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九十五章 沒虧

第三百九十五章 沒虧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要拚命了嗎?」童塵沙嘴角勾起一絲冷漠的笑容。

繼而,他右手緩緩探出,迎著虛空輕輕一按。

「滅空!」

轟隆隆——

掌風籠罩之下,空間盡數扭曲,竟是險些崩潰。

能夠明顯感覺到,其中的大道軌跡也發生著劇烈的扭曲,運轉著一股可怕的能量。

幾乎是在同時,那道承載著炙熱能量的火翎劍,終於破空而至!

然後,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直接沒入到了那片塌陷下去的虛空之中。

「什麼?」

丁進眉頭忽然一皺,就在火翎劍沒入的那一刻,竟然失去了與自己之間的聯繫。

「這就是虛空的力量,不掌控這種力量,你永遠都不知道,它有多麼可怕,所以註定,這一次你將隕落於此!」

童塵沙雙目微眯,一抹寒芒在眼底浮現出來。

揚手一掌拍出!

那片虛空劇烈抖動,竟是將那道火紅的劍芒全部瓦解。

丁進眼中光芒閃爍,臉上也閃過幾分凝重。

這童塵沙的實力,其實並非十分超絕。

之所以如此難以對付,關鍵便是他的功法中夾雜著一絲空間大道的氣息。

哪怕只有一絲,便已經十分難得。

「掌控?無非是機緣巧合之下,碰觸到一絲門路罷了!」余寒帶著不屑的聲音傳來。

然後看向丁進:「堅守本心,我為大道!」

丁進渾身一震,猛地抬起頭來,目光在一瞬間堅定了許多。

「死吧!」童塵沙直接消融了火翎劍。

繼而,操控著那片塌陷的虛空,直接朝向丁進當頭籠罩下來。

「看看誰先死!」丁進狠狠一踏地面,身形瞬間飛出,竟是迎頭朝向那片虛空撞了過去。

「他瘋了嗎?」連渡天舟上觀戰的弟子,都忍不住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連充斥著無匹熱量的火翎劍都被這片虛空消融了。

丁進此舉,無疑是飛蛾撲火。

「他不是瘋了,相反還很清醒!」余寒微微點頭,眼中閃過一絲欣慰。

那童塵沙的攻擊,雖然蘊含著一絲虛空的味道,然而與真正的空間大道根本接觸不到。

甚至連入門都算不上。

這一招神通能夠產生如此可怕的效果,應該與他體內的靈骨有關。

雖然他沒有刻意將靈骨的力量催動出來,但隨著出手的次數越來越多,一些弊端已經開始顯現。

所以,這一切如何能夠瞞得住一直都在暗暗關注他的余寒?

他提醒了丁進的那一句,便是在告訴他,利用自身的大道,衍化攻擊,以道破道!

很欣慰,丁進懂了。

所以他合身撲了過去!

整個身體都包裹在一片赤紅色的火光之中。

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注視下,直接撞入到了那片塌陷下去的虛空之中。

呼!

一股暴虐混亂的氣息立刻湧入體內。

丁進的眼中卻是精芒閃爍,帶著幾分瞭然:「果然如此,這內部,並沒有那麼可怕,不過是障眼法罷了,空間的力量並非完全催動出來,無法將這片空間盡數覆蓋住!」

他仰天怒吼一聲,面對周圍開始席捲過來的空間亂流。

周身火芒一瞬間沸騰而出,直接將他的身體包裹在了其中!

最後,竟是在背後化為兩隻寬大的翅膀。

「給我破!」丁進眼中精芒閃爍,背後那對羽翼狠狠扇動,鋪天蓋地的火焰立刻沸騰而出!

既然你攪亂了這片虛空,我便在幫你弄得亂一些!

無邊無際的火焰立刻朝向四面八方奔襲而去,讓這片虛空,都染上了一層赤紅之色。

光芒搖曳,周圍的虛空都不斷顫抖起來!

童塵沙目光閃爍,臉上終於閃過幾分凝重之色。

「竟然用這種方式破開了我的滅空!真是聰明!」

他眼中划過幾分冰冷的殺機。

眼見著那片虛空開始在無邊火焰的侵蝕之下開始漸漸崩潰,童塵沙雙手緩緩交叉!

「裂空斬——」

話音落,交錯的雙手狠狠斬出!

兩道巨大的光芒宛若一把巨大的剪刀,直接迎著丁進所化的那片火光剪了下去!

「轟——」

劇烈的爆破之聲傳來!

那片通紅的巨大光團,被硬生生的切成了平華無奇的兩半!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並未依照眾人所想的那樣進行。

因為就在那兩道交叉的巨大劍芒斬開光團的同時,被切開的光團,竟是衍生出一股可怕的黏性力量,一舉將那兩道氣芒死死的鎖定住。

「怎麼會這樣?」

童塵沙臉色終於猛地一變,自己曾經融合的便是虛空獸的靈骨,而且因為其屬性的特殊性,讓自己也能夠藉助一些空間大道的力量。

雖然很微弱,但比起其他屬性來說,卻足以讓人震撼。

然而此刻,那虛空之道催動出來的巨大氣芒,竟然被那片火光整個黏合住,任憑他如何掙扎,卻始終無法撼動分毫。

這讓他心裡猛地一突,忽然生出一絲不妙的感覺!

這個念頭剛剛生出,在那片刺目的嫣紅色火光之中,一道身影衝天飛起。

他背後一對散發著恐怖熱量的翅膀不斷拍打,速度飆升到了極致,合身朝向童塵沙撲了過去!

童塵沙目光閃爍,身形飛速朝後退去,想要避開對方的鋒芒。

便就在這個時候,一股絕強的力量忽然迎面而來!

他臉色一變,周身竟是被一股強橫的意識牢牢鎖定。

他心中漸漸生出幾分凝重之色!

這一次,不敢再有半分的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