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五十八章 李乾坤的特訓

第三百五十八章 李乾坤的特訓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書院後山,余寒無力的躺倒在地,臉上一片青紅相間,右眼眶都變成了熊貓眼,狼狽到了極點。

「才這麼一會兒就不行了,你是沒吃飽嗎?」李乾坤站在他的旁邊嗤笑道。

余寒拚命的搖頭,一副打死我也不起來的賴皮模樣,就那麼躺在那裡。

「你起不起來?」李乾坤俯視著他。

「你要是答應不再打臉,我就起來!」

「那不太現實!」

「那我不起來!」

李乾坤嘴角勾起幾分陰謀的笑意:「那我請你起來好了!」

「等一下!」余寒一骨碌爬起身來,伸手阻止住剛要動手的李乾坤,同時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凝重道:「剛剛那一戰,我有所感悟,先容我梳理一番,然後再來打過!」

「我有那麼好騙嗎?」李乾坤笑著看向他。

余寒臉上依然沒有半分的表情變化:「當真如此,這是頓悟,不能被打擾。」

說完,他直接盤膝坐倒在地,似乎陷入到了修鍊狀態。

李乾坤也是一愣,雖然感覺不到余寒體內的波動,但是有一種感悟是出乎與道心,而並非是真氣的成長,所以見到他如此,便沒有繼續出手。

等待了片刻,眼見著余寒的氣息越來越平穩,這才轉身朝向一旁的大石走去。

余寒悄悄睜開一隻眼睛,見到李乾坤離開,這才暗暗撇了撇嘴,不敢讓氣息出現半分波動,便急忙再次閉上了雙目。

李乾坤悠閑的坐在了大石上,目光看向余寒,微笑道:「別裝了,累了就讓你休息一會兒!」

說完便躺倒了下去,也微微閉上了眼睛。

余寒苦笑著睜開眼睛,這傢伙實在太精了,連這樣都片騙不到。

好在李乾坤躺在那裡,沒有繼續動手的意思,讓他終於徹底鬆了口氣。

從葬劍嶺回來之後,李乾坤便直接將他帶到了後院,進行那所謂的「特訓!」

原本余寒還有一些疑惑,不知道他要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幫助自己提升修為。

然而等到明白的那一刻,滿腔的苦水也只能咽到肚子里。

這所謂的「特訓」十分簡單。

就是李乾坤將自身的修為壓制到與自己同等級的水平,然而兩人不斷的進行實戰。

從戰鬥開始,李乾坤根本沒有任何留手,可以說就是拳拳到肉,每一次余寒方才出現漏洞,拳頭就直接朝向他臉上招呼。

雖然並沒有催動真氣,卻也造就了此刻余寒凄慘的狀況。

得以喘息,余寒開始真正的回想適才與李乾坤之間的戰鬥。

自己的修為,同等級之下可以說從未遇到過對手,而且具備越級挑戰的能力。

甚至連龍劍鴻那等精武榜上的絕世弟子也可戰勝,而且那還是在進入葬劍嶺之前。

如今得到了太一劍經,劍道修為再次提升,實力也比之前提升了一大截。

如過此刻面對龍劍鴻,他有把握輕鬆將其擊敗,根本不需要之前那般辛苦。

然而自己引以為傲的實力,卻在這一段「特訓」之中,被摧殘得體無完膚。

李乾坤的實力,當真恐怖到了極點,即便此刻刻意壓制,使得修為與自己處在同一等級。

依然不是他所能夠對抗的。

所以每一次戰鬥,即便拼盡全力,始終連李乾坤的衣角都沒辦法碰到,反而落得一身傷勢。

而且能夠明顯看出,副院主出手之間還是有所保留,否則的話,自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他思緒非轉,從兩人過招開始,到李乾坤總能夠瞬間找到自己招式之間的破綻,從而以最迅捷、最簡單的方式破開,一直到他的反擊落在自己身上。

每一次都如同行雲流水,看不出半分的阻滯。

他的修為遠遠超過自己,儘管壓制修為,但眼力還在,這等於是小小的作弊。

但如此簡單的就將自己擊敗,這種結果依然讓余寒感到很恥辱。

他不是愚蠢之人,李乾坤給自己時間在這裡休息,並不是真正的讓自己休息,而是讓自己趁著這個機會,消化之前的戰鬥。

而他也恰好領悟了這一點。

此刻隨著之前的一幕幕在眼前不斷划過,余寒眸子里的光芒越來越明亮。

「再來!」

他翻身站了起來,竟是主動朝向李乾坤約戰。

李乾坤笑著出手。

然後,三招過後,余寒再次被他一拳打飛了出去。

然而這一拳之後,余寒沒有繼續出手,而是再次閉上雙目,開始回想剛剛的那一拳。

李乾坤也負手而立,站在那裡等他。

而看向余寒的目光,卻帶著幾分欣慰。

因為前幾日的戰鬥,他連自己一招都接不住,但此刻,卻可以支撐三招。

看來自己對他的期望果然沒有白白浪費。

所以,雖然從他臉上看不出分毫的情緒,但心裡則是對余寒的表現十分認可。

接下來的日子裡,兩人之間的戰鬥明顯減少了許多,但余寒的進步卻越來越大。

幾乎他每一次靜坐後,都可以多支撐一招半式。

然後在打過之後,直接陷入到沉思之中。

李乾坤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多。

此刻的情況,是他安排這一次「特訓」真正想要達到的目的。

既然余寒有如此敏銳的洞察力和感知力,自己也樂得如此。

等到第六日的時候,余寒已經能夠支撐住十招,而且在交手之中,還能夠時不時給李乾坤製造了一絲麻煩。

這讓李乾坤驚訝到了極點。

他看著再次坐倒在地的余寒,嘴角有一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