道蜿蜒而下的長芒,勢如破竹,一舉將魔眼倉促之間凝結而成的攻擊震成了靡粉。

繼而,余勢未衰,再次轟擊在了那道七彩霞光之上!

余寒有些迷離的目光忽然間凝聚了幾分,借著那道包裹在外的星芒照射,能夠清晰的看見,這道降臨而下的光芒包裹之下,竟是一塊普通的石塊。

似乎因為摩擦了虛空,所以綻放出了可怕的光芒!

這塊石頭很普通,卻並不普通,因為它所蘊含的力量,絕對堪稱恐怖。

那道七彩霞光,連同自己摘魄一擊,都無法將其破開,傷到本體。

然而就在這塊普通的石頭碾壓之下,那層層疊疊狂湧起來的七彩霞光,竟然一瞬間裂紋密布,清脆的破碎之聲隨之響起。

「不!」

魔眼有些不敢相信的聲音傳來,帶著一種莫名的恐懼:「怎麼可能?這個世界,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人物?到底是誰?」

他不甘的聲音,漸漸被淹沒在了爆破的聲響之中,然後連同那些霞光,也破碎了成了漫天光點,終於消失在了無形之中。

「這塊石頭,到底是誰弄出來的?是誰在幫助自己?」

余寒忍不住皺眉,然後,眉心處忽然間光芒閃爍,毀滅之眼的力量狂涌而出,好像是一張巨大的光網,迅速蔓延,竟是自動將那些破碎的七彩光點收攏起來。

雖然仍有大部分溢散了,卻依然留存下來不少!

「它要做什麼?」

余寒目光一滯,毀滅之眼光芒四射,散發出來的力量帶著幾分雀躍,然後噴吐出一道漩渦,瞬間就將那些七彩光點吞納到了其中。

這一幕,讓曾經見識到魔眼那看起來十分不雅外貌的余寒忍不住有些反胃。

「兄弟,你要吃,也得問問我好不好?」

「這樣的東西都能下咽?」

雖然感覺到有些難以接受,但是能夠明顯感覺到,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