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太一劍經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太一劍經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余寒覺得,這傢伙很難溝通,所以他很苦惱的將自己的頭髮搓成了雀巢。

然後看向了正一臉期盼看著自己的那人,咬牙道:「帶路!」

「好嘞!」

他轉過頭,專心致志的朝向前方,而且速度也不是特別快,挺照顧余寒的。

兩人行了差不多有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這才停住了腳步。

「就是這裡了!」那弟子回過頭,帶著幾分諂媚笑容的看向余寒。

然而余寒卻沒有去看他,目光炯炯,落在了對面的一座殘破的遺迹上面。

那裡到處都是一片碎石,好像是什麼建築物被摧毀了一般,連一絲模樣都看不出來,毀壞的十分徹底。

而就在此刻,他的丹田和劍意星河的波動更加劇烈起來。

這弟子沒有帶錯路,此處當真是那套劍術的所在。

余寒目光閃爍,在那些碎石面前不斷的掃過,尋找著讓劍意星河和丹田產生波動的源頭。

那弟子似乎也感覺到余寒的凝重,出奇的沒有去打擾,很自覺的退到一旁。

余寒的臉色越發凝重起來,當初在那片地下藥園時,他便曾經從那後院的廢墟中找到了一塊碎石。

那塊碎石裡面所蘊含的便是夢寐以求的古劍術《太虛劍經》!

而此刻,保存著另外一套古劍經的部分石壁浮屠,應該就在這片廢墟之中。

他的身形不由自主的朝向前方邁步走了過去。

「別著急,那裡面很危險!」旁邊的弟子急忙伸手阻止道:「我之前就像你一樣,興沖沖的走了進去,然後就被那片劍光差點吞沒了!」

余寒微微一笑:「我有分寸,而且,那些劍光,傷不到我!」

那弟子欲言又止,雖然之前余寒所展現出來的那一幕著實與他此刻所說的符合,但他心中依然有些隱約的不安。

即便是他被那道劍光追趕的再狼狽,或者適才對余寒表現的如此的「禮賢下士」,終究也無法掩蓋了他的真正實力。

余寒感覺的沒有錯,他是的的確確的歸先境界。

不僅如此,他自幼修行劍術,對劍道一途有著絕對可怕的感悟,不同於龍劍鴻一般,只是乾院這一代弟子中最強大的用劍天才。

他則是整個七州武院都赫赫有名的劍道天才。

無獨有偶,他所凝聚的也是劍魄,而且還是變異的劍魄——至尊純陽劍!

一種與火屬性相互融合的劍魄,所以如果按照武魄的品級,他還在許飛之上。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也感覺到了這片廢墟之中隱藏的那套古劍術,所以便直接沖了過去,想要將其攝拿在手中。

因為修為達到了他這樣的程度,似乎整個七州武院能夠讓他感覺到危險的幾乎沒有。

然而卻沒想到,這裡便是那萬分之一幾率的可能。

所以他狼狽逃脫,然後遇見了余寒,最後再次折返了回來。

如今眼見著余寒想要繼續走自己當初的老路,他心中不免有些擔憂,只是這個有意思的小子看似冷靜,但是對劍道的痴迷似乎比自己還要強烈。

所以根本不聽從自己的勸阻,貿然便朝向那片碎石走去。

這讓他目光不斷變得凝重起來,渾身真氣流轉,一旦余寒遇到了危險,立刻便會出手相助,雖然他並不認為自己是這套劍術的對手。

但總歸也不能要眼睜睜的看著余寒就這樣隕落在自己面前。

隨著余寒一步步的朝向前方走去,越來越進入到了那片碎石的中心。

那名弟子的目光越發的擔憂起來,當時自己根本沒有來得及找出那塊蘊含著古劍術的石頭,便被那片劍光發動了攻擊。

此刻雖然逃離了危險,卻依然忍不住暗自替余寒捏了一把冷汗。

余寒在那片碎石之中停止了下來。

這一刻,劍意星河與變異丹田同時顫動起來,而且隱約之間,似乎產生了某種共鳴。

他索性閉上了雙目,完全放開了心神,去感受周圍的一切。

呼!

就在他進入到這種物我兩忘狀態的境界同時,鏗鏘的劍鳴之聲終於響徹。

「靠!」那弟子嚇了一跳,周身劍芒繚繞,便要衝進去救出余寒。

然而見到眼前這一幕,他剛剛衝出的身形立刻停止了下來。

周圍的碎石之中,不斷有一道道劍意衍生出來,懸浮在半空中,充斥在周圍,好像完全凝固了一般。

但是這些劍意卻並沒有如同之前對付自己一般,匯聚成一片劍光朝向自己攻擊過來。

而是就停留在那裡,完全沒有要攻擊余寒的意思。

這一幕讓原本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的他,臉色忍不住再次變得有些懊惱了起來。

「我當時還跟你行了一禮,那麼恭敬,你卻差點殺了我,人家大搖大擺的走進去,你們反倒如此熱情起來!」

他的目光變得有些幽怨,明顯有些不平衡。

然後看了看余寒那瘦削的背影,漸漸變得有些懊悔:「上了這傢伙的當了,他雖然修為不及我,劍道卻在我之上,應該拜師啊!」

就在這弟子越想越不是滋味之際,余寒的身形,已經完全被周圍升騰起來的那片劍意圍繞在了其中。

而與此同時,余寒緊閉的雙目終於睜開。

入目處,已經是一片浩瀚的劍意海洋。

「果然,你就在這裡!」他嘴角漸漸勾起了一絲弧線。

如果不是李乾坤的指點,他也不知道自己體內的劍意星河,竟然會是劍爐這等恐怖的傳承。

然而對於它忽然間出現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