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六十四章 各自為營

第三百六十四章 各自為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李乾坤走到余寒的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變得有些沉重。

「放心,要殺我,他們沒那個膽子!」余寒微笑道,顯得有些輕鬆。

的確如此,這種試煉,連院首也十分重視,親自攔下了所有反對意見,將其促成。

可見他老人家的心思。

這些四大主院如果敢在這裡搞什麼幺蛾子,首先要考慮的就是院首的態度。

不僅如此,李乾坤的劍還留在乾院主峰,那同樣也是一個威懾,如果余寒當真在這裡出了什麼問題,乾院脫不了干係。

所以他們至少在明面上,不敢對付自己。

見他如此樂觀,李乾坤的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重重的嘆了口氣。

「記住我們的約定,我們所有人,會儘可能朝向仙門的方向靠近,給你們多創造一些機會!」余寒目光閃爍。

李乾坤卻是搖頭道:「沒那麼容易,你們過去之後,反倒會很麻煩,到時候凌音閣的事情一旦敗露,我們必定會遭到三大仙門的拚死圍殺,那種程度,你們已經幫不上什麼忙了!」

余寒卻是目光閃爍,帶著點點笑容:「或許,可以幫得上的!」

李乾坤沒有繼續說什麼,自己等人離開之後,這裡所有人中,最艱難的還是這名書院的弟子。

即便他同樣有幾名生死兄弟,但終究還只是弟子而已,沒有太多的權利。

看著李乾坤和執法隊的離開,一眾弟子們紛紛沉默了下去。

就像是希望,也隨之離開。

接下來的日子,只能夠依靠身邊的這些長老。

然而,人力終究有限,這些長老們來到這裡的次數也不多,所以他們對於這裡的了解也不是十分深刻。

面對難以估計的危險,眼前的路似乎也變得迷茫了起來。

沉默了良久,白長老終於漸漸回過神來,執法隊的突然離開,讓他們這些長老也有些應接不暇。

不過,既然已經進入了放逐之地,這一場形勢複雜的試煉,總歸還是要繼續下去的。

所以他目光閃爍了片刻,微微開口道:「執法隊的任務必定十分緊急且困難,連李副院長都趕過去相助了!」

說到這裡,他若有深意的看了余寒一眼。

沒有李乾坤和執法隊,乾院理應是所有隊伍中的領頭羊,那麼指揮權,在沒有被明確的情況下,也當之無愧的落在了他們的身上。

這一點,乾院從未有過任何推脫。

他們一直也都是這樣認為的。

面對白長老目光的逼視,余寒臉上卻並沒有多大的表情變化,只是淡淡笑了笑。

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然而他的反應,卻讓白長老心中湧起一絲怒意。

這樣的表情,他很不喜歡,非常不喜歡。

所以,開始撕開那一層薄薄的羊皮。

他目光環視了一眼周圍:「我們這麼多的人一起,目標太大,一旦發生什麼事情,也不容易處理,我建議以各自的主院為單位,大家分散開來!」

此言一出,其他三大主院的長老也紛紛點頭。

他們每個主院配置的長老數量,都是根據參加試煉弟子的數量所定,所以存在著很大的固定性。

所以如果大家全部都聚集在一起,一旦發生混亂,他們也難以全部兼顧。

白長老的提議,其實也是他們心中所擔憂的。

余寒臉上的笑意更濃,的確,他猜到了白長老會針對自己,但卻沒想到會做的這麼絕。

眼見著四大主院的長老們開始紛紛附和,他的心卻愈發的冰冷起來。

原本以為,七州武院會與講武堂和四大主城不同。

作為洪荒本土的最巔峰勢力,它的龐大和團結都是其他勢力所不能比擬的。

也正因為如此,方才能夠在強敵環伺之下屹立不倒。

然而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的發現,七州武院的本質,與講武堂,甚至是四大主城都沒有太大的區別。

反而因為魚龍混雜,更加的難以控制。

如果不是院首擁有無上的實力,根本壓制不住這些各自為營的傢伙們。

七州武院的問題很嚴重,或許院首也正是發現了這樣的問題,所以才會組織這一次的試煉,是一種試探,同樣也是一種考驗。

在感嘆院首大智慧的同時,余寒也為自己的處境有所擔憂。

在場的所有弟子和長老中,只有自己一個人是屬於書院的,所以一旦這樣分頭行動,便立刻落入孤立無援的境地。

而丁進和許飛自然也發現了這一點。

兩人幾乎沒有任何猶豫,身形閃爍之間,便降落在了余寒的身旁。

「既然大家都如此,不如我們也自己組隊算了,就叫燕州小隊!」許飛笑呵呵的說道,儘管他們三人,同樣的步履維艱。

丁進的眼睛裡,也同樣沒有多大的擔憂:「我看這樣挺好的,我們三人同行,目標小,試煉的效果更好!」

他們兩人的動作,讓坤院和陽院的長老們紛紛臉色微變。

這一代弟子中,除了精武榜排名前幾的那些翹楚之外,最讓兩院副院主擔憂和頭疼的就是這兩個傢伙。

此刻,果然鬧了這麼一出。

「丁進,還不快點回來!」陽院的長老皺眉喝道。

丁進卻不以為然的揮了揮手:「頂多再給我弄到那個什麼瀑布底下,沒什麼大不了的,讓我回去,卻是萬萬不可能!」

「你們還要違抗長老們的命令?」坤院長老也皺眉說道。

許飛洒然一笑:「沒什麼違抗不違抗的,如果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