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三英戰鐵衛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三英戰鐵衛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那兩簇火苗,並未如同之前一般,衍化為漫天火焰,而是束成一道嫣紅的火柱,一舉將十八鐵衛中的兩人盡數囊括在了其中。

「不好!」

那兩名鐵衛感覺到了這股可怕力量的碾壓,眉頭同時皺起。

繼而,兩把鐵劍硬生生的從劍陣之中脫離出來,防守在胸前擋住了這道火柱的衝擊!

「上當了吧!」

許飛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面對十八人聯手鎮壓,他與丁進同時抵擋尚且無法盡數化解,自己更加難以面對。

雖然僅僅是片刻,體內的傷勢已經開始蔓延開來!

不過此刻,他眼中卻閃爍著一股莫名的寒意,目光也變得堅定之極。

手中神劍驀然橫掃而出,帶動著周圍的可怕氣息,一瞬間朝向周圍掃蕩過去!

因為兩名鐵衛退出了劍陣,終於使得十八鐵衛的攻擊,出現了混亂,連同彼此交錯的劍氣,也頃刻間崩塌。

許飛的這一劍,可以說是沒有絲毫的浪費,掃蕩出去的片刻,便將周圍盡數斬成了一片真空地帶。

幾乎是在同時,他與丁進的身形衝天飛起!

在丁進的怒吼聲中,那道火線蜿蜒著衝出了包圍圈,將兩名鐵衛震得倒飛了出去!

走!

好不容易打開了缺口,早有準備的兩人自然不會放棄這唯一的機會。

身法展開到了極致,直接從那道縫隙之中差之毫厘的穿梭了過去!

十八鐵衛臉色同時大變,劍氣縱橫,再度朝向兩人鎮壓過去。

這兩個小子,竟然能夠在他們聯手之下逃離出去,這對於從未失手的他們來說,絕對是不容許的。

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將他們鎮壓。

哪怕他們已經衝出了幻滅骨地,依然不能放棄這一次的獵殺。

因為他們收到的命令就是如此,並未說過離開幻滅骨地,就要停止對兩人的追殺。

所以,在聯手發動攻擊的同時,十八道身影再次追擊了過去。

許飛和丁進在急速的朝向入口處奔逃之際,再也不理會背後那股席捲過來的劍氣。

紛紛朝後一掌拍出,拼著身體再度受傷,藉助那股反震之力,直接從入口處飛掠了出去!

呼!

感受到外界那股熟悉的氣息,傷勢較為嚴重的兩人同時鬆了口氣。

然後重重的跌落在地。

然而,還未來得及去看周圍的情況,一個帶著幾分驚訝的聲音卻忽然傳遞了過來。

「你們兩個到底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竟然被弄得這麼狼狽?」

聽到這個聲音,兩人使勁揉了揉眼睛,正好看到對面那道白色身影,帶著幾分不懷好意的笑容正朝向這邊走了過來。

緊繃的心弦一瞬間鬆懈了下來。

有這個傢伙在,應該不會有危險了吧!

兩人懶洋洋的坐在地上,從懷中掏出了各自主院的療傷聖葯,吞服了之後,才翻身爬起來。

余寒此刻,也走到了兩人面前,剛要繼續開口詢問幾句的時候,十八鐵衛也紛紛從那入口處狂湧出來,一字排開,冷冽的氣息直接碾壓下來。

「什麼玩意兒?」余寒有些警惕的看著十八鐵衛,有些驚訝的開口道。

「是名冠座下的十八鐵衛,整個乾院最響噹噹的十八名弟子,要不要試一試?」丁進看著余寒開口道。

余寒搖了搖頭:「這些傢伙不簡單,應該打不過!」

說話之間,十八鐵衛圍成一個圓,直接將三人全部都圍在了其中。

「不會吧,?都出來了,他們也敢繼續下殺手?」丁進有些錯愕的說道。

余寒卻看向丁進:「你們兩個現在都到了融骨的邊緣,靈骨還未完全與體內的骨融合,這種情況似乎很不妙!」

似乎,他並未將十八鐵衛放在心上。

許飛苦澀一笑,眉頭也微微挑起:「我們之前以為肯定完了,所以就將聖獸靈骨吞掉了,沒想到你會在這裡!」

「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他攤開雙手,表示很無奈。

「生吞了聖獸靈骨?」余寒也忍不住有些訝然,這兩個兄弟,膽子實在太大了一些。

他想到當初在齊州風之眼內,那個可怕的聖獸,險些讓所有進入其中的人都永遠沒辦法離開。

這兩人,竟然就這麼將聖獸靈骨吞掉了。

雖然從幻滅骨地得到的聖獸靈骨,都因為當年被某位前輩融合過,所以不再具有攻擊性。

但其中所蘊含的力量,依然不是他們這樣直接吞掉,便可以承受住的。

能夠?保持這麼久都沒有爆體而亡,已經是極大的幸運。

想到此處,他的眼中露出幾分擔憂。

丁進卻嘿然笑道:「先解決眼前的這些麻煩再說!」

七州武院的療傷聖藥效果極佳,加上他們體內真氣的品級對傷勢恢復極為有利,兩相中和之下,傷勢恢復的速度也很快。

所以說起話來底氣也足了一些:「老子長這麼大,從來沒這麼憋屈過,被人追殺的到處跑,還險些逃不出來,這口氣總不能咽了下去!」

看著他目光閃爍的模樣,余寒忍不住一笑:「當年你被郭純罡放倒的時候,貌似也沒有這麼多怨言!」

丁進被揭穿了老底,臉色不由得有些尷尬:「我那時還年輕,不太懂得這些,現在長大了,自然不能像從前那樣慫了!」

余寒點了點頭,的確,此刻的丁進,比起剛剛認識的時候那唯唯諾諾的性格,已經改變了太多,當然,這也與他實力的進步有著極大的關係。

不過無論如何,兩人在幻滅骨地被追殺,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