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六十五章 黃雀在後

第三百六十五章 黃雀在後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余寒的話,讓丁進等人也皺起了眉頭。

不是這個決定讓他們心中不舒服,而是沒想到,他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在這片茫茫無垠的放逐之地,他自己一人前行,與送死沒什麼區別。

雖然一貫對他的選擇有信心,但今時不同往日。

「余寒……」

許飛等人目光閃爍,剛要開口勸阻,卻被余寒揮手制止住。

「不必多說了,我一個人,未必是壞事,我們七個若是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大問題,所以你們,保護好自己,我會平安與你們會合!」

丁進等人沒有繼續堅持,既然他有把握,那就如此便是了。

又囑咐了幾句,方才各自回到了各自的陣營之中。

見到他們回歸,幾名長老的臉色方才緩和了不少。

這幾個人,著實是讓他們頭疼不已的釘子戶,而且身份都很特殊,所以即便他們如此選擇,這些長老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好在此刻回頭是岸,倒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煩。

而且,余寒的選擇同樣也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所以這些長老看向他的目光,也多了幾分不解。

余寒自然懶得和他們解釋,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瀟洒的轉身。

「希望再見時,各位都能平安!」

白長老臉色難看,相比於余寒的洒脫,他的針鋒相對,卻再一次將自己推上了風口浪尖。

雖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余寒自己選擇了獨自離開,但真正的起因,還是自己的逼迫。

所以,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他當真出了什麼事情。

恐怕自己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李乾坤不會放過自己,而且,乾院也保不住自己。

想到這裡,他心中就是一陣苦澀,不過事已至此,想要後悔都來不及。

「既然已經確定了方向,大家各自散開吧,如今聖武榜十大高手就在前方為我們開路,大家打起精神,一定要圓滿完成這一次試煉!」白長老的聲音明顯帶著幾分無力。

隨即,以四大主院各自為單位,眾人分成了四股勢力,紛紛朝向前方走去。

就在他們離開之後,不遠處,兩塊看似普通的頑石漸漸扭曲,竟是化為兩道人形,站立在那裡。

如果被人看見,必定會驚訝不已,這兩人,好厲害的隱匿功夫。

在這麼多歸先境界長老的目光注視之下,依然沒有露出半分的馬腳。

「看來這一次,七州武院果然有所圖謀,執法隊竟然先行一步,將這些弟子們丟了下來!」其中一人皺眉道。

另外一人也點頭道:「教主早就猜測會這樣,才派我們再次打探消息,此事有諸多蹊蹺,我們需要立刻將其稟告劍影大人!」

「事不宜遲,我們立刻出發!」

兩名化骨後期境界強者相視一眼,便要離開此處。

然而,他們的身形還未來得及動彈,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他們前方不遠處。

見到這道身影,兩人同時眉頭一皺,不過隨即綻放開一絲笑容。

「原來是你,膽子不小,自己一個人,也敢回來!」

兩人看向獵物一般的看著余寒,適才余寒祭出書院令,發號施令的那一幕他們看得真切,諸多消息也都是從他口中得知。

所以,貌似將他擒回去,比自己兩個就這樣回去更加有說服力。

余寒目光淡淡的看向他們兩個:「你們兩個的膽子才是真正的不小,竟然敢出現在這裡!」

聽到他的話,兩人臉上同時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

「這裡又能如何?我們來了也就來了,誰又能夠發現?」一人嗤笑道,隨即帶著幾分嘲弄,看向余寒:「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是如何發現我們的?」

余寒無奈的指著他們兩個蓋滿了枯草的腳:「你們隱匿的功夫著實不錯,連氣息都可以完全斂去,看不出一絲不同,但這裡到處都是碎石,我真想不通這四團枯草是從哪裡吹過來的!」

兩人低頭看了一眼,果然,在周圍的碎石之下,四團枯草顯得很突兀。

不過他們還是笑了起來。

「很聰明,但很可惜,不過是自作聰明,如果當時你就指出來,我們兩個絕對逃不掉,但是現在,你認為,憑你一個人,能阻攔我們?」

「或者,能夠在我們兩個出手之下,安然離開?」

余寒立刻露出一副深思的模樣:「你們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要不然,就當我沒有出現?」

「做夢!」

眼見著余寒使用那塊令牌,連那些歸先境界的長老都乖乖的聽命,他們更加堅信此子的身份必定十分重要。

而且,似乎其他幾大主院的人,對他十分不友好,這更加激起了兩人的興趣,所以,今日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余寒離開。

兩道身影幾乎同時搶出,身形閃爍之間,連同周圍也生出一絲劇烈的波動。

四團枯草就在他們朝向余寒撲去的瞬間炸成靡粉。

看來,他們對於這一處漏洞還是很在意的。

余寒搖了搖頭,身形急速的後退,似笑非笑的看向兩人。

「小心腳下!」

兩人的身形也是微微一滯,隨即低頭看了一眼腳下,並未發現任何異狀,臉色紛紛一變。

「裝神弄鬼!」

作為以打探消息為主的弟子,兩人的身手都不弱,尤其是速度,更是他們的強項。

如今雖然因為余寒的使詐停滯了片刻,卻後來者居上,漸漸朝向他逼近。

「呼!」

就在這時,兩人腳下,忽然升騰起一片眩目的光芒。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