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一十二章 傷離別

第三百一十二章 傷離別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金甲少年冷哼一聲,眼中充斥著不屑和嘲弄。

「就憑你?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能將你擊殺?」

他看向余寒的目光,就像是在看著一隻卑微的螻蟻,隨手便可碾死。

子魚眼中光芒跳躍,雖然自己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但實際上,這個身份帶來的威懾力並不大。

如果表哥當真想要殺死余寒,自己也沒有太多的辦法,只有催動神器與之一拼。

然而,即便催動神器,也沒有絲毫的把握。

因為他太強大了!

她不再開口,氣息卻一點點的升騰。

「表妹,不要白費力氣了,我若是殺他,你催動那把劍也抵擋不住!」金甲少年沒有回頭,聲音卻淡淡的傳開。

「我可以與他一起隕落!」子魚開口,聲音幽幽,卻是堅定之極。

金甲少年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原本他也只是以為,子魚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然而此刻看來,似乎並沒有這麼簡單。

而對於子魚而言,她並不知道,這句話更加激起了金甲少年的必殺之心。

余寒深吸一口氣,心中卻在微微顫抖。

實力啊!如果自己擁有足夠的實力,何至於如此被人羞辱?

他漸漸握緊了拳頭,分毫不讓的迎上了金甲少年那猶豫不定的眸子。

「我承認,現在的我,與你之間有著巨大的差距,然而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你比我多的,不過是先天環境的優越罷了,如果交換一下身份,你不如我!」

金甲少年冷哼一聲:「無論任何條件,都是上天註定,這是命,所以,你這些話,我認為太多餘!」

余寒嘿然一笑,目光閃爍:「上天註定嗎?抱歉,我不認命!」

「所以,我說的話依然有效,會有那麼一天,我會親手取了你的性命!」

此言一出,包括霸王沖等人在內,也忍不住一陣心顫。

「這小子,怎麼這麼傻?都到了這般地步,竟然還是如此激對方,是真要將自己逼上絕路嗎?」

那金甲少年的可怕,連他作為七州武院執法隊的強者,都無法匹敵。

以余寒的修為,根本就是在找死!

而白須老者則是一臉的淡然,如果余寒能夠死在這個突然出現的可怕少年手裡最好,也省去了自己不少的麻煩。

「真是桀驁不馴啊!」金甲少年不怒反笑,看向余寒的目光越發冷漠起來。

繼而,有些猶豫的目光立刻變得堅定之極,閃爍出妖異而又冰冷徹骨的殺機。

余寒的針鋒相對,終於讓他壓抑已久的殺機徹底爆發!

「快走!」

距離他最近的子魚率先感覺到了他要出手的意思,閃身擋在了余寒面前,短劍瞬間出現在掌心,遙指金甲少年。

金甲少年緩緩搖頭:「我說過,我要殺他,你擋不住!」

子魚緊咬貝齒,方要開口,手臂一緊,卻是被余寒一把拉住。

望著子魚急迫的目光,余寒微微道:「他若想要殺,那便讓他殺好了,大不了,同歸於盡便是了!」

他眼中帶著幾分涌動的決然,與此同時,體內一株草武魄蠢蠢欲動,氣息搖曳。

要摘魄嗎?當然不是!

即便摘魄,也不會是這少年的對手,因為對方的實力,很可能已經與修羅路上,那可怕的仇劍仙差不多。

而他此刻所說的同歸於盡,同樣與武魄有關。

超越了摘魄的力量,名為炸魄!

自毀武魄,湮滅大道。

這也是他針鋒相對的原因,他不怕死,但卻不能沒有了尊嚴。

因為一旦今日卑躬屈膝,勉強留存了性命,骨子裡的大道,也就失去了,日後也不可能會有最大的進步。

寧折不彎!

這才是一株草誅天所展現出來的不屈!

感覺到他周身擴散出來的氣息,金甲少年緩緩踏出一步,眼中的殺機越發濃郁了起來。

今日,這個小子,必須要死!

他冷哼一聲,便要出手!

便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若有若無的氣息忽然拂中了他的身體,十分突兀而又沒有任何預兆的。

金甲少年臉色大變,體內那狂涌的殺機頃刻間煙消雲散。

他的目光,帶著濃濃的駭然,看向了七州武院的方向。

無疑,這是一個警告。

那個人在告訴自己,如果繼續出手,那麼下一刻撞在自己身上的,將不再會是這樣輕描淡寫的一絲氣息。

「不過是一片遺棄的世界,竟然還擁有這般恐怖實力的強者!」

金甲少年目光閃爍,隨即帶著幾分不甘看向了余寒:「我忽然覺得,你說的挺有意思的,所以我準備給你一個機會!」

然後,轉頭朝向子魚說道:「表妹,我們可以離開了!」

這一瞬間的變化,讓原本要拚命炸魄的余寒和追隨他而去的子魚同時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不過,兩人卻紛紛暗自鬆了口氣。

「走吧!」

子魚生怕他反悔一般急忙說道,然後轉頭深深的看了余寒一眼,貝齒緊咬:「我等你!」

「相信我,時間不會太久!」

余寒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子魚已經轉身,朝向金甲少年走去,只留給他一個微微顫抖的背影。

金甲少年若有深意的看了余寒一眼,單手一引,一道彩雲划過,降落在腳下,就那麼托著他和子魚的身體,朝向遠處飛去。

自始至終,子魚都沒有回頭。

不是冷漠,而是不敢。

她害怕,若是一回頭,就再也捨不得離開!

淚水瓢潑而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