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四十章 血濺五尺問蒼天

第三百四十章 血濺五尺問蒼天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熱門免費閱讀!

乾院,主峰之上。

這裡是副院主,包括長老們居住的地方。

也是整個乾院的核心,除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院主之外,幾乎整個乾院的強者全部都在這做山峰之上。

乾院副院主站在山峰的最頂端,目光閃爍,看向了七州武院的某一個方向。

「戰鬥,應該已經開始了吧!」

一旁的白長老點了點頭:「有弟子送來消息,已經開始了,而且,形勢似乎很焦灼。」

他眉頭緊皺,臉上的驚訝依然還未褪去。

的確,誰也不曾想到,余寒竟然強大到了這般地步,連精武榜排名第十的落凌都栽在他手裡,從而讓自己的計劃硬生生破滅。

雖然副院主並未怪罪,但白長老心裡卻依然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好在,還有龍劍鴻作為最後一道屏障。

他們都不擔心龍劍鴻,因為他是目前為止,乾院這一代用劍弟子中最強大的,即便綜合實力,也僅次於乾院另一位弟子名冠。

名冠,精武榜排名第二,當之無愧的乾院第一人。

只是,這樣的戰鬥,以名冠的身份和地位不可能會參加。

因為他所看到的,是聖武榜的那十個位置,而不是轉身看向身後。

「白長老,隕落台上一旦有了結果,立刻向我報告!」乾院副院主微微開口,同時眉心不安的跳動起來。

雖然所有人都對龍劍鴻充滿信心,但隱約之間,依然感覺到一絲莫名的不踏實。

他搖了搖頭,正疑惑為何會忽然出現這種感覺時,心中突生警兆!

隨即,一道宏大的劍氣從天而降,直接朝向所有人斬殺過來。

「快退!」

感覺到這股恐怖至極的劍氣,副院主急忙斷喝一聲,同時抽身朝後退去。

那道劍氣,轟鳴著斬落在他們之前所處的位置,留下了一道足有數米深度的巨大劍痕。

「何人,竟敢在乾院主峰動手?」乾院副院主皺眉道,目光閃爍著森冷的殺機。

雖然對方的實力深不可測,但他們現在是在乾院。

腳踩著這片土地,那就沒什麼可怕的。

一道身影出現在虛空之上,懷抱著劍,淡淡的看向了他。

「李乾坤,你要做什麼?」

見到來人,乾院副院主臉色陡然陰沉了下來,咬牙質問道。

七州武院有七州武院的規矩,然而總會有那麼幾個人,會游離在規矩的邊緣。

而李乾坤恰好就是這為數不多的幾人之一。

所以,這口氣,只能委屈婉轉的咽到肚子里。

「我是來送劍的!」李乾坤淡淡的開口。

然後,手中環抱的那把劍直接化為一道光芒,降落在眾人面前。

這把劍,連帶著劍鞘一起,插在了乾院副院主等人面前。

不多不少,正好插進了三分之一的深度。

乾院副院主眉頭緊皺,臉色出奇的凝重。

所有人都知道,書院的李乾坤被稱為七州武院第一副院主,實力強大到了恐怖的層次。

但是此刻,見到了眼前的這把劍,他們才駭然發現,還是低估了他。

「李乾坤,你這是何意?」他的目光,死死的注視著李乾坤

李乾坤居高臨下,眼中閃爍出來的淡然,讓人心中愈發不安。

「這把劍,暫時先寄存在這裡,日後,我親自來取!」他只是輕輕丟下這句話,便轉身,瀟洒的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這麼多年,敢在乾院如此張狂的人,僅有李乾坤一個。

但也正因為他是李乾坤,所以可以肆無忌憚的出手,然後留下了一把劍,從容離去。

看著那把插在面前的長劍,所有人心中都暗暗發苦。

這哪裡是一把劍,分明就是警告!

看來,化元池中發生的事情已經敗露了,李乾坤必定知道了一切,從而來到了這裡。

此行,便是為了警告。

他留下這把劍,卻也留下了幾分情面。

一旦自己等人繼續不顧阻攔的朝向余寒發動攻擊,那麼下一刻,這把劍將會鋒芒畢露。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乾院副院主,等帶著他的決斷。

而此刻,乾院副院主的心情則是最為複雜的,從五大秘地開始,他想的都很好,甚至如果龍劍鴻不是余寒的對手,他也還有最後一道保障,必定能夠殺死余寒。

然而,李乾坤的出現,卻將所有的一切都化解於無形之中。

「副院主……」白長老欲言又止。

副院主終於揮了揮手,眼中閃過一絲無力:「讓劍鴻撤回來吧!此事日後再說!」

……

「陰陽滅生陣!」

余寒口中輕輕吐出五個字,隨即,一萬五千條道紋交織的玄奧道圖一陣光芒大盛。

這是他第一次構建這套陣法,甚至從未演練和推演過。

它來自於「八荒十三陣」,是爛木牌中的十三套頂尖陣法之一。

原本以他此刻的修為,即便道紋已經成長到了一萬五千條之多,要構建這座陣法,依然略有不足。

因為這套陣法,象徵著整個四級陣師的巔峰。

但是此刻,龍劍鴻的強大已經讓他沒有任何退路,只能勉強依靠著道紋,迅速的將陰陽滅生陣的大致輪廓構建出來。

「雖然達不到真正陰陽滅生陣的力量,然而要殺你,卻足夠了!」

就在這座陣法方才凝聚成形,余寒的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果然,單單是反噬的力量,就險些讓他招架不住。

看來,要支撐這座陣法,有些不太容易。

「呼——」

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