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上官一劍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上官一劍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丁進與秦鐸之間的激烈交鋒上。

誰也沒有看到余寒在什麼時候出手,取了童塵沙的首級。

「你們這是在找死!」秦鐸面沉似水,咬牙說道。

「還給你!」余寒將手裡的頭顱丟了過去:「我們一直都在找死!只可惜,你們卻一直都在送死!」

聽到這句話,秦鐸眼中閃爍著濃郁的殺機。

連同他身後不遠處的周忘語和南山劍也紛紛眉頭一挑。

這三個傢伙,如今已經插翅難飛,被眾人圍困在中心處,只要一聲令下,便可徹底磨滅。

然而在童塵沙和周玄一相繼隕落之後,隨同一起丟失的,還有仙門的尊嚴。

隕落的師兄弟或許已經無法歸來。

但失去的尊嚴,那便需要他們親手奪回來。

場面變得出奇的安靜,卻有一股衝天的戰意在燃燒。

余寒三人的強大實力,已經讓仙門一眾弟子燃起了熱血!

「真沒想到,丁進和許飛,竟然已經擁有了足以踏上精武榜的實力!」幾名長老搖頭嘆息。

仙門十王的實力與精武榜弟子相差不大,而丁進和許飛能夠各自擊敗仙門十王中排名第五和第七的存在,足可見兩人的實力,已經踏入了一流之境。

除了余寒那個妖孽之外,他們兩個無疑是這一代弟子中最耀眼的。

但眼下,卻已經無法後悔。

渡天舟依然被縛天鼎死死的鎮壓住,只能勉強支撐著不被擊潰,想要掙脫開卻難如登天。

余寒回頭看了一眼渡天舟上的眾人,然後輕輕搖了搖頭:「你們傷勢恢復得如何了?」

丁進伸了一個懶腰:「我沒問題,不過剛剛許飛傷的不輕!」

許飛聞言急忙瞪眼道:「無妨,我已經恢復了七成實力,尚且能夠一戰!」

「接下來,你們好好恢復,我們三個,不能同時出手,否則累都會生生累死!」余寒目光閃爍道:「你們兩個都各自戰了一場,接下來就像交給我吧!待你們兩個恢復到巔峰狀態,我們再進行替換!」

話音落,他直接踏前一步,周身氣息蓬然爆發而出!

「有誰想死,便拿命來吧!」他眼中有冰冷的光芒流淌而出,似乎要將眾人穿透。

「我來!」人群中,有一道瘦弱的身影走了出來。

他一步步走上前來。

目光炯炯,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然後反手抽出背後的長劍,劍鋒偏轉,遙指他的眉心。

「仙門十王,第九王,上官一劍!請賜教!」他口中說的客氣,眼中卻戰意飆升。

余寒雙目微眯,仙門十王中,並沒有這個上官一劍。

然而此人的一身修為,竟然不再適才的童塵沙之下,甚至猶有過之,怎麼可能僅僅排在第九位?

正值疑惑之間,上官一劍直接開口解釋道:「我是上一代的仙門十王,現在是你們的年代,原本我不該出手,但是這把劍,我阻止不了!」

作為一名劍道強者,人與劍已經達到了合一的境地,所以他指的是手中長劍傳遞過來的的戰意。

但究其根本,也是他自己的戰意。

這不僅僅是兩大勢力之間的戰鬥,也是劍道一途上的碰撞!

「鏘——」

回答他的,是銹劍出鞘的鏘然之聲!

「滿足你!」

余寒一步踏出,手中劍勢猛地一划,直接施展出了太一劍經。

簡單而又直接的劍意凌空劈開,形成一道鋒銳而又質樸的劍芒,瞬間劃破了虛空!

「來得好!」

眼見著余寒這一劍的玄妙,上官一劍眼中精芒閃爍,同時也是一劍刺出!

他沒有施展出任何劍術神通,而是通過余寒那一劍投遞過來的氣息,從而心有感悟,順勢劈出的一劍!

叮!

兩道勁氣轟然對撞在了一處,然後各自朝後退去!

余寒目光閃爍,臉色平靜如常。

上官一劍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跡:「好純粹的劍道,這一次,不虛此行!」

「待我斬下你的頭顱,會親自為你敬上一杯酒,因為你值得尊敬!」

他長劍一擺,氣勢不斷攀升。

適才那一劍,不過是試探了一下余寒的劍道,雖然吃了虧,卻依然在他的掌控之下!

所以他的表情依然輕鬆。

南山劍嘴角泛起一絲冷漠:「上官師兄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深不可測的境地,即便我們三個想要取勝,怕是也要底牌盡出!」

秦鐸點頭道:「的確如此,有上官師兄出手,此戰可待!」

周忘語卻沒有回答,而是將目光轉移到了余寒的身上。

從他孤身一人被丟下開始,一直到現在,這個少年身上,從未有過半點的慌亂,甚至連氣息都是那麼的平靜。

這樣的人,會簡單嗎?

所以,他或許是所有人中,唯一一個不看好上官一劍的。

「一劍逆乾坤!」

上官一劍單手持劍,舉手划出半個圓圈,然後自下而上反撩而出!

滾滾劍浪立刻呼嘯而出,似乎要將這片虛空都徹底斬開!

看著對面已經被劍浪包裹在其中的余寒,上官一劍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你的劍道,十分純粹而簡單,然而卻詭異不足!」

「所以如果遇到修為比你低的對手,或許可以佔盡優勢,但面對超過你的對手,這將會成為你最大的短板,所以這一擊,讓你重傷!」

「是嗎?我不信!」余寒淡淡的聲音傳來。

繼而,他的頭頂忽然出現了六道奪目的劍芒,一字排開,懸浮在那裡。

這六道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