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九十三章 孤戰

第三百九十三章 孤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等一下,余寒還未上來!」丁進喝道。

白長老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四大主院早已經同時聯名下達了誅殺令,並確認了余寒是姦細的事實,你還想引狼入室?」

「放屁!」丁進怒道:「別忘了剛剛陰院的那些傢伙是怎麼才得以逃脫的,你說他是姦細,無非是你們乾院的一面之詞!」

白長老聞言眼中殺機爆閃,余寒此刻出現,並且出手解救了陰院眾人,的確讓他那一絲堅定產生了動搖。

然而事已至此,斷然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臉。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堅持下去,最好是讓余寒死在那些仙門弟子的手中。

這樣一來,自己的責任便無形中少了許多。

「此事四大主院聯名確認,哪裡輪得到你這黃口小兒胡說八道?還不趕快閉嘴,否則院規處置!」白長老冷喝一聲。

丁進自然不是這麼容易屈服之人,方要繼續開口之際,肩頭忽然傳來一陣厚重的壓迫感。

陽院領頭長老的大手,已經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浩瀚的真氣直接將他鎮壓了下去,只能苦苦支撐。

丁進眼中閃過一絲不屈,咬牙強自支撐:「一丘之貉……」

「夠了!」許飛也在此刻一步踏出:「余寒除了適才救了陰院,之前還救過我坤院眾人,不可能會是姦細!」

「救了坤院?」白長老冷笑連連:「他一個化骨中期境界的小子,憑什麼來救出你們?」

許飛呼吸一滯,帶著求助的目光看向領頭長老。

坤院的領頭長老也帶著幾分苦澀看向他,然後輕輕搖了搖頭。

許飛如墜冰窟,果然如同自己所想的一樣。

方要開口之際,下方卻忽然傳來了一道宏亮的聲音。

余寒此刻,就站在了渡天舟的正下方,背對著所有人。

他右手持劍,遙指對面無數的歸先境界強者,手臂卻沒有半分的顫抖。

然後,他輕輕回頭,看向船上站立的眾人,不屑道:「沒想到,七州武院竟然會淪落到這般地步!」

對於乾院的所作所為,他已經不願意繼續說下去。

目光卻從人群中找到了名冠的所在,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冷漠:「記住我們的約戰,如果這一次我可以不死,必在隕落台上斬下你的頭顱!」

面對余寒遙遙傳遞過來的威壓,名冠卻是目光閃爍,冷笑道:「我很期待那一天,不過,還是要過了眼下這一關才行!」

生死存亡之間,余寒越發的冷靜下來。

四大主院拒絕自己登船,直接讓自己陷入到了萬劫不復的境界之中。

如今周圍盡數都是對方的強者,即便自己實力再強大,也終究無法殺的乾淨。

可就這樣認輸了嗎?

當然不能!

所以,那就戰吧,不怕死的,盡可放馬過來!

浩瀚的真氣不斷注入到了銹劍之中,使其嗡鳴作響。

余寒的戰意,也在這一刻飆升到了極致。

「放我下去,我和他乃是生死兄弟,他若是姦細,我也難脫干係!」許飛目光閃爍道。

坤院長老臉色微變,他沒想到,許飛竟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而作為長老,他有心想要阻攔,但觸及許飛的目光,只能微微嘆了口氣。

丁進咧嘴一笑,然後看向面前的陽院領頭長老:「他說的話,我也一樣想要說!」

陽院領頭長老搖頭:「你和他不同,你是陽院的希望,我若放任你離開,副院主絕對饒不了我,所以我拒絕!」

丁進微笑著看向他,那一絲笑容,竟然讓他心中也生出一股莫名的寒意。

「你應該知道我的脾氣,說到做到,如果現在你還要拒絕,我有一百種辦法就這樣隕落在你面前,你信不信?」

陽院長老臉色驀然蒼白一片,此刻自己一隻手掌還抵在他的肩膀上,如果這時他出了什麼事情,自己決計逃脫不了干係。

想到這裡,手掌也不由自主的鬆了開來。

脫困而出,丁進的目光帶著幾分堅定,朝向許飛揮了揮手:「走吧!」

然後,又看了白長老一眼:「勞駕,幫開下門!」

白長老冷哼一聲,將陣法開啟了一道縫隙。

看著兩道身影沒有絲毫猶豫的一躍而下,所有人心裡都忍不住一陣沉重。

余寒自始至終都沒有回頭。

直到兩人一左一右站在了他的身旁,他還是沒有回頭。

「我們兩個冒這麼大風險過來接應你,能不能稍微露出一點比較驚訝或者是感動?」如此危機之下,丁進依然忍不住絮絮叨叨。

余寒這才瞥了他一眼:「我早知道你們會下來,攔也攔不住,還驚訝個屁?」

說完,他沉默了片刻,又補充道:「不過,的確很感動!」

許飛與丁進同時咧嘴一笑,這一次,沒有繼續開口。

「我們三個,今日便背水一戰,生死不論,便殺他個天昏地暗!」

「當然!」

兩人齊齊大喝,三道殺機,竟然湧起了一股難以言喻的氣勢。

看著三人的背影,白長老心中暗暗冷笑,當即揮手道:「事不宜遲,我們立刻離開此處,趕往安全地帶!」

話音落,渡天舟終於啟動,便要離開此處。

然而,就在這時,天穹之上,忽然有幾道巨大的金色光芒降臨而下,好像粗大的鎖鏈,直接將渡天舟纏在其中。

所有人紛紛臉色大變,幾名長老更是聯手催動陣法,釋放出可怕的力量,想要掙脫開那幾條鎖鏈的束縛。

但那幾道鎖鏈卻堅固之極,饒是他們拼盡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