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五大秘地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五大秘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又過了一個月,余寒已經將體內的所有手段全部都推衍的一遍,甚至連經過吸收魔眼之後變異的毀滅之眼,也被他小心翼翼的推衍一番。

唯獨只剩下那個變異的丹田,並未貿然進行。

不是他不想推衍這個似乎蘊含著極強力量的丹田。

而是丹田上面流轉的密密麻麻道紋,實在有些太過複雜了一些。

所以才將它留到了最後。

在離開齊州之後,他曾經到過那個將自己傳送到燕州的小山上。

也是在那裡,解開了體內的丹田之謎。

便是那株救了自己性命的小草上的一片葉子所化。

現在,那株小草枯黃的殘骸還在自己身上,已經失去了所有的靈性,但卻是一個紀念。

先生在台上喋喋不休的講的唾沫紛飛。

下面的那些孩子聽得也很認真,余寒也是如此。

他目不轉睛的盯著先生,似乎比那些會偶爾接話的孩子更加認真,讓先生感覺到很有成就感。

然而他並不知道,此刻余寒的心,卻已經飄飛到了另一個世界。

此刻他正將心神全部都凝聚在了那隻丹田之上,輕輕覆蓋在上面,感受著道紋的不住流轉。

丹田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道紋十分深刻和緻密,而且相互依託,饒是他三級陣師巔峰的層次,也無法迅速的將其捋清楚。

「先一個個的來!」

變異丹田一直是他始終都無法捉摸的一股力量,神秘的要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隻丹田到底蘊含著多麼強大的力量。

打定了主意,余寒將心神凝聚成為纖細的一點,然後慢慢滲入到了丹田之中,包裹在其中的一條道紋之上。

呼!

就在心神剛剛將這條道紋包裹的剎那,余寒渾身巨震,彷彿泥牛入海一般,心神迅速的陷入其中,直接被吸納到了無數道紋之間。

那些道紋鋒銳到了極點。

每一條道紋上面的氣息都十分恐怖,心神被納入其中,立刻感覺到了周圍排山倒海般狂涌過來的可怕力量。

心神似乎完全被束縛住了一般,根本無法抽取回來,反而越陷越深。

雖然那些道紋中的氣息並未攻擊他的心神,但卻似乎要將其鎮壓一般。

而且,道紋之中衍生出來的大道氣息越來越凝聚,也越來越多。

然後全部都注入到了他的心神之中,似乎主動要讓他推衍一番。

然而余寒卻暗暗叫苦,因為丹田之中所蘊含的大道偉力實在太過驚人,自己的心神根本就無法承受。

一旦達到了極限,心神很可能便會在這片無窮無盡的大道力量衝擊之下灰飛煙滅。

他心中生出一絲苦澀,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早知如此,不如先分出一部分心神試探一番便是,關鍵時刻,也可以切斷聯繫,雖然心神同樣會遭到損傷,也不至於如此此刻一般,完全有可能淪陷。

一旦心神被擊潰,他便會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白痴。

沒有了心神,便如同沒有心臟一般,意識也會轉變成初生嬰兒一般清澈。

雖然知道可能出現的後果,但是此刻他卻沒有任何辦法,此刻的狀態,其實從另一種程度上來說,便相當於是走火入魔一般。

當!

就在這時,頭頂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震蕩,便好像被晴天霹靂劈中,然後,包裹住丹田的那些道紋瞬間潰散了開去。

余寒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趁機急忙掙脫開了那些大道的束縛,心神飛逃了出來。

他大口的喘息,心有餘悸的睜開雙目,幸好打雷了,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然而,他睜開雙目的時候,卻看到了對面一臉嚴肅的高大的身影。

隨即,先生暴跳如雷的聲音也湧入了起來。

他揮動著手裡的戒尺,比比劃劃,卻是適才將余寒從那深淵之中拉出來的最大功臣。

「我說你小子怎麼一到上課的時候就悶不做聲的一言不發,好像在認真聽我講課一樣,原來竟是走了神!」

「我早就說過,學習就是學習,而且想要修鍊,學習是祭出,如果不在這裡將基礎打好,以後修鍊功法和神通的時候,連字都不認識,還修鍊個屁!」

先生很生氣,後果很眼中。

戒尺再次落在了余寒的頭頂。

雖然他魁梧的不像是個書生,而且這一下也的確沒有留手。

但對於余寒來講,擁有修為在身,戒尺儘管再次落在了頭頂,卻依然沒有給他造成任何傷害。

他緩緩站起身來,看向先生的目光卻是感激涕零。

雖然他或許並沒有想要救自己的意思,但卻實實在在將自己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

余寒很想朝向先生說一些感激的話,但此刻先生卻沒有給他絲毫的機會,絮絮叨叨的埋怨聲不斷湧入耳中。

到了後來,似乎說累了,聲音也小了許多,可基本上都是在說一些大道理。

這一次,余寒是的的確確認認真真的將每一句話頭聽了進去。

而且,沒有走神。

先生看著態度良好的余寒,微微搖了搖頭,嘆息道:「我知道你是修者,或許過不慣這樣的生活,可是給你特權了嘛,如果不願意,離開書院就是了!」

「下次如果在讓我看到你這樣,一定讓乾坤好好修理你!」

余寒點頭,態度愈發的恭敬:「弟子下次絕對不敢,一定認真聽先生講課,請先生給弟子一個機會!」

對於余寒的態度,先生還是比較滿意,氣也就漸漸消了,朝向余寒比划了一個坐下的手勢,便將握住戒尺的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