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一十四章 難以抉擇

第三百一十四章 難以抉擇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四大主院之中,乾院最為強勢,也是天才弟子最多的主院。

然而其他三大主院,也不是隨意揉捏之輩,先前乾院副院主已經選走了柳白和方嵐虛,讓其他三位副院主已經隱約心疼。

不過是礙於情面和以往乾院在選人方面有特權的慣例,所以才沒有開口反對。

可是許飛此刻所展露出來的劍魄和劍道修為,完全讓他們連那一絲顧忌都顧不得了。

此子若是傾力培養,必將會成為本院的一大支柱。

所以,他們幾乎同時提出了反對意見。

乾院副院主聞言也忍不住有些尷尬,如果只是一名副院主反對倒還好些,如今三家同時反對,他也只能暗暗後悔。

早知如此,不如之前便選擇柳白和方嵐虛中的一人便是了。

陽院副院主目光閃爍,微微道:「我陽院已經選擇了玄陽和宇文浩然,所以這名弟子,我們也不爭了!」

這一批的頂尖天才弟子,乾院和陽院各佔了兩位,坤院和陰院卻僅有一位,所以,幾名副院主其實都想要達成一個相對平衡的結果。

聽到陽院副院主的話,乾院副院主微微搖頭,這傢伙,一句話連自己的退路都堵死了,如果自己繼續爭取,反而落得一個強勢的名聲。

所以他也只能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這許飛,便由你們兩院來選擇吧!」

他也不是省油的燈,直接將皮球踢給了坤院和陰院。

這兩院的副院主相互對視了一眼,同時也感到有些難以抉擇。

「不如,我去坤院吧!」

眼見著幾名副院主對自己進入哪個院修行有些糾結,許飛忽然開口道。

此言一出,坤、陰兩院副院主同時將目光投遞了過去,帶著幾分疑問。

許飛淡淡一笑道:「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我修行的是劍道,卻也是君子之道,無形之中暗暗吻合,也算是註定。」

坤院副院主心中樂開了花,這弟子,不僅資質極佳,思維也是敏捷到了極點,當真是可塑之才。

表面卻是不動聲色的看著陰院副院主一眼:「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陰院副院主只能報以苦笑,許飛自己都做出了選擇,自己繼續爭執下去,也沒什麼必要了,當即搖頭嘆了口氣。

決定了許飛的去處之後,坤院副院主可以說是意氣風發,臉色也變得紅潤了起來。

至少從目前來看,已經進入四大主院的這些新弟子們,許飛無疑是最有價值的一個。

當然,此刻還有兩名弟子沒有出手。

一個是在這次修羅路試煉中,從一開始就備受關注的余寒。

另一個,則是沒有什麼名氣,據說是燕州最後時刻才勉強夠資格進入試煉的弟子。

相比之下,眾人還是對余寒期待了一些。

因為這一次修羅路試煉,他的戰績實在太過驚人。

不過先走出來的卻是丁進,他一步步的走到場地中心,目光看向了四名副院主,然後落在了那些老弟子的身上。

好不容易板了半天嚴肅的面孔終於還是咧了開來:「各位師兄師姐好,我叫丁進,燕州人,化骨中期修為,不過剛突破不久,一會兒動手,還請輕點兒,最好……別打臉!」

「廢話真多!」余寒在身後笑罵道。

丁進卻是不以為然的回頭看向他:「我這是拉攏人氣,你明白什麼?」

「算你牛逼!」余寒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一名身穿藍色長衫的老弟子走了出來,緩緩站在了丁進的面前:「乾院,李冬青!」

「等一下!」

就在他方要出手之際,一個聲音忽然傳來。

眾人循聲望去,卻是陽院副院主,此刻終於站起身來。

從最開始見到丁進的第一眼,他便已經認定,此子無論氣息還是真氣,幾乎就是為陽院量身定做出來的弟子。

之前有意的退讓,實際上也是為了丁進。

他沒有等到丁進出手,便直接站了起來,要率先選人,實際上,也是生怕這小子出手以後,其他三院副院主會爭搶。

「不需要動手了,這名弟子,我陽院收了!不知其他三位副院主,可否給我陽院這個面子,不勝感激!」

雖然之前一直都在為了走這步棋而埋子,但他心裡也沒底,自己能看出丁進的不凡,其他三院副院主也不見得就看不出來。

正因為如此,他直接表現得誠懇了一點,也許會更加坦白一些。

然而,其他三院副院主並不買賬。

尤其是乾院副院主,之前就被他擺了一道,此刻正是報復的好時機,當即笑道:「這些孩子們在修羅路拼死拼活的,就是為了這一刻能夠證明一下自己,和老弟子交手,也並非對他們一點好處都沒有!」

「況且,進入你們陽院,恐怕不太合適,我看這小子,其實也挺順眼的……」

陽院副院主臉色難看,他早有預料,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也沒想到,乾院副院主的拒絕會如此的巧妙。

心中不禁湧起一絲苦澀。

「此子身上的氣息,與我陽院的功法十分吻合,進入我陽院修鍊再合適不過,希望各位副院主能夠成全!」他依然不肯放棄。

「好了!」一直沒有開口的陰院副院主揮手道:「現在你們三家,每家都有兩名天才弟子,唯獨我們只有一人,此子我其實也挺看好的,不比就不比,不過還是進入我們陰院要好!」

「他身上是至陽屬性的真氣,與你們陰院完全是背道而馳,進入陰院,完全就是誤人子弟!」陽院副院主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