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一十章 殺破了膽!

第三百一十章 殺破了膽!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天地萬化!」

作為倚天教傾盡全力打造出來的絕世天才,雖然在此刻陷入到了無邊的絕境之中,但他依然沒有放棄。

那道恐怖的黑雲再次浮現出來,衍化為一面巨大的光盾,迎上了八卦囚天陣延伸出來的八種不同屬性的光帶!

「現在掙扎,還有用嗎?」

八卦囚天!

那八道巨大的光帶直接纏繞上了黑色盾牌,硬生生的將其封印住,甩落到了一旁。

與此同時,余寒眼中寒芒爆閃,那道瑩白的劍氣狠狠斬落,朝向陳戰的脖頸間降臨!

「沒那麼容易!」

陳戰雙目赤紅,仙門令霞光大盛,迎上了余寒的這道劍氣。

叮!

一聲輕響,金之劍蜿蜒扭曲,帶著可怕的破壞力,竟是將仙門令震得嗡鳴顫抖,光芒炸裂。

然而這一劍,卻硬生生的被他抵擋住,從而暫時脫離了死亡的威脅!

陳戰的面孔劇烈的扭曲著,看著對面的余寒哈哈大笑:「你殺不掉我的!」

「未必!」

一道冰冷的聲音自余寒口中響起。

與此同時,九輪明月從陳戰的背後緩緩浮現出來,那股冷冽的勁氣,讓陳戰臉上的笑容瞬間褪去!

繼而,白焰升騰,一舉將他籠罩在了其中。

「仙光護體!」

瀕臨死亡,陳戰爆發出了超強的防禦能力,渾身上下忽然浮現出一層淡淡的仙氣。

他的眉心處,有一顆星辰亮起,所有的仙氣,都是從這顆星辰之中綻放出來。

九月焚天的可怕力量,不斷灼燒著守護住他周身的仙氣,然而想要一舉破開,卻殊為不易!

「這傢伙,保命的手段著實不少!」余寒也忍不住被他的韌性驚訝,先是被子魚擊傷,自己又挾著驚天之勢降臨下無數底牌。

沒想到卻依然被他抵擋住!

「我倒是要看看,你還有多少底牌沒有施展出來!」

余寒雙眸之間,一道光芒綻放開來,無窮無盡的毀滅氣息瘋狂的衝出。

融合了魔眼的力量之後,毀滅之眼再度強橫了不少,不過隨著這麼多天的磨合,它對余寒的抵觸已經漸漸減弱。

無形之中,似乎也認可了這個新主人。

所以此刻,余寒將其催動出來的時候,它並未呈現出絲毫的抵擋,在他眉心悄然張開!

毀滅的力量形成一道氣柱,瞬間衝出,所過之處,空間紛紛扭曲!

陳戰剛剛輕鬆下來的臉色,再度化為了一片驚駭之色!

「這才多久的時間?他從哪裡又弄出這麼多可怕的底牌?」

要知道,作為倚天教的絕對核心弟子,自己幾乎獨佔所有的資源。

一些長老甚至毫不猶豫的將護體仙光和仙門令這等傳承已久的至寶都交到了自己的手裡。

然而此刻,他幾乎催動了所有底牌,卻依然被對方碾壓。

余寒不過是一介無名小卒,至少在他心裡一直是這樣想的。

燕州講武堂能夠給他的資源同樣不多,比起倚天教,差了不止一星半點。

可是這等純粹底牌的對抗,自己依然被壓制,這種情況,讓陳戰眼中終於生出一絲無力。

看著對面那迅速激射過來的毀滅光柱,他的嘴角終於勾起一絲莫名的無力和苦澀。

記得進入這裡的時候,他力排眾議,目的再明顯不過。

便是為了斬斷心結,擊殺余寒,從而讓以後的修為一路順暢,踏臨巔峰。

只是沒想到,卻在這裡,將自己也陷入到了萬劫不復的境地!

那道毀滅氣柱,狠狠的撕開了仙光的防禦,從他的胸口洞穿過去!

肆虐的毀滅之力狠狠湧入體內,讓他口中不斷噴洒出大口大口的鮮血!

「你……的確比我強!」

他喃喃的開口,看向余寒的目光,反而沒有了多少恨意。

或許直到這一刻,方才心服口服!

天空之上,那些璀璨的光芒相繼消散,隨著陳戰的身體一起,湮滅在了虛空之中。

所有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尤其是周叢雲和雙生姐妹,他們看向余寒的目光,已經多了幾分不可思議的恐懼。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怪物?不僅成功從那魔眼之中安然逃離,還順手斬殺了華正陽!

如今,又在陳戰傾盡全力對抗之下,再次將他擊殺。

此刻的余寒,在他們眼裡,便如同一尊殺神,將他們心中所有的驕傲和不屑全部抹除!

兩名最強大的敵人飲恨,余寒的殺戮,卻沒有因此而終結!

他單手一指,金之劍凌空怒卷,一舉將曾天下籠罩在了其中。

繼而,慘叫之聲響起,曾天下倉促之間凝聚出來的攻擊,直接被這道劍氣穿透,在他眉心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痕迹。

僅僅一招!

曾天下仰天栽倒在地,氣息也逐漸消散!

呼!

光芒再閃,九月焚天在煉化了陳戰之後,嗡鳴著搖曳,又找上了周玄!

被對方鎖定,周玄的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根本連反抗的力氣都來不及做出,便要轉身朝向遠處逃離!

然而,九月飛旋,如同九顆天珠,在天穹之上飛速盤桓,直接將他籠罩在了其中。

周叢雲睚眥欲裂,卻被丁進死死的拖住,無法馳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帶著不甘的慘叫聲步了陳戰的後塵!

一瞬間擊殺四人,余寒體內的洪荒之力,也開始漸漸虛弱了下去。

堅持了這麼久,本就十分難得,他的目光也在此時現出了幾分疲憊!

子魚嬌軀一閃,來到了他的身側,縴手盈盈,握住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