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八十五章 我一直都在等你呀

第三百八十五章 我一直都在等你呀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司徒小花與方平洲直接出現在了萬丈高空之上。

兩人相視而立,腳下踏著繚繞的雲朵,無形的氣勢已經開始在彼此之間對沖!

呼!

在漫天飛射的氣勢之中,司徒小花率先出手!

她突破先天境界的時間畢竟不長。

而且能夠如此順利突破,多半是因為老閣主在臨終前將一身通玄的修為強行灌頂,所以根基並不沉穩。

如此之下,在氣勢的直接碰撞之下便呈現出了劣勢。

而這一點,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方平洲成名要遠遠超過自己,而且踏入這個境界也已經數十個年頭。

所以,在氣勢遭到碾壓之後,她直接選擇出手。

一道劍光突兀的從她背後生出,繼而逐漸蔓延,看似緩慢,卻遵循著一種特殊的大道軌跡。

這便是先天境界強者的手段,可感悟天地大道,真正的與天地相合!

「不錯,剛剛突破先天境界,便有如此實力,不得不說,你讓我很驚訝!」方平洲微微一笑,卻是開口讚歎道。

同時,他單手探出,迎著虛空輕輕一按!

兩人之間的那片空間,瞬間塌陷了下去,連同司徒小花的那道劍氣,也一起沉淪在其中!

「果然,方平洲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深不可測的境地,我不是他的對手!」

雖然這僅僅是一招試探性的攻擊。

但是作為先天境界強者,身體對天道的感悟已經十分敏銳。

適才方平洲的那一掌,溝通天地偉力的程度,遠在自己之上。

這便是差距!

先天境界強者獨有的一種手段,對天道的感悟越深,手段就越強大。

然而即便如此,這一戰也終究會持續下去。

而且他們之間,必須有一個人隕落,才算是結局。

因為他們的背後,都站著一個門派。

而放棄了這一戰,便等於放棄了所有人,放棄了天下!

呼!

天穹之上,兩人交戰的那片空間便像是被封鎖住了一般,到處都流轉著一絲可怕的痕迹。

下方,三大仙門大長老和兩名凌音閣的太上長老也紛紛抬頭看向了天空,神色各異!

「司徒小花,竟然已經達到了與宗主正面抗衡的程度,如果給她足夠的時間,或許凌音閣,便當真未必能夠攻下來了!」玄宗大長老搖頭嘆息。

旁邊的倚天教大長老也沒有了之前的不屑。

司徒小花展現出先天境界的修為,直接擊潰了他所有的驕傲,使其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而周府的大長老,則是目光閃爍,轉頭看向了依然在繼續的戰場:「連方宗主都出手了,我們也不要在這裡看熱鬧了,這場戰鬥,總歸是該結束了!」

三人相視點頭,身形閃爍,同時朝向兩名凌音閣的太上長老撲了過去!

兩名凌音閣太上長老一直都在防範著三人出手。

與司徒小花一樣,她們同樣沒有抱著能夠活下去的念頭。

所以方一交手之間,便是兩敗俱傷、同歸於盡的打法。

這種不要命的手段,直接將猝不勝防的三人氣勢鎮壓了下去。

他們五人的實力,都在伯仲之間,相互抗衡之下,誰也不敢說就能夠穩穩勝過對方。

但是,不同於凌音閣兩位長老的不畏生死。

他們三人,卻很怕死。

因為各自的角度不同。

一個是侵略,一個是保家!

自然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心態。

隨著五人之間的戰鬥逐漸升華,這一場覆滅之戰,終於到了最緊要的關頭!

而此刻,司徒小花和方平洲之間的戰鬥,則是所有人關注的焦點。

即便下方任何一方獲得了勝利,只要他們兩個還未完全分出勝負,那麼這一切便都是過眼雲煙。

先天境界強者,足以支撐起一個門派!

妙詩緊緊守護在妹妹身旁,兩姐妹相互依靠,在無數三大仙門弟子之中衝殺!

眼見著身旁的姐妹們一個又一個的倒下,她們的目光也越發堅定起來。

尤其是妙可,她原本清澈而又充滿無邪的美目中,此刻也被哀傷和冰冷所充斥。

目睹了侵略和死亡,這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天真少女,終於漸漸成熟了起來。

禪音七絕!

此刻在她們手中施展出來,展現出了龐大的破壞力!

作為凌音閣真正的種子弟子,旁邊有不少長老守護,所以妙詩兩姐妹,暫時還未遇到真正的危險。

可也只是暫時而已。

當周圍的人全部倒下,她們也將沒有任何的倖免。

「余寒哥哥,或許,我已經等不到你來了!」妙可心中忽然想起了余寒。

那個第一個出現在自己世界裡的少年。

也是那一眼,讓她的世界裡,從此出現了一個揮之不去的身影。

正因為如此,她借了長老的會鴻雁,去給余寒傳遞了求助了的消息。

然後收到了回復,也收到了希望!

只是沒想到,自己終究還是沒能盼望到這個希望的到來!

「小心!」

一道音波光刃擦著她的耳畔劃破,將她背後的一道劍光震成靡粉!

與此同時,妙詩嬌軀一擰,閃身來到了妹妹的面前,皺眉道:「如此死戰,豈是兒戲?你還敢分心?」

她俏臉含煞,帶著幾分凌厲,卻更多的還是關心。

妙可美目閃爍,兩行淚水流淌下來:「姐姐,如果再有下次,你不可再管我,否則,連你自己都會死!」

妙詩的目光一瞬間柔和下來,她沒有回答,心中卻是一片凄然。

「傻丫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