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四十六章 葬劍嶺

第三百四十六章 葬劍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我要是不給你辦理呢?」一直閉目養神的老者微微睜開雙目,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淡淡的不屑。

他是一名長老,守護五大秘地的長老。

雖然無論從名聲還是地位上,比起七州武院的那些司職長老要差上不少。

但畢竟也是長老。

所以他的實力無可厚非,根本不是此刻余寒所能夠抗衡的。

正因為如此,他根本沒有將余寒放在眼裡。

而余寒從一開始就發現了他的存在,如此速戰速決,直接朝向兩名守護這裡的弟子發動碾壓,其實也只是為了逼這個老者出來。

所以此刻他一眨不眨的與老者對視,面對後者帶著幾分不屑和嘲弄的表情,眼睛裡卻沒有半分的畏懼。

反而漸漸露出一絲笑容。

他的笑容很平靜,即便老者不斷將氣勢碾壓過來,臉色依然平靜如水。

「我勸你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先看一看這枚任務玉簡!」

老者緩緩站起身來,龐大的氣勢直接朝向余寒籠罩了過去,將他逼得硬生生退後了兩步。

「你是在威脅我?」

余寒雙目微眯,一道道劍氣繚繞在周圍,立刻將那股氣勢盡數抵擋住。

「你可以這麼認為!」

他的淡然,讓老者眼中閃爍出濃郁的殺機。

不過也是這份淡然,讓老者在投射出殺機的同時,目光也變得凝重了幾分。

能夠擁有如此底氣的人,絕對不是普通的弟子。

他並不認識余寒,但自己的兩名弟子,絕對不是草包。

此子能夠瞬間出手擒下一人,而兩名弟子連一絲反抗都做不到,此子的實力絕對非同小可。

至少也是精武榜上的弟子,所以對於這樣的弟子,即便身為長老,也會十分慎重。

因為他們背後,很有可能存在著強大的後台。

然而此刻在自己的弟子面前,即便有此擔憂,也不能就這樣直接敗下陣來。

所以他強自鎮定的走到桌案前,一面審視著余寒,一面撿起任務玉簡:「如果你的結果不會讓我很滿意,那麼後果將無法承擔!」

余寒沒有開口,老者的色厲內荏雖然不明顯,卻瞞不過他。

而對他來說,事實勝於雄辯,所以沒有什麼可以在言語上糾纏的。

老者指尖輕輕一點,任務玉簡被這道真氣刺激,立刻綻放出一道碧綠色的光芒。

然後,整個任務玉簡的信息赫然出現在他們眼前。

「十一萬任務點!」

見到這個恐怖的數字,老者和他的兩個弟子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似乎連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他們一直都守在這裡,也曾經見過不少頂尖弟子,甚至是聖武院的弟子們來到這裡。

然而沒有一個人的任務玉簡裡面,擁有如此恐怖數量的任務點。

一般弟子是以千為計的,只有那些頂尖弟子,才可達到幾萬點,然而超過五萬點的都屈指可數。

而超過十萬點的,只有此刻才第一次出現。

所以他們下意識的看向了任務玉簡的主人。

等到看清楚那上面「李乾坤」三個字後,老者直接踉蹌著退後兩步。

「竟然是他,怪不得!」他再次看向余寒的目光,已經變得恭敬了許多。

如此的話,余寒的身份應該呼之欲出,便是最近在四大主院都掀起一片風浪的書院弟子余寒。

「這結果,閣下可還滿意?」對於這樣的人,余寒只有在心裡冷笑,甚至連稱呼一聲長老都感覺到浪費。

老者雙手舉起玉簡,恭敬道:「原來是李副院主的高徒,老朽實在失禮!上一次你們進入五大秘地時,並非是我值守,所以這第一次見到,竟然沒有認出來,實在慚愧!」

不愧是老奸巨猾,如此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竟是將所有的尷尬盡數化解。

不過余寒也懶得與他計較,當即微微道:「那我現在是不是可以進去了?」

老者點了點頭,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隨即親手扣除了一部分任務點,這才笑道:「當然,既然任務點足夠,我身為長老,怎麼可能會橫加阻攔?」

聽到他刻意提到「長老」兩個字,寓意深刻,余寒也不願意與他弄得太僵。

畢竟得饒人處且饒人!

所以只是點頭道:「如此,多謝長老成全了!」

看著老者眼中漸漸眯縫開的光芒,余寒伸手接過任務玉簡!

對他的回答,老者很滿意,的確給足了自己面子。

連同心裡也生出幾分感激,如果他軟硬不吃,非要與自己為難,憑藉著這一層地位,自己也沒有辦法。

好在此子還算是識大體,至少這一點,就比自己身旁這兩個蠢貨強過太多。

投桃報李,他親手將通道打開,朝向余寒笑道:「早日得成歸來。」

余寒也客氣的說了一聲謝謝,身形一閃,直接沒入到了那道光門之中。

他的身形剛剛消失,老者的臉色便瞬間陰沉了下來,然後狠狠的掃向了自己的兩個弟子。

「你們是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身份?」

兩名弟子噤若寒蟬,大氣也不敢出一下。

見到他們如此,老者基本上已經得到了答案,當即冷哼道:「你們平日里的小動作,以為我不清楚?有龍劍鴻做靠山,便連我也不放在眼裡?」

「弟子不敢!」兩名弟子急忙跪倒在地,渾身顫抖。

老者冷哼道:「別忘了是誰把你們帶出來的,所以日後最好給我安分一點。」

他目光從兩名弟子身上漸漸移開:「這余寒不簡單,你們應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