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三十二章 這一場戰鬥!

第三百三十二章 這一場戰鬥!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你的嘴巴很厲害,然而單單嘴巴厲害卻還不夠!」落凌沒有動怒,他的表情依然很平靜。

「因為你的修為還是太低了,如果可以達到融骨的程度,或許當真可以與我一戰也說不定,可是此刻,還不是我的對手!」

他判斷的不錯,余寒此刻的實力,的確不足以與他一戰。

因為他才剛剛突破到化骨中期境界,只有達到融骨的程度,成就化骨中期大圓滿,實力才可以再一次出現飛躍

那個時候,即便打不過落凌,也總歸可以保持一個平手。

面對落凌精準的判斷,余寒微微伸了一個懶腰!

落凌微微一笑,繼續說道:「尤其是,你還未啟靈,所以更加不行!」

余寒體內的啟靈漩渦,從一開始凝聚出來的時候,便已經能夠達到隨心所欲的境地。

只不過他一直都不曾展現過,而且受到體內諸多力量的壓制,啟靈漩渦隱藏的也很隱蔽,以至於落凌都沒有察覺出來。

聽到他的話,余寒扭了扭脖子,一面全力恢復真氣,一面道:「這一點,其實你倒真是沒有看對!」

話音落,他微微伸出右手,上面有一道小巧的漩渦浮現而出,隨著真氣不斷涌動,那道漩渦也在掌心滴溜溜的旋轉起來,乖巧之極。

這一幕,讓班照等人紛紛臉色大變。

「隨心所欲?好強大的契合度!」班照喃喃的說道。

而落凌也忍不住雙目微眯,英俊的面孔閃過幾分尷尬,看來,自己還真是小看了他,啟靈漩渦的契合度,竟然達到如此超絕的程度。

以至於隱藏在體內,自己都無法察覺出來。

看著落凌臉上的變化,余寒的笑意卻是越發濃郁起來。

「不過有一點你說的倒是不錯,沒有達到融骨地步的化骨中期,我不是你的對手!」

他撓了撓腦袋,誠懇的繼續說道:「我這個人,很喜歡聽人勸的,所以你的話,我很重視,既然只有突破融骨境界才行,那就突破了吧!」

呼!

只是一瞬間,他體內真氣瘋狂的暴漲起來,壓抑已久的那股深厚的積累轟然在體內席捲,繼而在經脈之間肆虐了開來。

他的修為,正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攀升。

「本來,是想要離開這裡之後,在尋找機會安安靜靜的突破的,可你偏偏來到這裡,所以,那就只能選擇現在了!」

「化骨中期大圓滿,融骨境界!」

真氣達到了融骨的程度,余寒明顯感覺到體內真氣對靈骨的渴望,甚至包括掌心的啟靈漩渦,也忍不住跳躍了起來,顯得興奮之極。

「還真是小看了你,沒想到體內的積累,已經達到了這種恐怖的程度!」落凌目光閃爍:「看來在書院的這半年,你也都沒有閑著,修為一直都在體內積累,厚積薄法,如今一朝突破,直接達到了巔峰!」

看著對面的余寒,饒是身為精武榜第十的落凌,眼中也不禁閃過一絲深深的震撼。

他自然清楚余寒在書院半年都不曾有分毫進步的事情。

因為這是他的習慣,謹慎慣了。

所以在與對手對戰之前,無論強弱,都會仔細了解對方一番。

只是沒有想到的是,此刻的余寒,卻讓他之前所有的了解都化為了一紙空談。

「我只是不想讓你失望而已!」余寒目光閃爍,真氣漸漸生出,實力竟是比適才再次強大了不少。

班照等人已經完全獃滯在了那裡,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甚至連聽說過都沒有,會有人在突破境界壁壘的時候,可以在一瞬間連續突破兩次。

而且直接達到這個境界的最頂峰。

余寒此刻所經歷的一切,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不僅是他,作為對手的韓世飛和歷青山也忍不住面面相覷,紛紛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絲莫名的苦澀,自己面對的,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怪物啊!

「謝謝你等我這麼久,現在這一戰,可以開始了,我媽還等著我回家吃飯呢!」

余寒笑著說道,實力的突飛猛進,讓他的心情也輕鬆到了極點。

而反觀落凌,眉頭卻緊緊皺起,表情明顯凝重了許多。

面對余寒的挑釁,他眼中精芒漸漸閃爍:「那就動手吧!」

鏘!

一聲凌厲的劍鳴之聲響徹,隨著他單手一引,一道劍芒陡然間從天而降。

「劍落平沙!」

那好似從九天之上召喚而來的大劍拖曳著長長的尾芒,狠狠的朝向余寒當頭降臨下來。

「好強的劍意,雖然不如我的劍意廣闊而博大,卻擁有一種特殊的轉移性,竟是純粹的攻擊性氣息!」余寒瞬間判斷出了這一劍的本意。

當即直接催動了劍意星河。

璀璨的劍意星河從他掌心直接橫貫而出,凌空炸成了漫天光點碎屑,不住的沸騰。

他目光流轉之間,卻帶著一絲凝重,因為隨著兩道力量越來越近,落凌的劍氣似乎隨著不斷降落而越發的強橫起來。

「轟隆——」

兩股巨力,終於在半空中激撞在了一處!

隨著真氣對撞不斷朝向兩側灑落下來的散碎光芒,兩道身影也紛紛朝後退出。

「竟然將落凌師兄逼退了!」歷青山眼中驚訝之色更加濃郁起來。

韓世飛也忍不住目光閃爍,自己輸在余寒手裡不冤枉,而且此刻能夠逃得性命,甚至可以說是僥倖。

這傢伙,實在太強大了。

余寒的身形足足退出了二十多米的距離,足尖輕踏,懸浮在化元池那銀白色的水面上。

一圈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