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三十七章 隕落台

第三百三十七章 隕落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天才本站地址:頂點中文.,!無廣告!

五座金門之外,李乾坤再次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他依然很低調,只是一直抱在懷裡的那把劍已經不知去向。

站在旁邊角落裡的他,顯得很不起眼,同樣也沒有人注意。

雖然嘴上不說,對他而言,心裡卻對余寒十分的在意。

因為乾院長老等人的出現,以及龍劍鴻的出手,讓他心裡也隱約感覺到了一絲不妥。

恐怕余寒進入化元池,也不會太過平靜。

所以他很早就來到了這裡,早到落凌等人從化元池狼狽走出的那一幕都被他看在眼裡。

雖然落凌走的很匆忙,從那座進門出來之後,就迅速消失了,但周圍的也有一些眼尖的人看到了這一幕。

他們心中同樣震撼不已。

精武榜排名第十的落凌,竟然會如此狼狽,到底是在化元池中遇到了什麼,還是與哪一位高手起了衝突?

貌似,進入化元池的眾人之中,並沒有精武榜上排名靠前的人物!

難道是之前就已經進去了?

所有人都猜測的同時,那名乾院長老卻忍不住目光閃爍,臉色也瞬間陰沉了下來。

落凌是白長老布置在其中的一個底牌,同時也是擊殺余寒的最後手段。

然而此刻,眼見著他如此狼狽的逃離出來,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明顯是在裡面吃了不小的虧。

熟知內情的他,自然知道出現這一幕的原因是什麼,同時心中也忍不住泛起了深深的震驚。

難道那個余寒,竟是已經強大到了如此地步,連落凌都不是他的對手嗎?

「不可能!」

他心中幾乎瞬間就否定了這個想法,落凌已經登上了精武榜,可以說站在了整個七州武院化骨境界的金字塔頂峰。

如此人物,根本不是區區一個化骨初期的余寒所能夠抗衡的,所以,裡面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想到這裡,他的眉頭才微微舒展開來,同時心中也暗暗祈禱,最好余寒已經隕落在了其中,也省的後續還要龍劍鴻來解決這個麻煩。

而躲在角落裡的李乾坤,將周圍所有的一切盡收眼底,當然也包括這名乾院長老的表情變化,平靜而又冷漠的眸子里,掠過一絲明了。

然後,漸漸有寒芒眯起。

書院,雖然真的只是書院,但不代表,書院的人就可以平白無故的被算計。

當然,更不是任何一個主院可以隨意斬殺的。

四大主院不行。

聖武院同樣也不行。

他的劍,已經多年沒有飲血,如果這幾個主院太過分,他不介意出劍。

所以,如果你們不按規矩來,那麼,接下來就都不要按照規矩來了吧!

五日之後,陸續有弟子從五座進門之中走出來。

丁進出來的也很早,像是斗敗的公雞一般,耷拉著腦袋,表情很是受挫。

進入五大秘地的人中,恐怕也只有他一個人沒有絲毫的進步,反而被那些雷霆折磨的一片狼藉。

此刻面孔焦黑,有一種說不出的頹廢,如果不是臨出來的時候,已經小心翼翼的梳洗了一翻,恐怕最熟悉他的余寒,都不見得能夠一眼認出來。

丁進見到眾人的目光沒有停留在他身上,就悄悄退到了一旁,心中暗自不忿,沒有理由啊,自己的推測,怎麼可能會錯呢?

隨後許飛也走了出來。

此刻的許飛,目光矍鑠,眨動之間,便不斷有森寒的劍意流轉出來,真正的修為,已然再次有所精進。

他選擇的是葬劍嶺,正好與體內的劍魄有所呼應,所以這一行,他得到的實惠應該是最大的,雖然修為並未提升,但是實力,卻儼然不可同日而語。

出來之後,他的目光在周圍掃蕩了一圈,終於落在了目光躲閃,低頭不語的丁進身上。

眼中不禁閃過一絲驚訝。

身形一閃,來到了他的面前,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丁進凄慘的模樣,和那帶著幾分躲閃的目光,忍不住笑道:「丁進,你丫的是不是鑽雞窩來的?這麼慘?」

想到之前這混蛋害的自己被一隻公雞欺負,許飛忍不住笑意更濃。

聽到他的話,周圍眾人這才認出,那個渾身焦黑的人,竟是之前意氣風發的丁進,當即紛紛定睛看了過來。

感受到周圍那些人異樣的目光,和此起彼伏響起的笑聲,丁進的面孔不禁黑得發紫,眼神帶著幾分幽怨看向了許飛。

「許飛,我恨你!」

他撇嘴道,感覺委屈到了極點。

許飛看到他情緒明顯低落,也不好意思繼續鬧下去,當即開口道:「你到底是怎麼回事?雷獄裡面,很危險嗎?」

丁進哭喪著臉,依然一臉的委屈:「這件事情以後再說,余寒那傢伙還沒有出來,先等一等!」

許飛也收攝了目光,這傢伙雖然有些不地道,但至少頂著一身狼狽站在這裡等余寒,還算是夠義氣。

隨著一道道身影走出,那些弟子們也紛紛走了出來。

五大秘地一行,讓這些新生弟子們的心中猶為激蕩,雖然他們只是接觸了其中的一處,卻都得到了莫大的好處。

果然不愧是七州武院,將來攢夠了任務點,再次進入其中,修為提升指日可待。

余寒是最後走出來的,很平靜,與班照等人有說有笑。

見到這一幕,乾院長老臉色微微一變,瞬間陰沉了下去。

他的平安無事,卻也間接證明了之前不願意相信的一個事實,落凌竟是真的敗在了他的手上,否則一旦裡面發生了什麼變故,他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