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九十七章 當誓死一戰

第三百九十七章 當誓死一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下一個誰來?」

余寒劍指仙門,白衣獵獵,雖在重重包圍之下,卻傲然挺立。

「我來!」周忘語終於開口。

上官一劍的實力已經足夠強悍,作為上一代仙門十王中排名第九的強者,本身便是天資卓絕之輩,如今突破到歸先境界,實力更是突飛猛進。

然而即便如此,依然不敵眼前這個曾經被他們一度輕視,又一度重視的少年。

隨著一次次的落敗,他們僅有的一絲尊嚴也在飛速的消耗。

如果不勝利一場,一眾弟子心中將會蒙上一層不可預估的陰影。

余寒眸子一片雪亮,看著一步步走過來的周忘語,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笑容。

「你總算出來了!」

周忘語眉頭一挑:「你很希望與我一戰?」

余寒卻搖了搖頭,目光閃爍:「我是希望你趕緊過來送死,」

他說的沒有錯,如果不是周忘語和周玄一一路追趕,他也不會落得這般下場!

所以,殺周忘語的心思,猶在其他人之上!

面對余寒赤裸裸的挑釁和輕視,周忘語只是淡淡一笑,右手緩緩平伸而出。

掌心忽然有一道道光芒流轉而出,然後逐漸凝聚,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化為一頂皇冠!

周府是太古皇族,一直到現在,他們心中還在揣著復興大周皇族的願望。

而周府也一直都以皇族自居!

他們的神通手段,也基本上都與神龍或者是皇者有關。

如今這周忘語直接衍化出一枚小巧的皇冠,勁氣流轉之餘,竟然帶著一絲皇者威壓。

這倒是讓余寒有些刮目相看。

「這周忘語,野心倒是不小,這尊皇冠,應該就是他的本命神器了吧!」

仙門之中,除了凌音閣是以淬鍊本命神器為主之外,其他三大仙門雖然多數依賴於外物,但依然有少數一部分人也淬鍊了本命神器。

眼前這個周忘語明顯就是其中之一。

那頂皇冠懸浮在他掌心,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皇冠周圍有一條五爪金龍不斷遊走,在雲層之中來往穿梭。

皇冠在手,周忘語的氣勢也一下子暴漲起來,頗有一種一覽眾山小的帝王之相!

「余寒,你會後悔今日的決定,不過能夠死在帝王冠之下,這是你的幸運!」

話音落,他單手一指,手中帝王冠驀然放大,懸浮在頭頂。

然後,輕輕降落了下來!

呼!

幾乎是在同時,周忘語眼中精芒閃爍,哈哈大笑,周身氣息蓬然爆發而出!

「四海俯首!」

隨著他口中一聲斷喝響徹,右手猛地拍出,翻手一掌覆蓋之下,直接衍化出一道璀璨奪目的光環。

那道光環,通體金黃,上面竟然密布著層層疊疊的鱗片,如果仔細觀察,竟是一條五爪金龍圍繞而成!

光環成型之後,在他掌心真氣的帶動之下,迎頭朝向余寒的頭頂罩落下去!

「九月焚天!」

余寒的頭頂,九輪皎潔的明月冉冉升空,一字排開,首尾銜接在一起。

這一次,並未直接衍化出一把利劍的形狀。

而是隨著彼此之間相互的交疊,各自融合在了一處!

九月齊出,是極致,然而卻不是圓滿!

九九歸一,衍化一元之數,這才是真正的大圓滿。

這便是九月焚天的最終極感悟。

九輪明月,瞬間融合在一起,化為一輪巨大的圓月,凌空懸浮!

一道道冰冷的白焰不斷朝向外面擴散出去!

明月當空,正好迎上了周忘語凝聚出來的那道圓環!

兩者之間,相互抵觸在一起,不斷的消融。

隨著一陣陣爆破之聲響徹,周圍不斷翻騰起一道道可怕的波紋。

周忘語目光閃爍,沒想到自己全力催動帝王冠一擊之下,竟還是被對方抵擋住!

這個叫做余寒的小子,怎麼可能會會有如此可怕的戰鬥力?

饒是他身經百戰,此刻也忍不住有些感到棘手!

轟隆!

終於,兩道蘊含著兩人全力一擊的神通,雜僵持了片刻之後,兩相破碎開來!

「隻手遮天!」

周忘語雙目微眯,翻手一掌,直接朝向余寒拍落下去,巨大的掌印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頭頂的帝王冠不斷綻放出一道道可怕的氣息,灌注到他的手臂之中!

「隻手遮天?只怕你這隻手,還遮不住!」

余寒淡淡一笑,劍爐再次出現在頭頂。

爐蓋開啟,足足三道劍氣脫跳而出,蜿蜒行走,分成三個方向,洞穿了這隻大手!

相比於這隻鋪天蓋地的巨大手掌,余寒的三道劍氣弱不禁風,甚至有可能瞬間便會支離破碎!

然而方一接觸,這三道劍光便洞穿了那隻大手!

這還沒有停止!

在擊穿大手之後,三道劍氣調轉了方向,縱橫穿梭,只是片刻之間,便足足斬出數百劍!

那隻大手上,也立刻出現了足足數百道孔洞,觸目驚心!

但是,最讓周忘語擔心的,並不是這些透過掌印的劍氣,而是這些劍氣的腐蝕性,竟然使得它們所留下的痕迹無法重新復原!

而且,看似散亂的數百個孔洞,實際上每一個位置都巧妙之極!

組合在一起,將這一掌之下的所有攻擊全部都分割了開來,無法聚集到一處。

從而讓這隻大手,徹底失去了作用!

呼!

周忘語索性撤去了這隻大手,看向余寒的目光不禁異彩連連:「你的實力,當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如此,可放手一戰了!」

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