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四十一章 留一條性命!

第三百四十一章 留一條性命!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天才本站地址:頂點中文.,!無廣告!

戰場上,刺目的光芒讓觀戰的眾人都忍不住微微眯起雙目,不敢直視那激射而來的光芒。

余寒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回去,白衣沾染了血跡,觸目驚心。

噗——

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蒼白如紙。

然而身上的傷勢並不十分嚴重,真正受損的,還是元神。

強行催動陰陽滅生陣,對他來說本就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如今迫不得已之下,又直接將大陣引爆。

反噬力量對元神的衝擊,已經達到了十分沉重的地步。

他甩了甩有些發暈的頭,強自支撐著站起身來,渾身嫣紅的血跡不斷滴落,看似狼狽到了極點。

然而在那漫天光芒的映襯之下,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寒意滋生。

「不好!」

守台老者眉頭忽然一皺,如果說有誰沒有受到波及,整個戰場周圍,恐怕也只有他這一隅之地還算是平靜。

這一小片區域,就像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保護,任憑可怕的氣浪席捲而來,卻始終無法讓其受到半分的震蕩。

但他臉上卻沒有半分的輕鬆。

單手一掌拍在地面上,渾厚的真氣轟然灌注到了其中,一道道明亮的光線以他的掌心為原點,蜘蛛網般朝向整個隕落台瀰漫了過去。

隨著他的真氣遍布整座隕落台,這片留存了不知多久的高台方才漸漸穩定下來。

守台老者長長舒出一口氣,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還好,老家都差點讓你們拆了!」

他看向搖搖欲墜,卻依然倔強站立在那裡的余寒,同時還有被一片光芒包裹之下,不知生死的龍劍鴻。

眼中的嬉笑逐漸散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痛惜,隨即搖頭嘆息了兩聲,不知在想些什麼。

「到底怎麼樣了?」

儘管中心的光芒將他們雙目刺得生疼,但所有人都緊張的注視著那裡,捨不得移開目光。

「到底是誰勝利了?」

每個人的目光都充斥著期望。

能夠看出,余寒此刻已經是強弩之末,如果龍劍鴻可以抵擋住那股衝擊,而且還有餘力的話,那麼很顯然已經不需要繼續猜測下去了。

但是,那股猛烈的爆炸,一直持續了這麼久依然沒有散去。

即便相隔了如此遠的距離,他們都感覺到了那股可怕的力量,而處在爆炸最中心的龍劍鴻師兄,能抵擋得住嗎?

「丁進,能不能猜一猜結果?」許飛用胳膊頂了頂丁進,然後開口問道。

丁進懶洋洋的掃了他一眼:「不用猜了,余寒那傢伙,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如果龍劍鴻還能活蹦亂跳的,我就頂著這幅尊榮繞著七州武院跑三天三夜!」

「沒想到你對他這麼有信心!」許飛有些訝然的說道。

不過如果丁進當真如此繞著七州武院奔跑,恐怕比殺了他還難受,所以,他心裡也認為,戰鬥到這裡,已經結束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光芒終於開始漸漸散去,露出了表面已經一片狼藉的隕落台。

在無數碎石之間,龍劍鴻的身體就撲倒在那裡,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

他此刻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鮮血從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中流淌而出,目光帶著幾分疲憊,幾分不甘。

然而,卻沒有死!

余寒緩緩朝向龍劍鴻走了過去,他眼中漸漸閃爍出冷漠的殺機,隕落台上,便是一決生死,如今自己險勝,斷然不會放過他。

而且,他從剛開始對戰的時候就已經做出了決定,今日龍劍鴻,將會是自己在此立威的第一戰,所以他的眼睛裡沒有絲毫的猶豫。

龍劍鴻瞪大雙目,眼睜睜的看著余寒朝向自己走近,後面的結果幾乎可以預估。

他眼中閃過濃濃的驚駭,想要坐起身來,卻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在你登上這裡之前,或許並沒有想到過會是這樣的結果,但是,既然如此選擇,那便沒有後悔可言,因為如果輸的是我,此刻恐怕早已經身首異處!」

余寒目光閃爍,隨即拍了拍腦門:「差點忘了,你說過要給我留個全屍的!」

他輕輕搖了搖頭,目光再次落在了龍劍鴻的身上,尤其是看到他眼中的恐懼,忍不住微微嘆了口氣。

「不要……殺我!」龍劍鴻艱難的開口,此時此刻,只有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余寒嘴角漸漸浮現出來的冷漠笑容,讓他的心徹底沉了下去。

他根本沒有回答,指尖有一道微弱的劍芒激射而出,只有尺許長短,如果放在平時,彈指便可將其破滅。

然而此刻,卻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龍劍鴻眼中的驚恐已經達到了無可附加的程度,然而余寒說得對,如果失敗的是他,那麼自己也將會毫不猶豫的斬下這一劍。

所以,即便恐懼,他卻並沒有多少恨意。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卻是那守台老者緩緩站起身來,屈指一彈,一道光芒激射而出,直接將余寒的劍氣震得粉碎。

余寒皺了皺眉頭,轉身看向守台老者:「為什麼?」

守台老者搖了搖頭:「你們都是七州武院未來的希望,因為一些彼此的私仇導致自相殘殺本就不對,如今還要分出個你死我活,便更是罪過!」

他目光一眨不眨的與余寒對視,淡淡道:「你們任何一個人隕落,都將會是七州武院的損失!」

余寒沉默了下去,良久方才看向老者:「如果失敗的是我,你會出手嗎?」

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