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五十五章 到了還債的時候了

第三百五十五章 到了還債的時候了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十八道黑色的身影,連同他們手裡的厚劍一起,飛速旋轉起來。

就在三人的頭頂,形成一道巨大的黑色颶風!

隨著黑色颶風飛速旋轉,氣勢越來越強橫,力量也越發的凝聚。

感覺到暴漲的可怕氣息,余寒的眉頭終於皺起,臉上也閃過幾分凝重。

「這一招,還勉強算是達到了陣法的入門標準!」

然而,這股力量,卻也十分強大,甚至讓他感覺到了壓力。

「好可怕的力量,你們還記不記得,當年在鳳鳴山,周府的第二天才挑釁名冠師兄,然後十八鐵衛出手,用的就是這招,將其打得吐血拋飛,險些隕落了!」一名弟子忍不住驚呼道。

那一日他也正好在場,更是親眼目睹了十八鐵衛的強大。

聽到了他的話後,圍觀的不少弟子紛紛想到了當年那一戰的傳說,紛紛瞪大了雙目。

結局,似乎已經分明了起來。

連同之前對余寒等人有信心的那幾名弟子,此刻也不再言語,顯然有些動搖。

「天地人,三才合一,三才歸元!」

在所有人複雜的目光中,余寒再度出劍!

只不過這一次,他並未施展出大五行劍氣的金之劍,劍勢轉變,一種從未施展過的劍術神通瞬間從漸漸噴涌而出。

這道劍光十分簡單,好像是濃墨書寫出的「一」字,凌空橫貫。

繼而,許飛的人間大劍與丁進的無盡火海同時催動,化為兩道可怕的光芒,竟是直接撞入到了這道劍氣之中。

「太一!」

余寒口中輕輕吐出兩個字,赫然正是從葬劍嶺得到的那套古劍經。

太一一出,簡單直接的劍意直接扭曲了虛空,尤其是在人間大劍和無盡火海注入之後,三才歸元的力量催動到了極限。

無匹的氣息瘋狂肆虐,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璀璨的劍氣,直接朝向那道漆黑如墨的漩渦斬殺過去。

與此同時,那道黑色的風暴終於成形,遮天蔽日,帶動著周圍的空間,都開始發出一陣陣氣爆之聲,出奇的可怕。

余寒三人的身體,全部都被一團金色的光芒籠罩。

三才歸元陣,利用余寒的道紋作為牽引,在此刻完全引動了三人最強大的力量,依照三才之列融合在了一起,從而激發出太一劍氣。

相比於那足以覆蓋住周圍的黑色風暴,余寒三人的這道劍氣看起來十分的微不足道。

然後在所有人都緊繃的目光中,迅速的對撞在了一處!

「完了!」那些支持余寒三人的七州武院弟子同時在心底嘆了口氣,想要閉上眼睛,卻捨不得放過這一次難得的觀戰機會。

無論從氣勢,還是勁氣所激蕩的效果,三人的這一劍,都遠遠不及十八鐵衛的風暴。

然而,當這兩道勁氣終於碰撞在一起的時刻,可怕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奔騰而來。

一道光柱衝天飛起,彷彿要將天穹洞穿一般。

散碎的真氣朝向四面八方激射。

那些距離最近的觀戰弟子紛紛受到波及,身體直接被掀飛了出去。

這一戰所造成的可怕異象,連四大主院的副院主都驚動了。

幾乎是在同時,七州武院內,無數雙眸子紛紛看向了半空中那道衝天飛起的光柱。

乾院副院主眉頭一皺:「十八鐵衛的氣息,難道是名冠,終於和余寒對上了?」

他臉色漸漸化為凝重,雖然不是名冠自己動手,但十八鐵衛,同樣是整個乾院的瑰寶。

他們幾乎相當於一名精武榜前三的絕世強者,所以對他來說,這支隊伍的重要性,甚至不在龍劍鴻之下。

而能夠惹得十八鐵衛同時出手的,恐怕也只有餘寒了。

想到這裡,乾院副院主目光閃爍,身形一閃,直接朝向幻滅骨地飛馳而去。

不僅是他,坤院副院主和陽院副院主,也在此刻感覺到了許飛和丁進的氣息。

他們的反應甚至比乾院副院主更加劇烈。

對於十八鐵衛,連那些普通的弟子都知曉,作為副院主的他們則是更加熟悉。

而無論是丁進還是許飛,甚至是他們兩個聯手,都不可能會是十八鐵衛的對手。

所以他們根本來不及多想,生怕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弟子就這般隕落,身形幾乎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書院,書樓外,一群孩子們剛剛做完早課,從門口嘰嘰喳喳的飛奔出來。

李乾坤則是站在那裡,微微抬頭,看向了天空之上的那道巨大異象。

然後,先生緩緩從書樓之中踏出,一眼看到了李乾坤,當即笑道:「乾坤,你怎麼有空來這裡?」

李乾坤恭敬的低下頭:「先生,一個月後的試煉,是我的主意,讓余寒向您討要書院令,也是我的主意!」

先生走到他的面前,寬厚的手掌在他肩膀輕輕拍了拍:「乾坤啊,你做事,還是太小心了!」

「我早就說過,打打殺殺的事情,我不太在行,書院只是教書育人的地方,我也只會教書育人,至於外面的那些事情,交給你便是了。」

他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李乾坤:「你有絕對的決策權嘛,這樣的事情,你不管,又能誰管?」

說到這裡,他不禁看向了在院子里安逸踱步的另一位副院主,嘆息道:「我總不能交給它吧?」

李乾坤聞言也忍不住搖頭苦笑。

「你要做的事情,總歸是有你的目的,當初我早就說過,你來書院,是浪費了天資,你卻非要留下來,何苦如此?」

李乾坤眼中卻閃過一絲堅定:「當初我修鍊墜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