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五十一章 十八鐵衛

第三百五十一章 十八鐵衛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聽到「十八鐵衛」,這名弟子嘴角忍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

因為這個名字所代表的,是一股肅殺的洪流。

十八鐵衛同樣也是七州武院的弟子,而且全部都來自乾院。

但他們又不是七州武院的弟子,因為這十八個人,他們從不效忠七州武院。

他們只效忠名冠!

幾乎每個人,都是名冠一手扶植起來的,他們或是出身貧寒,或是遭逢過大的磨難。

然後被名冠一一聚集在了一起,提供無上功法神通,又賜予丹藥修鍊,方才達成了此刻的成就。

一共十八個人構成的十八鐵衛,成為整個七州武院都赫赫有名的一直隊伍,雖然他們也只有十八個人,但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卻是巨大的。

這麼多年,十八鐵衛變成了名冠最強大的助手,也為他除去了不少對手。

有人說,十八鐵衛聯手之下,即便名冠自己,也不一定能夠匹敵。

當然,這也只是猜測,名冠真正的實力到底達到了怎樣的程度,還沒有人知道。

雖然這十八鐵衛都是化骨中期境界,卻因為他們所修鍊的,都是一擊必殺的絕對殺招,加上不怕死的兩敗俱傷打法。

讓一眾敵人聞風喪膽。

這股力量,是名冠最為驕傲的一股力量。

只是沒想到,為了對付區區兩名新入門的弟子,他竟然連十八鐵衛都派了出去,足可見對這兩人的重視。

得到了名冠的旨意之後,這名弟子也不敢耽擱,身形閃爍,便傳遞命令去了。

……

七州武院,有一座常年被霞光包裹的山峰,矗立在最中心的位置。

那山峰彷彿是從天庭降落下來的神山,上半截山峰直接穿入到了霞光之中,有一種說不出的玄妙氣息。

這裡被所有七州武院的弟子們稱之為聖山。

同時還有一個名字,院首山。

這是院首居住的地方,代表著整個七州武院,甚至是整個洪荒的巔峰。

山上只有一個人,便是七州武院的院首,當之無愧的第一強者。

而這時,這位名動天下,讓四大仙門掌教都忌憚不已的恐怖人物,正站在一片菜地里,挽起褲管,揮舞著鋤頭,好像是一個農民一般。

他在鋤地,很認真的在鋤。

菜地的外圍,有兩名白衣老者站立在那裡,看著那帶著斗笠,揮動著鋤頭的院首,目光很平靜,並沒有因此而驚訝。

據說,院首曾經就是農民出身,後來家鄉遭遇了乾旱,所以逃荒來到了這裡,被上一代院首帶了回來。

然後,他在這裡修鍊了五十年,便成了這一代的院首。

這或許是他唯一的嗜好,又或者是懷念。

所以那些七州武院的核心長老,對眼前的一幕並不十分陌生。

他們靜靜的站在那裡等候,誰也沒有開口。

以院首的實力,必定早就已經發現他們在這裡的消息。

但他沒有相見的意思,所以他們只能等下去,即便這件事情的確很著急。

院首很耐心的鋤完了地,這才用衣袖擦了擦額頭上不知什麼原因才冒出來的汗珠,朝向兩名白衣長老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有些事情不做完,心裡不踏實!」他微微開口。

兩名老者急忙躬身行禮。

「有什麼事情嗎?」院首將鋤頭輕輕放在了旁邊,一面整理挽起的衣袖和褲管,一面問道。

兩名長老相視一眼,最後還是最左側的那名長老率先開口道:「院首,外界傳言,四大主院的弟子們,要進入放逐之地試煉,不知這件事情……」

他們沒有繼續問下去,雖然的的確確是院首的法旨無疑。

但是作為核心長老,他們不相信院首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因為這種試煉,很有可能會讓所有的弟子們,全部都隕落在那裡。

所以他們來到了此處,等待著院首的答覆。

院首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原來你們是為了這件事情啊!」

他拍了拍衣襟上沾染的塵土,十分隨意的說道:「這是我的命令!」

兩名核心長老明顯眉頭一皺:「可是院首,這樣做,會不會太過冒險了?」

院首目光在他們兩個身上掃了一眼,隨後嘆息道:「冒險?當年我們的祖師打下這座七州武院?那一日不是刀口舔血?」

「可現在是和平年代呀?」那長老似乎對這件事情很有意見。

「和平年代?」院首笑著搖了搖頭:「三大仙門在外面虎視眈眈,而且滲入到了洪荒七州的講武堂進行騷擾,還帶走了不少的優秀弟子。」

「而這一切,我們都沒有精力去顧及,你們何來的和平年代之說?」

院首的目光帶著幾分痛惜:「那些弟子,都是我們洪荒的血脈,然而到了後來,卻成為對付我們的利器,你們身為長老,沒想到過這一幕會很諷刺嗎?」

兩名核心長老聞言紛紛臉色一變,眼中也閃過幾分羞愧之色。

院首輕輕嘆息:「多少弟子心中都是你們這樣的想法,以為是和平的年代,殊不知道,在我們不斷成長,或者是安於現狀的同時,三大仙門比我們成長的速度更快。」

「如此下去,終究會有一日,他們會殺上門來,到那個時候,你們還要去和誰說,現在是和平年代?」

兩名核心長老渾身一震,院首的話宛若楔子一般,深深刻畫在了他們的腦海之中。

兩人滿臉通紅,紛紛低下了高傲的頭顱。

院首轉過身去,看著那一片長勢良好的菜地,像是自言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