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八十一章 護道而行

第三百八十一章 護道而行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熱門免費閱讀!

一名身穿淡藍色長裙的女子悠然朝向眾人走來。

她看起來不過三十歲年紀,眉黛如畫,氣質超然。

女子身側,各自有一名四五十歲年紀的婦人,稍微錯後了半個身位。

見到女子,包括妙詩和妙可在內的所有凌音閣弟子紛紛躬身行禮。

因為她便是當今凌音閣閣主司徒小花。

旁邊的兩人,則是地位最崇高的兩位太上長老。

司徒小花一步步走到欄杆旁,目光如炬,看著遠處的戰場,眉目帶著一絲悵然。

「你剛剛問,為什麼不去幫她們?」他沒有回頭,聲音卻淡淡的響起。

不等妙可開口,繼續說道:「因為這一戰之後,洪荒便再無凌音閣!」

所有弟子紛紛渾身一震,不可思議的看向她。

司徒小花的臉上無悲無喜,甚至看不出半分的表情變化:「三大仙門蓄勢已久,所以這一次,我們在劫難逃。甚至包括我在內,結果都只有死路一條,即便現在幫她們,最後的結果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而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在最緊要的關頭,給予對方致命一擊,儘可能的將三大仙門重創!」

說到這裡,她臉上閃過幾分不易察覺的冷意:「即便我凌音閣徹底毀滅,也叫他們有來無回!」

「她們的死,也才會有價值!」

「閣主——」

周圍的弟子,全部都是司徒小花從各個層級弟子中選取出來的精英,而且經過了這段時間的親自培養,進步神速。

對她來說,這是一支奇兵,與那些長老們一樣,都是一張底牌。

三大仙門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將凌音閣毀滅,所以出手之間,不可能留下絲毫的餘地。

如此的話,她們不會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所以,她才會就這樣看著那些普通的弟子們一個又一個的死去。

不是心狠,而是算計。

因為她被稱為仙門智囊,算無遺策。

司徒小花輕輕嘆了口氣,抬頭看向半空中,那座華麗的渡天舟。

「方平洲,你既然來了,也該出手了,否則,你這些弟子,就全部都給我留下來吧!」

方平洲,便是玄宗宗主,一代無上強者。

「閣主,如今戰事已經過半,雙方弟子都損失慘重,我們的弟子,也漸漸敗退,傷亡越來越慘重,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了!」大長老開口道。

司徒小花點了點頭:「那就開始吧!」

而此刻,那些三大仙門弟子步步緊逼,不斷的驅趕著凌音閣弟子朝向這邊靠攏過來。

不少凌音閣弟子藉助周圍樓閣的地形騰挪躲閃,暫緩生命的流逝。

就在司徒小花這道命令下達之後,原本沒有一絲氣息的樓閣之中,忽然有一道道強大的氣息衝天飛起。

繼而,一道道身影從樓閣之中穿梭而出,狠狠撞入到了三大仙門弟子的人群之中。

這些都是凌音閣的長老,一早就潛伏在哪裡。

她們雖然不是真正的司職長老,實力卻也不弱。

如今突然出現,立刻將三大仙門的陣營攪得一片混亂,猝不勝防之下,不少弟子紛紛被斬殺。

而就在此時,那些原本飛速逃走的凌音閣弟子,也紛紛轉頭衝殺回來,與長老們裡應外合,竟是一舉將局勢翻轉過來。

後方觀戰的三大仙門長老忍不住臉色一變,眼見著戰局竟然發生了如此戲劇性的變化,眉頭也忍不住微微皺了起來。

「我們也該出手了!」

霎時間,這些掌控戰局的三大仙門長老終於出手。

有了他們的加入,終於一點點的將局面穩定下來,不過比起之前的勢如破竹,經歷了適才那一場奇襲之後,明顯減弱了不少。

「司徒小花不愧是司徒小花,經歷了當年那件事情之後,出手越發的狠辣無情了,如此大好的局面都被她重新扳回了一籌,看來怕是還有後手!」

渡雲舟上,方平洲嘿然笑道,目光也帶著幾分讚賞。

「那司徒小花視弟子性命如同草芥,這樣一來,恐怕凌音閣的弟子們也有諸多不滿!」倚天教大長老微微開口。

方平洲卻是搖了搖頭:「不見得!」

他目光看向那座遙遠的閣樓,似乎要透過重重虛空,與那道身影交織在一起。

「司徒小花的手腕,你們應該比我清楚,她既然敢這樣做,便有足夠的底氣,看來這一戰,比我們想像的還要難!」

倚天教大長老沒有繼續開口,目光卻帶著幾分不屑。

對他來說,司徒小花不過就是一個後輩罷了,甚至比起眼前這位玄宗宗主方平洲,也要差上一個時代。

雖然修鍊一途,實力並非以年紀而論,但閱歷和眼光,卻需要歲月的積累。

以他的年紀來算,司徒小花不過就是一個黃毛丫頭罷了,即便號稱算無遺策,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也終究翻不起大的風浪。

三大仙門的長老們介入以後,明顯穩住了戰局,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優勢再次朝向他們這邊傾斜。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三大仙門為了這一戰,準備得十分充分,弟子的實力遠遠超過了凌音閣的實力。

見到這一幕,倚天教長老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

終究還是如同自己所想的那般。

勝利,不會有任何的變數。

凌音閣長老和弟子們且戰且退,雖然呈現出敗局,卻並未凌亂。

「閣主!」

兩名凌音閣長老目光閃爍,有些擔憂的看向閣主。

閣主做出這樣布置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