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七十四章 是追殺還是送死?

第三百七十四章 是追殺還是送死?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離開了鑽花洞所在的範圍,沒有了後顧之憂,余寒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朝向地圖上標識的方向飛馳而去!

他並不是想要繼續前往日光城。

周府的數十名歸先境界弟子齊齊出現在這裡,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事情。

而四大主院除了那些長老之外,弟子們最強大也只是化骨巔峰境界。

所以,這是一股足以讓他們全軍覆沒的力量。

而且,周府既然有數十名歸先境界弟子在此,那麼倚天教也同樣不會少於這個數目。

別人或許不清楚,但余寒卻知道李乾坤和執法隊此行的真正目的,他們絕對不可能這麼快趕回來。

而己方唯一的援兵,就是聖武榜前十的精英弟子。

但相比於對方而言,十名聖武榜高手,明顯不太足夠。

所以此事,務必要早一些通知四大主院,否則猝不勝防之下,很可能會演變成為不可預見的悲劇。

想到這裡,余寒深吸一口氣,眼中閃過濃濃的擔憂。

如今自己已經得到了聖獸靈骨,一旦將消息傳遞迴去,便應該立刻進行融骨了。

在這裡,多一分力量,便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他的速度很快,直接朝向四大主院弟子們前進的方向追趕過去。

即便這些傢伙,著實有些不講究,但總歸都是七州武院的弟子,而且自己的朋友和好兄弟也都在其中,他不能坐視不管。

呼!

急速前行之中,余寒忽然眉頭一皺,身形也隨即停止了下來。

「鬼鬼祟祟的算什麼本事?滾出來!」

瞿洪獰笑著從一側的石林之中走出,目光帶著幾分玩味的看向余寒。

「是你?」

見到來人,余寒雙目微眯。

「警惕性倒是不錯!」瞿洪目光閃爍道:「不得不說,你讓我很驚訝,獨自一人進入鑽花洞,竟然還可以活著走出來!」

「你的出現,也讓我挺驚訝的!」余寒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瞿洪饒有興緻的看向他:「哦?」

「既然發現了我,你應該多叫幾個人來的!」余寒搖頭:「所以我很驚訝,堂堂周府走出來的弟子,即便身為外姓,也不至於這麼愚蠢吧?」

聽到這句話,瞿洪不怒反笑:「很佩服你的勇氣,不過,說大話同樣也需要實力來支撐的,在我面前,你明顯不具備這個實力!」

余寒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

話不投機半句多,言盡於此,已經沒有必要繼續說下去了。

好在瞿洪也不想繼續說下去,他探出右手,凌空緩緩按下。

一股劇烈的波動從掌心蔓延開去,朝向余寒瘋狂的碾壓。

「雕蟲小技!」余寒輕哼一聲,背後銹劍鏘然出鞘,「太一」一出,簡單而又直接的一劍,迅速將周圍的空間一分為二!

「咦?」感覺到余寒這道劍氣蘊含的氣息,瞿洪也忍不住眉頭一皺,第一次感覺到自己似乎小看了眼前這個小子。

蓬!

在太一劍氣的劈斬之下,那道氣浪直接被分割開來,破碎成漫天光點!

瞿洪臉色一變,身形踉蹌著後退而出,饒是他反應迅速,掌心依然被那道劍氣的餘波割開了一道傷口,鮮血泂浻流淌而出。

「不錯,看來我還真是小看了你!」他嘴角漸漸浮現出一抹冰冷的殺機,掌心光芒涌動,金色光華所過之處,傷口立刻停止了流血。

「然而,還是不夠!」

「所以接下來,你準備承受我的怒火吧!」

話音落,瞿洪的身形直接一躍而出,雙手一引,各自有一條金龍衝出,一左一右,朝向余寒包抄過去!

目光看向那兩條張牙舞爪撲殺過來的金龍,余寒無奈的搖了搖頭。

「奴才果然是奴才,不是周府的皇族弟子,連施展出的神通,也不敢完整的衍化出五爪金龍的模樣,平白降低了這套神通的威力!」

瞿洪臉色一變,沒想到余寒的眼光竟然這麼多毒,一眼便看出了自己這一招的漏洞。

的確,自己並不是周府的周氏皇族弟子。

所以,自己的神通,也不能衍化出五爪金龍,那是大逆不道。

事實上,所有周府弟子也都知道,神通一旦無法施展出全貌,那麼威力自然大打折扣。

然而卻沒有任何辦法。

因為這是規則!

而且,任何一名周府外姓弟子都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有任何的不滿。

對他們任何人來說,作為曾經大周皇朝的奴隸或者臣子,如今能夠接觸到皇朝秘典,那是無比榮幸的一件事情。

正因為如此,余寒的這些話,反倒激起了他心中的殺機!

「即便有漏洞又能如何?這一招,要你命!」

瞿洪咬牙道,兩條金龍速度再次激增了幾分,張開巨口,竟是要將余寒吞噬下去!

「區區四腳蛇,也敢大言不慚?」余寒眼中閃過一抹凌厲的光芒。

他已經不準備繼續拖延下去了。

適才在鑽花洞內受到的傷勢還未痊癒,所以將這場戰鬥繼續拖延下去,只會對自己不利!

想到這裡,他單手一揚,劍意星河橫貫而出!

一百零八顆大星閃爍之間,那股森寒而又可怕的劍氣彷彿沸騰了一般。

有了太一劍經的加入,如今這片星河,純粹大星的數量已經達到了五十四顆之多,達到了半數。

因此,當劍意星河施展出來的那一刻,周圍的一切似乎都變得弱小了許多。

即便是那兩條威嚴不可一世的金龍,也不由得相形見絀。

余寒的臉色一瞬間蒼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