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二十章 到底是誰教了他!

第三百二十章 到底是誰教了他!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想通了一切,余寒抬頭看向李乾坤。

劍意星河最初在體內出現,一直到後來容納那些劍術神通,從而歸於其中,再到衍化大道,這一切都是他未想明白的事情。

此刻聽到了李乾坤的點撥,所有的一切終於明朗了起來。

之前對留在書院心裡有一些感到委屈,但是此刻,那種想法卻早已經悄然散去。

「如果將這九套劍術神通盡數集齊,你的劍爐便可大成!」李乾坤微微開口,不過隨即眼中卻閃過幾分無奈和苦澀。

搖頭道:「只是後來,這位前輩留下九套劍術神通的那座石壁浮屠被人發現,從而引發了不少大能強者的搶奪。」

「為此隕落了不少絕頂高手,最終卻誰也沒有搶到這面石壁浮屠!」

說到這裡的時候,李乾坤又忍不住嘆了口氣:「因為就在眾人搶奪的最後,石壁浮屠炸碎了開來,化為無數碎片,自動飛掠到了世界的各個角落,氣息也收斂了起來。」

「那些強者空有一身神通,卻也失去了找到他們的機會!」

說完,他看向了余寒:「而你卻能夠將其得到,只能說是命運使然!」

余寒搖了搖頭:「我也覺得,我命一直挺好的!」

李乾坤聞言卻否定了他這句話:「你的命並不好,因為無論是大乾坤訣,還是劍爐,都只是一個半成品,你修鍊了它們,固然可以被人所羨慕,但同時,對你來說,這也是龐大的壓力!」

「《大乾坤訣》的坤訣,最高所能夠晉陞到的級別,也就是天階上品的頂峰,不過有你體內的那股力量加持,應該還有所提升,但終究無法達到圓滿!」

「所以,你若是想要踏臨巔峰,除非能夠得到乾訣,否則這套功法,將會成為你最後成就強者之路上,最大的一塊絆腳石!」

他的話,讓余寒瞬間清醒了過來。

的確,如果自己無法得到這套神通的另半部,就無法將其進階成為最頂級的功法。

現在這個階段,或許它尚且能夠與其他門派的功法品級媲美,可是隨著自己即將面對的敵人越來越強大,後面的情況,或許就不會如此樂觀了。

所以李乾坤說得不錯,這的確是一個極大的問題。

而且,劍爐所存在的問題幾乎也是一樣,如果得不到剩下的那四套劍術神通,這條劍意星河一直到最後,也只能是一個類似於雞肋一樣的東西。

想到這裡,余寒深深的嘆了口氣,雖然副院主並未教授自己修行,但這一番談話,卻比修為晉級到化骨中期還要重要得多。

李乾坤繼續說道:「之前說你體內手段諸多,的確如此,這同樣也是你身上極大的弊端!」

他看著對面的余寒,眼中帶著幾分讚許和滿意。

至少此刻余寒所表現出來的態度和悟性,讓他沒有後悔之前所做的一切。

「你的身體就是一杯茶水,而其他的神通便是掉入其中的墨塊,即便撈上來,茶水也終究不再是茶水!」

余寒聞言不禁渾身一震。

因為剛剛,自己和先生之間,便發生了這一幕,加上此刻李乾坤有意無意的說到這些話,他的心裡不禁狠狠的顫抖了一下。

這位副院主果然厲害。

他身在書院,卻可聽到自己在演武場的上說的話,從而瞬間來到自己身旁,力排眾議,將自己帶到了書院。

同時就躺在這裡,便可知道自己和先生之間發生的事情,這份實力,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

「那我該怎樣做?」余寒皺起了眉頭。

李乾坤揮了揮手:「我剛剛便說過,即便你將那塊墨撈出來,茶水也就不再是茶水了!」

余寒聞言不禁苦笑連連,連他也沒有任何辦法了嗎?

隨即嘆了口氣,輕輕搖頭,自己身上的諸多手段,都是無意間所得,也同樣是自己所依仗的手段,出其不意,從而擊敗超過自己等級的對手。

然而此刻,卻成了制約自己成為絕世強者的最大障礙。

他心中不免有些接受不了,像是被判了死刑一般。

子魚家族的勢力絕對不簡單,自己只有走到巔峰,或許才可以做到所承諾的一切。

但是,此刻李乾坤的話,卻將這條路全部都封死了。

想到這裡,余寒心裡忍不住有些頹喪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丹田忽然傳出一陣微弱的暖流,同時也讓他有些失守的心神恢復過來。

「好險!」

這短短的瞬間,背後已經生出一層細密的汗珠,好在變異丹田的力量救了自己一命,否則必定是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的結局。

雖然險之又險,可是此刻的余寒,眼中卻閃過一絲通透。

之前的那一絲沮喪已經盡數消失,隱約之間,似乎明白了一些。

與此同時,耳邊也終於傳來了李乾坤的聲音:「既然它已經不再是茶水,那不如就再加一些墨,然後把它當成墨汁來用,其實也是一樣的!」

這句話,彷彿是黑夜裡的明燈,讓余寒終於看到了彼岸。

的確如此,適才他隱約之間所抓到的,也是這個意思。

當初那位創造出劍爐的前輩,在修行了百家萬千劍術神通之後,其實也如同自己此刻的情況一樣,劍道的本意因為太過駁雜而無法進步。

然而他最後,卻依然不斷的修行其他劍術,從而在達到最頂點的時候,創造出了獨一無二的劍爐,名動天下。

自己的情況也同樣如此。

他明白了李乾坤的話,同樣也看到了未來的路,嘴角禁不住露出一絲笑容:「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