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六十六章 被長矛釘穿的屍體

第三百六十六章 被長矛釘穿的屍體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倚天教弟子眼見著余寒出手擊殺那名同門的時候,沒有半分的停滯,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殺戮,這讓他心裡愈發的毛骨悚然。

尤其是目光觸及到對面那道淡然而又冰冷的眸子,渾身都開始顫抖起來。

「你說的,我都回答你!」

他額頭上冷汗駸駸,如釋重負的說出這句話。

余寒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選擇留下此人,也是之前就有所考慮。

那名被他擊殺的弟子既然敢獨自一個人留下來應付八卦囚天陣,從而將生還的機會留給此人,必定是硬骨頭。

而眼前這個傢伙,從一開始就目光閃爍,明顯是在考慮著如何逃離,所以兩個人的性格一覽無遺。

余寒閃電般的擊殺那名弟子,實際上也是為了營造這種無形的壓力。

如今果然奏效,根本沒有費什麼唇舌,便迫使對方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

「你是哪一個仙門的弟子?」余寒微笑著問道。

「倚天教!」

這名弟子顯得很老實,也很誠實,至少此刻看向他的目光,沒有任何複雜的情緒。

余寒點了點頭,對這個回答還算是滿意。

「原來是倚天教,你們這一次來參加試煉的弟子,誰的修為最高?」

這名弟子搖頭:「我們從一開始就被派了出來,所以並不清楚都有誰參加了試煉!」

倚天教弟子說的也是實話,但眼看著余寒的臉色有些變化,急忙補充道:「不過倚天教定下的,是歸先初期和化骨後期巔峰境界的弟子參加試煉。」

「而且,那些歸先境界的天才弟子並未參加!」

余寒心中暗暗點頭,果然,仙門雖然明裡是要以同等級的弟子與自己等人周旋。

但實際上,也很重視這一次試煉,所以那些普通的歸先境界弟子,很可能是他們的後手。

他看向對面那個膽小如鼠的傢伙,這個回答很符合邏輯。

「倚天教,都有什麼行動?」

倚天教弟子沉默了片刻,如實道:「這個我是真的不太清楚,不過臨行之前,我曾經隱約聽到劍影大人說過,三大仙門各自有動作,目的好像是為了仙方!」

「仙方?那是什麼?」余寒皺起了眉頭,他的確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倚天教弟子回答道:「仙方是每一座仙門一脈傳承下來的至寶,據說是開啟仙墳的鑰匙!」

「仙墳?」余寒目光閃爍,心中生出一絲興趣:「你說的詳細一點!」

那名弟子深吸一口氣,既然已經說出了第一件事情,後面的壓力,也就沒有那麼大了。

面對余寒的質問,當即開口道:「仙墳是四大仙門共同的一處秘地,就在這放逐之地內,據說,是當年遺留在這裡的仙族前輩們遺留下來的古迹。」

「不過從它存在開始,就被封印了,只有四大仙門共同使用仙方,方才能夠開啟!」

「那為什麼不早一些開啟,非要等到這個時候?」余寒依然不解。

「因為玄宗的那尊仙方,已經丟失了,是被七州武院之前的執法隊首座何劍飛搶奪了過去!」

余寒這是第一次聽到何劍飛的名字,目光看向這名弟子,沒有提出疑問。

「這麼多年,玄宗和我們也一直都在尋找何劍飛的下落,但卻一直都沒有任何的消息,所以此事也就擱置了下來!」

「仙方既然從仙門成立開始就已經存在,為何不早一些開啟仙墳?」

那倚天教弟子搖了搖頭:「聽說,是因為當初仙門祖先曾有過提醒,想要開啟仙墳,除了四大仙方之外,還需要四大聖獸的靈骨!」

「而且並不是我們在諸多妖獸埋骨之地找到的靈骨,而是一整副骨架!聖獸十分稀缺,這麼多年,在四大仙門聯手之下,也才湊齊了兩尊而已!」

「所以,此事便被耽擱了下來,只是沒想到,會因此橫生事端!」

這名倚天教弟子回答的足夠詳細,也免去了余寒思考的功夫。

他繼續開口問道:「三大仙門是如何安排的?凌音閣現在怎麼樣了?」

那弟子暗中閃過一絲苦澀,隨即搖頭道:「凌音閣的情況還算平靜,不過也持續不了多久,因為這一次我們三大仙門,已經做好了準備。」

「由玄宗前往凌音閣去奪取她們保存的那尊仙方!」

「而我們倚天教和周府,則是前方放逐之地,搜集聖獸骨架!」

余寒點了點頭,這三大仙門果然準備好了一切,不過對於凌音閣,他心裡卻越發擔憂起來。

副院主他們現在還不知道玄宗要大舉進攻凌音閣的消息,所以他們這一次行動很可能會從暗中救人,直接衍變成直接的對抗。

「此事似乎與副院主他們定下的計劃有一些初入,怕是影響不小!」余寒微微皺起了眉頭。

「哪裡有聖獸骨架存在?」

那倚天教弟子深吸一口氣,方要開口回答,臉色忽然一瞬間化為慘白之色。

他的眉心處,忽然出現了一道嫣紅的印記,繼而逐漸放大。

伴隨著他漸漸無神的雙目,無力的栽倒在地。

繼而,凌厲的破空之聲傳來,沒有戒備的余寒也忍不住雙目微眯,大乾坤浮屠瞬間施展而出。

九層浮屠塔很快籠罩住了全身。

但畢竟還是倉促了幾分,在那道從倚天教弟子眉心衝出的這道劍氣轟擊之下,直接被穿透。

余寒臉色微微蒼白了幾分,身形卻趁著這個機會朝後飛退出去。

太一!

他順勢刺出手中剛剛抽出的銹劍,太一劍氣凝而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