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一十五章 八駿圖

第三百一十五章 八駿圖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你還沒打過呢,選個屁!」乾院副院主無情的開口打擊道。

余寒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腦袋,指著丁進道:「我以為,我和他一樣的。」

「他自有被重視的價值,你充其量就是一個禍害,在修羅路惹了那麼大的麻煩,誰敢收你當弟子?」乾院副院主白眼道。

余寒聞言卻是點了點頭,的確,四大主城在七州武院也有著不小的勢力。

便如同帶著自己過來的那個白須老者,便有心想要置自己於死地。

所以,他說的不錯,自己還真是一個禍害。

想到這裡,也不再多言,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看向了對面的那些老弟子。

「不知,哪位師兄師姐願意賜教?」

早已經杵在那裡,尷尬不已的李冬青聞言急忙說道:「我來!」

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台階下,他自然不會放過了。

「那就開始吧!」

余寒微微開口,隨即後退了一步,目光閃爍,兩道精芒一閃即逝。

李冬青渾身一振,恐怖的氣勢立刻翻騰而出,滾滾朝向余寒鎮壓了過去。

作為化骨巔峰境界的強者,他一眼便可看透余寒的修為。

不過是化骨初期而已,這樣的弟子,藉助氣勢的鎮壓,三招之內解決戰鬥,也足夠了。

雖然他在修羅路戰績不俗,又是四位副院主一直議論的焦點。

但也只是化骨初期而已。

面對對方的氣勢鎮壓,余寒雙目微眯,周身立刻繚繞上一層繞體疾走的劍芒。

那些氣勢方一近身,便紛紛退去,無一能夠破開。

台下,坤院副院主轉頭看向了乾院副院主,微微道:「余寒的戰鬥力,怕是這一批弟子中最強的,連丁進你都放了水,為何偏要為難他?」

聽到這句話,其他兩位副院主也紛紛將目光投遞了過來。

乾院副院主嘴角勾起一絲神秘莫測的笑容:「你們難道不想看看,他憑什麼以化骨初期的修為,創造出這麼豐厚的戰績嗎?」

話音落,他目光平視,看向了在李冬青的氣勢鎮壓下遊刃有餘的余寒:「況且我也想要看一看,他有沒有資格讓乾院為他付出!」

這句話說的很平淡,卻不容置疑。

之前的許飛和丁進,乾院副院主都選擇了退讓,沒有爭取和太過激烈的反對。

這讓其他三位副院主在有些疑惑的同時,也有幾分慶幸。

但是直到此刻他們才清楚,這傢伙心裡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說到底,他們三個,都上了這傢伙的當。

他從一開始,就想要余寒,僅此而已。

包括許飛和丁進,其實都只是一步棋而已。

也正是因為這步棋,讓他們吃了啞巴虧,這個叫余寒的弟子,恐怕無論如何,他們都爭不走了。

因為這傢伙,很可能會因此而翻臉。

那樣的話,後果很嚴重。

呼!

感覺到了自己的氣勢被余寒破開,李冬青眉頭微微一皺,卻沒有多少驚訝。

對他來說,對面的余寒有幾分本事,總歸比讓自己輕鬆擊敗要有趣得多。

所以,眼見著氣勢無功之後,李冬青單手一引,一道金色長芒立刻從掌心脫跳而出,然後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宏大的勁氣,朝向余寒的頭頂鎮壓下去!

鏘!

銹劍出鞘,真氣注入,那銹跡斑斑的陳舊劍身上,立刻閃爍出妖異無匹的光芒。

「五劍合一!」

余寒沒有催動壓箱底的手段,因為李冬青同樣沒有。

他小看了自己,而自己,也同樣給他一個緩衝的機會。

這畢竟只是比試,而不是生死相搏,所以,沒有必要直接出手,依靠著對方大意而搶佔先機。

劍氣破空之聲響徹,周圍的溫度,似乎都隨著這一劍驟然降低。

劍氣肆虐,準確無誤的劈中了那道宏大的金色光芒。

劇烈的爆炸之聲響徹。

五道不同屬性劍意彼此融合,好像是一個巨大的齒輪,對其發動了絕對的碾壓。

「竟然是五種不同屬性的劍意,而且,每一道都接近了天道的邊緣,很不錯!」乾院副院主目光閃爍,有些欣慰的點了點頭。

然後又有些嘆息著說道:「不知道李冬青,能不能逼出他的全部手段!」

其他三位副院長聞言紛紛露出一絲驚訝,因為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

乾院副院主,竟然預料著,余寒會勝過這場比試。

然而,真的可嗎?

新弟子擊敗老弟子,這在七州武院歷史上,都從未出現過。

思量之間,半空中那兩道試探性的攻擊,終於各自散去,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李冬青眼中精芒更勝,腳下金芒繚繞,身體竟是衝天飛起!

「果然是個不錯的對手,怪不得能夠在修羅路惹下這麼大的麻煩,看來之前,是我小看了你!」他口中淡淡說道。

面對李冬青依然有些輕視的話,余寒只是輕輕撇了撇嘴,然後說道:「師兄總算明白了,總算能夠暢快一戰!」

李冬青聞言臉色一變,隨即嘴角盪開一絲笑容:「這小子,真是驕傲啊!」

「既然如此,那就試試我這一掌!」

他雙手同時拍出,迎著虛空輕輕按下。

立刻,在他和余寒之間,一陣悶雷滾滾,虛空翻騰,一道肉眼可見的波紋,朝向余寒迅速的蔓延過去!

「暗流碎空波!」

隨著一聲輕喝響徹,那道無形的波紋,終於在這一刻延伸到了余寒的面前。

余寒的眼中也閃過幾分凝重,果然不愧是七州武院培養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