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六十章 以法破法

第三百六十章 以法破法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副院主,可以繼續了!」余寒站起身來,嘴角噙著一絲淡淡的微笑。

五天五夜的閉關修鍊,終於在此刻,迎著清晨第一縷陽光蘇醒過來。

他看向李乾坤的目光帶著幾分期待,幾許興奮,還有一抹濃濃的戰意。

臉上的淤青早已經在這五天五夜的時間裡盡數褪去,他的目光,也充斥著一種前所未有的精彩奕奕。

李乾坤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坐起身來,扭頭看向了余寒。

他的修為,並沒有增強多少。

但氣息,卻有了不小的變化。

以他的修為,自然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一點,當即微微開口。

「你有把握?」

「沒有!」余寒回答得很誠懇,他的目光也同樣很誠懇。

「既然沒有,你笑得那麼開心幹什麼?」李乾坤有些不以為然。

余寒臉上的笑意更濃:「我說沒把握,是怕你沒面子!」

「這樣才好!」李乾坤渾身一振,周身骨骼不斷傳來一陣陣清脆的聲響,直接將修為壓制到了化骨中期巔峰境界。

呼!

不等余寒又任何反應,瞬間出手!

還是那樣簡單的一拳,直接朝向他的臉上砸落下去。

這麼多天,兩人經歷過無數次的戰鬥,這平直的一拳,成為李乾坤的起手式。

幾乎每一次,他都會這樣打出第一拳。

然而即便如此,在一開始交手的時候,余寒連這一拳都擋不住。

「太虛!」

此刻眼見著李乾坤故技重施,余寒口中輕喝一聲,臉上的笑容也逐漸褪去。

他並沒有選擇強大的招式與這一拳對抗,而是用出了虛實相間的太虛劍經。

李乾坤的眼力和境界都遠在自己之上,這便是他能夠輕鬆找到自己招式間的破綻,從而一舉將自己擊潰的最根本原因。

所以包括最後進步的那一次,他也都是在不斷提升自己的攻擊力,甚至是施展出力量龐大的底牌來與之對抗。

但是,經過這五天五夜的感悟之後,他終於清楚,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其實都錯了。

李乾坤與自己的戰鬥的宗旨,其實完全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法」!

一法通,萬法明!

所以無論自己的招式如何強大,單單在「法」這個字上,便與之相差了太多。

好在現在知道還不晚。

這五天五夜,他感悟出來的不是任何招式,而就是這個「法」字。

既然李乾坤找到了對付自己的最好辦法,那麼自己,便還他一個以法破法!

所以面對著同樣的一拳,他直接施展出了太虛劍經。

失敗,往往從第一招便能夠看出,也是因為從第一招開始。

以往的每一次對戰,他都是從第一招便被壓制在了下風,從而直接奠定了失敗的基礎。

如今這一招太虛所衍化出來的劍氣影影綽綽,端的是玄妙之極。

修為突破到了化骨中期巔峰以後,再次施展出這套劍經的時候,已經有了質的變化。

連對面的李乾坤都忍不住讚歎了一聲。

蓬!

劍氣與拳芒終於相互對撞在了一起。

然而,並未如同想像一般的衍化為劇烈的勁氣爆破。

李乾坤眉頭一皺,這一拳,彷彿完全擊在了空處,讓他根本沒有捕捉到那片虛幻的劍影。

「不好意思,都是假的!」

余寒咧嘴一笑,在那不斷閃爍的劍芒之中,忽然有一道雪亮的劍氣從中脫離出來,竟是一舉繞過了拳芒的轟擊,朝向李乾坤胸口刺了過去。

猝不勝防之下,李乾坤也忍不住臉色凝重,抽身朝後飛退而出。

這是開始特訓以來,他第一次被余寒迫退,即便那道劍氣,根本不足以給自己造成絲毫的傷害,但腳下,卻是真真切切的被逼退了。

「聰明多了!」李乾坤面無表情的說道。

余寒點了點頭:「吃一塹,長一智,總歸是要有一些變化的!」

「而且,這一次似乎你的麻煩不小!」

他目光閃爍,一直空閑在身側的左手猛地一翻,在那掌心之上,有一副道圖出現,運轉著一股亘古洪荒的久遠氣息。

「八卦囚天陣!」

巨大的八卦圖案幾乎瞬間便出現在了李乾坤的頭頂。

繼而,一道道絲帶從天穹之上降臨而下,朝向李乾坤纏繞過去。

李乾坤的身形剛剛站定,便感覺到了那迎面而來的陣法束縛力量,臉色不禁再次變化。

「好小子,好深的算計!」

呼!

他並指成劍,劍氣從指間噴射出三尺長度,幾乎要化為一把實質般的長劍,驀然橫掃而出!

同等境界之下,他竟然想要強行破開余寒的這座陣法。

眼見著對方要強行破陣,余寒的目光微微閃爍:「要強行破開嗎?別忘了,還有一個我!」

他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貼著地皮急速朝向李乾坤飛撲過去。

「太元!」

劍氣從銹劍之中噴洒而出,直接化為一道宏大的劍罡,直接朝向李乾坤橫掃了過去。

「的確是不錯的算計,只是可惜,還是實力差了一些!」

李乾坤說不上是讚歎還是譏諷,總之從他的面孔上,始終看不到半分的情緒波動。

鏘!

劍鳴之聲大作!

之間李乾坤單手撐起那道劍光,用力朝向周圍一絞。

只是剎那之間,可怕的劍氣立刻朝向四周狠狠肆虐了開來。

「好巧妙的法!」眼見著八卦囚天陣垂落下來的絲帶竟然全部被他這一劍硬生生的斬斷,余寒心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