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三十八章 精武榜第九

第三百三十八章 精武榜第九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李乾坤的目光根本沒有看向背後逐漸走來的龍劍鴻。

見到余寒嘴角勾起的淡淡弧度,他微微皺眉:「你確定要打?」

余寒點了點頭,不是非要打,是不得不打,這一戰,關乎來到七州武院後的未來方向。

不需要大放異彩,更加不需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七州武院,還有自己的存在。

但卻需要讓那些人清楚,書院有一個他們惹不起的存在。

得罪自己,會有死亡的危險。

化元池的時候,讓落凌逃離,失去了證明這個道理的機會。

那麼就只能靠龍劍鴻了。

所以他很認真的看著李乾坤,很確定的說道:「一定要打!」

李乾坤沉默了片刻,然後點了點頭:「那就打吧!」

余寒笑了,李乾坤從始至終都沒有笑,只是回答了一句,卻代表了整個書院的態度。

因為從七州武院開始有書院開始,就從未聽說過,書院有人會挑戰任何一院的弟子,當然,也從未聽說過,有其他主院的弟子,要挑戰書院的的人。

書院真正意義上的成年人只有兩個。

一個是先生,一個是李乾坤。

先生不能打,李乾坤是能打但是不願意打。

所以,書院不會打架。

但是現在,書院的第三個成年人,他叫余寒,面對逐漸走過來的龍劍鴻,他說要打。

所以,周圍的眾人都屏住了呼吸,將目光看向了他。

龍劍鴻沒有理會李乾坤,而是徑直走到了余寒的面前:「你的態度,讓我很滿意,所以我也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但還是要上隕落台的!」

「非死不可?」余寒沒有太多的廢話,直接反問道。

龍劍鴻點頭:「正陽不能白死,天空之城如今依然處在混亂之中,都是你的責任,它是守護洪荒的一道門戶,你所做的一切,人人得以誅之!」

聽到他的話,余寒笑了,笑道很無奈:「按照你的說法,四大主城,包括其他偏城的人,都不能殺?即便他們將刀架在了你的脖子上?」

不等龍劍鴻開口,他回頭看向了宇文浩然:「浩然,聽到了沒有,你來試一試,幹掉這傢伙,我們這麼多人看著,看看他到底有沒有種不還手?」

龍劍鴻淡漠冰冷的臉色陡然一變,心中暗自惱火他借題發揮,找到自己說話的漏洞,如此不依不饒,逞口舌之利。

這不是強者的所作所為。

然而他卻忘記,以精武榜第九的身份,挑戰一名新生弟子,其實也光彩不到哪裡去。

余寒看向龍劍鴻的目光充滿戲謔:「要打就打,不要找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實到頭來,都是廢話!」

「你說的不錯,那麼,隕落台上見!」龍劍鴻的反應很平靜,卻讓余寒眉頭微微皺起。

此人的心性竟是如此堅定,即便自己這般出言相激,他卻依然可以壓下憤怒,果然是一個難纏的對手。

「走吧!」

隕落台,每一座山峰都有,而且都有長老坐鎮,目的就是為了每一場生死之戰的公平公正。

他們身後,不少人都跟隨在後面。

儘管在幾乎所有人心中,這是一場根本沒有任何懸念的戰鬥,但畢竟,這是書院弟子第一次出戰。

而且這個叫做余寒的新生弟子,從剛進入這裡,就被他們所熟知,所以他們也想看一看,這小子到底強大到什麼程度。

幾乎所有人都跟隨了過來,除了李乾坤。

就在余寒等人離開的時候,他便悄然離開了,沒有告訴任何人去了哪裡!

看著前面不斷朝向山頂飛馳的兩道身影,許飛轉過頭看了看身旁變得異常沉默的丁進:「丁進,你說余寒這傢伙,到底在化元池中得到了什麼?竟然有這麼大的把握?」

他們並沒有替余寒擔心,因為只要他所做的選擇,就都不會空穴來風,他們相信他的判斷,既然敢接受挑戰,必定有可以戰勝對方的實力!

丁進搖了搖頭:「我也不太清楚!」

許飛看著低調到似乎變了人似的丁進,皺眉道:「你怎地像是忽然變了一個人?」

丁進聞言急忙朝向他使了一個眼色,然後四下看了一眼,發現並沒有人看向這裡,這才低聲說道:「我現在形象有些不太妙,所以還是低調一點的好!」

許飛心中暗笑,表面卻是正色看向他:「其實沒什麼,我感覺和以前一樣的帥。」

丁進咬牙:「許飛你要是再這樣說,我跟你翻臉!」

許飛只得笑了兩聲,在一陣白眼中別過頭去。

十丈高台,全部都是巨大的石塊堆砌而成,上面刻畫著陣法,可以抵擋住高手之間對戰所產生的真氣餘波。

在那高台的正前方,擺放著一隻長椅,一名老者悠閑的躺倒在那裡。

直到余寒和龍劍鴻同時躍上了高台,他微微眯起的雙目這才張開。

目光直接看向了龍劍鴻:「又有人要挑戰精武榜第九的位置嗎?可不應該來這裡啊?」

龍劍鴻搖了搖頭:「不是,是我要挑戰他,生死之戰!」

老者眉頭明顯一皺。

「他是第幾?以前怎麼沒見過?」

「我是新生弟子,來自書院!」

余寒笑呵呵的自我介紹道。

老者眼中明顯出現了一絲驚訝:「書院這一代,竟然招到了新生弟子?」

然後他轉頭看向了龍劍鴻:「乾院這樣做,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吧!」

龍劍鴻低頭淡淡道:「純屬個人恩怨,與主院無關!」

老者揮了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