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五十七章 我敢收!

第三百五十七章 我敢收!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乾院副院主自然是樂得看到這一幕,帶著幾分淡淡的笑意,彷彿與他沒有絲毫的關係一般。

名冠的出現,果然起到了極佳的效果,而且從目前來看,似乎比自己想像的更好一些。

坤院和陽院兩位副院主的臉色在此刻已經難看到了極點,目光死死的注視著丁進和許飛兩人,似乎立刻就要出手將他們擒拿回去。

「沒什麼不敢的!」丁進自然是那種不慣病的性格,聽到這句話之後,嘿嘿笑道:「又沒有哪一條院規規定,進入哪一個主院,就不能離開的!」

陽院副院主看著這名傾注了自己太多精力的弟子,更加不可思議,自己會收到這樣的回答。

他轉頭看向余寒,不知道這小子到底有什麼魅力,連同丁進和許飛這等足以作為一大主院頂樑柱的天才弟子,都會為了他做出這樣的選擇。

作為當事人的余寒,臉上一直都有淡淡的笑容瀰漫,任憑周圍的形勢不斷激化,他的表情從未有過半點波動。

「你們兩個當真要做出這樣的選擇?」

丁進和許飛根本沒有任何猶豫,飛快而又的堅定的點了點頭,讓兩位副院主的心一瞬間沉到了谷底,這種感覺,很不好。

「說完了嗎?」名冠卻在此刻火上澆油道:「約一場戰鬥,都這麼難嗎?你們三個,到底有沒有種?」

余寒的笑容終於收斂,然後看向名冠,儘管從對方身上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恐怖氣息,但他的眼神,卻從未有過一絲的畏懼。

「早就說完了,你要上隕落台,我們三個陪你就是了,不過到時候屁股尿流,別怪我們兄弟三個沒給你留面子!」丁進嘿然道。

名冠咧嘴一笑:「我就喜歡你們這樣有自信的對手,這樣如果將你們擊敗,才更有意思。」

「那就成全你便是了!」許飛也是針鋒相對。

「住口!」坤院副院主冷哼一聲,終於在這一刻爆發,他目光死死的注視著許飛。

「為了培養你,坤院付出了多少,你不會不知道吧?現在想要離開,哪有這麼容易?」

許飛的咄咄相逼,終於讓他生出一絲火氣,如果這傢伙繼續冥頑不靈,便只好將他擒拿回去,然後一點點的教育了。

所以他看向許飛的同時,冷聲道:「所以,想要離開坤院,總得有人收留才行,我若是不點頭,我便不相信那座主院敢收你!」

陽院副院主也冷笑著看向丁進,顯然從想法上,他們兩位副院主達成了一致,便是想要自己的身份,來壓制住這兩個不安分的弟子。

然而,就在這時,又是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現在眾人身旁。

見到這道身影,不僅是剛剛開口的陽院和坤院兩位副院主,連一直在旁邊看熱鬧的乾院副院主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心中暗道不好。

李乾坤站在那裡,目光盯著丁進和許飛,點頭讚許道:「你們兩個不錯,余寒能夠交到這般兄弟,是他的福氣!」

被這七州武院第一副院主如此誇獎,連同一向臭屁的丁進也忍不住撓了撓腦袋,露出幾分尷尬而又靦腆的笑容。

給予了兩人肯定之後,他又將目光看向了坤院和陽院的兩位副院主。

「剛剛你們說的話,我現在可以回答你們!」李乾坤目光平靜:「這兩名弟子做的,並沒有錯,失去了人格,修為再高又有什麼用?」

「而且,他們若是想要離開你們那裡,也並非沒有去處!」

「來書院便是!別人不敢收,我敢!」

李乾坤的話,讓坤院和陽院兩位副院主的心一下子沉入到了谷底。

兩人怎麼也沒想到,這件事情竟然演變到了這種地步,尤其是最後還牽扯出了李乾坤。

乾院副院主的話,他們多少會顧忌和忌憚一些,然而李乾坤的話,他們卻不敢有半分的忤逆,甚至乾院副院主也同樣不敢。

所以他們兩個臉色一瞬間陰晴不定,臉色越發難看。

余寒深吸了一口氣,看了這麼久的戲,也讓名冠看了這麼久的戲,該結束了。

他輕輕咳嗽了一聲,繞過眾人,走到了名冠的面前,卻回過頭來,看向要隨著自己一同走來的丁進和許飛。

「你們兩個,都好好回去修鍊吧,這一戰,我自己接下來便是了!」

「你自己?」兩人同時一驚。

雖然明顯感覺到余寒的修為又有不小的進步,但想要面對精武榜排名第二的名冠,卻似乎依然有所不足。

所以聽到余寒的話,兩人都有些難以相信。

而面對他們質疑的目光,余寒也點了點頭,再次確認道:「我自己便可以了,對方有十八人,我們三個可以聯手,這樣不丟人。」

「對付他一個還是如此,那就丟人了!」

「我丟不起這個人,你們也同樣丟不起!」

丁進和許飛嘴角紛紛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的確丟不起,可比起面子,似乎還是命更重要一些!」

余寒伸手拍了拍終於走到自己面前的兩位兄弟的肩膀,然後說道:「如果相信我,就先回去吧,你們兩個體內的情況很不好,不能拖延下去!」

「可是李乾坤副院主剛剛答應了我們要讓我們去書院的!」

余寒搖頭苦笑:「書院不適合你們!」

丁進和許飛明顯有幾分不服氣,剛要開口之際,一旁的名冠卻忽然說道:「到底戰還是不戰?」

「戰!」余寒眼中精芒閃爍,終於將目光投遞了過去。

「不過不是現在!」他緊緊注視著對面的名冠,繼續說道:「規矩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