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八荒煉心篇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八荒煉心篇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余寒臉色凝重,不敢有半分的大意。

淬鍊元神,其危險的程度要比單純的修為提升要危險百倍,一個不好,就是灰飛煙滅的結局。

尤其是此刻,他根本不知道這座化元池水下,到底隱藏著怎樣可怕的危機,

然而為了讓陣道修為速成,只能鋌而走險。

落凌敗在了他的手上,這一輝煌戰果,在任何人看來,都是足以驕傲的事情。

但是其實他卻並不輕鬆,而卻深知與落凌這一戰中存在的僥倖。

對手很謹慎,所以之前就對自己做過諸多了解,更是從一開始就制定了如何擊敗自己的計劃,從而依照他所制定的計劃一步步的開始執行。

可就是這種小心謹慎的性格才真正是對方失敗的主要原因。

戰場之上,形勢瞬息萬變,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出現怎樣的變動,所以,直到出招之前,誰也不可能完完全全的判斷出對方要施展什麼招式,還有多少底牌。

落凌看似穩健,實際上卻有些自信過了頭。

余寒所修行的手段中,他能夠掌握的,其實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僅此而已。

正是因為如此,在他突然突破到了化骨中期大圓滿境界之後,便開始有些讓他的計劃開始變得混亂起來。

加上後來毀滅之眼,根本不在他的了解之內,這一變故,徹底導致了落凌的敗北。

如果兩人實打實的真正對抗,余寒即便可以擊敗落凌,也絕對做不到如此絕對,必定是慘勝的結局。

而落凌,也只精武榜排名第十而已,那個實際上已經對自己下了戰書的龍劍鴻,卻排在第九位,真正的實力,要超過他。

說不定自己從化元池離開之後,便會與之一戰,所以想要有十足的把握取勝,陣道的修為必須要突破到四級陣師的層次。

想到這裡,余寒的目光越發堅定了幾分,體內五獄觀心術直接被催動到了極致。

圍繞在心臟處的五座牢獄不斷釋放出一道道灰色的光芒,順著粗大的鎖鏈湧入到了他的心臟之中。

這五座牢獄的作用,不僅僅是淬鍊心神,同樣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守護。

所以,化元池內,那股侵蝕的氣息方一衝入他的身體,便直接被這五座牢獄抵擋住。

五座牢獄就像是一個中轉站,它承載了化元池內滾滾投遞過來的侵蝕力量,然後以自身為媒介,不斷減弱這份力量,再導入到他的心臟之中。

開始對他的心神不住的反覆淬鍊。

不過饒是如此,那股力量剛剛碰觸到他的元神,余寒的臉色便瞬間蒼白一片。

他的目光帶著幾分淡淡的光芒,雖然有幾分掙扎的痛苦,卻堅定至極。

元神承受著巨大的力量,正在被那股可怕的氣息反覆沖刷,每一次沖刷,都像是用刀子狠狠割在上面一般,劇烈的痛楚讓他的意識都開始不住的模糊。

余寒緊緊咬牙,一絲血腥味在口中漸漸瀰漫開來。

好在此刻他所處的位置並不算太過靠下,所以那些湧入體內的侵蝕力量尚且能夠被五座牢獄鎮壓,從而元神也能夠勉強承受住,即使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暫時卻並沒有生命危險。

隨著一絲絲痛苦不斷涌遍全身,余寒身上的氣息越發的強大起來,元神在那股力量的反覆沖刷之下,正在不斷的凝實。

一條條道紋隨著元神的祭煉,從中開始衍生出來,這完全是自動的衍生,而並不是如同之前那樣,可以的去祭煉。

終於,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體內終於傳來一陣陣轟鳴之聲。

那是大道的共鳴。

與此同時,一萬條道紋轟然在體內成型,從而形成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紋理,不住的翻騰。

四級陣師!

道紋的數量突破到一萬條,便證明著突破到了四級陣師的程度。

記得教書長老那個便宜師父就是四級陣師,只不過他足足擁有四萬多條道紋,比起自己這一萬條,卻是強了太多倍。

不過,以余寒此刻的年紀,卻在陣武同修的情況下,達到了四級陣師,如果這一幕被教書長老看到,恐怕又會忍不住誇讚自己當初眼光好。

突破到了四級陣師之後,余寒雙眸之中流淌的光芒,越發的閃爍起來。

這是一道分水嶺。

一萬條道紋,算是一個單元的大圓滿,九為極,十全為一,是為一元之數!

真正達到了圓滿之後,後續才可繼續衍生,從而繼續朝向更高的層次去邁進。

如今余寒破開了那扇門,那麼,接下來前方的寬闊大路,將會順暢無比。

呼!

就在余寒享受著境界突破的那種舒爽感覺之時,腳下忽然傳來一陣可怕的牽引之力,竟是拖曳著他的身體,朝向下方急速墜落。

他眉頭一皺,瞬間清醒了過來。

同時背後也生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越是朝向下方,那股侵蝕的力量就越發的凝重,此刻他方才突破境界,本想著要離開。

然而還未來得及動作,便被那股神秘的力量朝向下方拉去。

他的臉色越發凝重,同時催動真氣,抵擋著那股力量的拖曳,下墜的速度也慢了幾分。

他目光閃爍,此刻眼前已經是一片清澈,竟然在不知不覺間脫離了那片銀白色池水的層次。

「化元池的池水,竟是不同嗎?」

他心中生出一個疑問,然而沒有人真正潛入過最底部,所以也沒有關於這裡的任何傳言。

余寒的臉色微微一變,透過清澈的水波,竟然在隱約之間,看到了池水底部的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