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七十章 九幽森羅花

第三百七十章 九幽森羅花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得到卓師兄的誇獎,兩人臉上洋溢著難以言喻的笑容。

這一次的任務,是府主親自布置下來的。

所以每一次功勞,都會直接送達到府主那裡,對於自己兩人而言,這絕對是表現的好時機。

自然,沒有不開心的道理。

「卓師兄,事不宜遲,我們立刻開始吧!」

話音落,兩人幾乎同時動作,一左一右,朝向余寒夾擊了過去。

余寒原本有些發愣的目光一瞬間精芒四溢,他早就在暗自防範這對方的忽然動手。

所以,幾乎是在兩人開始出手的同時,他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化為一道雪亮的劍光,竟是硬生生的從兩人的夾縫中穿梭了過去。

「什麼?」這兩人沒想到余寒竟然不退反進,之前預料到他所有的逃走方向全部落空。

這讓他們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怪不得是斥候出身,反應當真敏銳!」

對他們來說,如此眾多周府弟子的圍困之下,余寒要離開,簡直難比登天。

所以他們根本沒有絲毫的擔心。

身形猛地一頓,折身再次朝向余寒撲了過去。

再往前方,只是死路一條,兩人心中也暗自嘲笑,這小子慌不擇路,竟然自投羅網。

然而,余寒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要逃走。

他要做的,不僅僅是躲避開他們所有人的追殺,還要率先闖入這鑽花洞內,嘗試著先一步拿下九幽森羅花的骸骨。

面前這座禁制陣法,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無法闖入其中。

但對他而言,卻並不難。

至少,要暫時破開一道縫隙,鑽入進去並不難。

所以,在他的身形落在那洞口的同時,掌心光芒涌動,一萬五千條道紋瞬間狂涌而出!

「陣師?」

不僅是這兩人,連同卓師兄和其他弟子們也紛紛臉色大變。

「不好,快攔住他!」

隨著卓師兄一聲斷喝,數十名周府弟子幾乎同時動作。

一時間,彩繽紛的光芒從四面八方升騰而起,鋪天蓋地的朝向余寒籠罩了過去。

「現在才反應過來,太晚了!」余寒口中輕哼一聲,帶著濃濃的不屑。

同時,一萬五千條道紋迅速的灌注到了面前那一層涌動著嫣紅色光芒的符籙之中。

呼!

洞口那道裂縫轟然開啟,硬生生的被他撕開了一道僅容一人通過的縫隙。

余寒的身形幾乎沒有任何停滯,直接從那道縫隙之中鑽入了進去。

轟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那鋪天蓋地的光芒狠狠的降臨下來,全部都轟擊在了洞口的禁制之上!

嗡!

只是一瞬間,可怕的光芒從那道禁止上流轉而出,無數道漆黑如墨的森寒之氣衍生出來,彷彿要將這片光明盡數吞沒,直接朝向卓師兄等人籠罩過來。

「不好,我們觸動了禁制!大家快些退走!」卓師兄臉色劇變,不敢有半分的耽擱。

那些氣息,是名副其實的九幽之氣,傳說中來自無間地獄的可怕力量,一旦沾染,肉身將會直接被消融。

所以,幾乎是在同時,數十道身影飛也似的朝向周圍四散逃離,差之毫厘的躲過了致命的一擊。

蓬!

余寒直接撲倒在地上,翻滾了幾周,方才停止了下來。

雖然成功避開了眾人的追殺,但那片光芒降臨的瞬間,同樣有一部分氣息透過那道縫隙侵蝕了進來,正好轟擊在他的後背之上。

「真他娘的倒霉!」

余寒張口噴出一口鮮血,揉了揉摔得生疼的胳膊,一陣齜牙咧嘴。

不過想到適才那一幕,還真是驚險,如果自己的道紋無法撕開禁制,或者速度慢了一線,恐怕性命還真是堪憂。

所以這一切看似簡單,實則是真真正正從鬼門關走了一圈。

他緩緩站起身來,傷勢並不十分嚴重,當即流轉目光,朝向四周看去。

周圍到處都是一片鬱鬱蔥蔥,氤氳的霞光充斥在整個空間之中,使之如同擁有了靈性一般,與外面那蕭條落魄的景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果然是人間仙境!」

他口中微微道,隨即眉心豎瞳張開,毀滅之眼的力量席捲而出,擋住了那些變得強烈了許多的迷惑力量。

「如此可怕的滲透能力,如果沒有毀滅之眼,我恐怕真是難以抵擋!」余寒深吸一口氣。

這片空間很大,要找到九幽森羅花骸骨的真正所在並不容易,所以他一面催動真氣調理氣息,一面開始朝向前方走去。

……

卓師兄等人站立在最外面的一座山峰之上,看著群山圍繞之間的那片完全被黑霧籠罩的區域,目光越發的冰寒起來。

「我們準備了這麼久,竟然被一個小子破壞了所有計劃,真是可惡!」

所有人紛紛咬牙不已,尤其是那兩名將余寒帶過來的弟子。

原本以為大功一件,卻因為錯誤估計了對方的實力,落得雞飛蛋打的下場,還直接導致了禁制被觸動,險些所有人都交代在那裡。

好在他們躲閃的及時,沒有人隕落,否則這一次當真不好交代。

卓師兄也是目光閃爍:「你們兩個,到底帶了一個什麼人回來?」

兩人似乎還想要說這倚天教的弟子是名斥候,但想到他竟然還是一名四級陣師,到嘴的話也不禁咽了下去。

四級陣師,在四大仙門稀少之極,尤其是如此年紀輕輕,絕對會成為整個仙門重點培養的對象。

這樣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會成為斥候。

想到這裡,他們瞳孔猛地收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