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九十八章 何懼之有?

第三百九十八章 何懼之有?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秦鐸目光閃爍,余寒的強大已經超出了他的預估,這種程度,連南山劍也不保險,唯有自己親自動手!

「還是我來吧!」

聲音是從眾人背後傳來,連同秦鐸在內,所有人紛紛回過頭去,看向聲音的來源。

余寒眉頭微微一挑,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輕蔑的笑容。

對方走出來的,赫然正是一名歸先境界強者,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歸先境界強者!

估計其身份,也與上官一劍差不多。

從仙門十王到仙門十皇的蛻變,與七州武院精武榜到聖武榜的蛻變不太一樣。

精武榜的十大強者中,足有一半以上都會登上聖武榜!

然而仙門十王,在修為突破到歸先境界後,能夠位列十皇的不足三成。

因為仙門除了十王之外,還有掌教親自培養的種子弟子,就比如陳戰和周叢雲之流。

以他們的身份和資質,同等級之下,幾乎能夠橫掃精武榜。

所以十皇之中,多數都是這樣的絕頂人物。

這也是為何七州武院聖武榜十大弟子,一直都不如仙門十皇的主要原因。

「你們都是這一代的希望,沒有必要將自己大好的青春浪費在這裡!」那名雙鬢斑白的中年弟子微微嘆了口氣。

秦鐸等人心中湧起一絲感激。

這位師兄的話很巧妙,卻也間接提醒了自己等人,不必為了一時的勝負而太過走心。

而一直在旁邊觀戰的他,也以一種旁觀者的身份,在審視著整個形勢。

無疑,雖然這三名七州武院弟子被重重包圍,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整個仙門都被他們壓制了。

所以,秦鐸等人才會不計後果的想要出手!

但是,那個叫做余寒的少年,實在強大的有些離譜些,即便秦鐸出手,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將其壓制並且擊殺。

所以,他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既然不保險,那就讓自己的屍體,來讓這一戰變得更加保險吧!

他的身後,同樣有五六名歸先境界強者也紛紛走了出來,一字排在,站在了他的身後。

「要車輪戰嗎?雖然有些不要臉,但不得不說的確是個好辦法!」余寒咧嘴一笑。

「我們七人,有的是上一代的仙門十王,有的是大上一代的仙門十王,論到輩分,屬於是你的前輩!」那為首的中年弟子微微開口。

「然而,今日你必須要死,至於背後罵名,我們這等無用的匹夫承受了便是!」

說到這裡,他眼中漸漸閃過幾分堅定!

然後,一掌拍出,可怕的勁風呼嘯而至,帶動著周圍的氣息,一瞬間凝固起來!

余寒雙目微眯,銹劍鏘然出鞘,劍氣縱橫開闔,將那些籠罩過來的氣息盡數斬破!

「莫羅師兄的選擇,很了不起!」

作為仙門十王中排名第一的上上品,此刻眼見著莫羅與余寒之間開始激烈的交鋒,眼中卻閃爍出一抹難以言喻的感激。

師兄的心思,他自然知曉,同時也暗呼慚愧,比起幾位師兄,他的心還是太小了些。

「莫羅師兄,已經被壓制了!」南山劍臉色陰沉,聲音也顯得無比沉重。

果然,莫羅與余寒之間的交手,在交替到第五招的時候,已經漸漸被那道劍氣長虹壓制住!

秦鐸沒有轉身去看戰場,拳頭卻緊緊握起:「聽師兄的安排!」

「哈哈!」戰場上,莫羅狠狠擦掉嘴角的鮮血,眼中閃過一絲強橫的戰意!

「痛快!沒想到七州武院年輕一代,竟然還會出現你們這樣的人物,真是不錯!」

余寒臉上也沒有半分的輕鬆,因為對面的莫羅,完全就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每一招每一式的流轉之間,都是打著與自己同歸於盡的主意。

所以端的是難以應付!

好在他的劍氣直接衝出,不斷粉碎了那些計劃,否則非要讓他得逞。

如今感覺到莫羅身上狂湧出來的氣勢,他的臉色越發凝重起來。

「終於,要拚命了嗎?」

這個念頭剛剛生出,便之間莫羅狠狠一踏地面,身形狠狠的朝向余寒衝撞了過去!

「滾!」

眼見著朝向自己急速衝擊過來的莫羅,余寒心中忽然生出一絲不祥的預感!

「不好!」

話音方落,莫羅的身體忽然燃起了熊熊火焰!

那並不是火焰,而是如同火焰一般衝天飛起的金色光芒!

被金芒籠罩之下的莫羅,嘴角綻放開一絲解脫的笑容,速度再次激增!

「拼了!」

余寒不敢有半分的拖延,更不敢躲避開去,因為背後就是丁進和許飛。

他雙手緊緊握住銹劍,浩瀚的劍意透過手臂,狠狠灌注到了其中。

一道宏大的劍氣凌空擴散而出,狠狠的朝向下方劈落!

轟隆!

劇烈的爆破之聲響徹!

這一劍,雖然並不是劍術神通的施展,卻包含了余寒體內所有的可怕劍意,如今一舉被他施展出來,威力達到了極致!

然而,莫羅的這一擊,便相當於是燃燒了自身精血,從而引動天地偉力,相比之下,余寒還是差了幾分!

所以,在激烈的碰撞之中,余寒悶哼一聲,踉蹌著後退而出,口中鮮血狂噴!

而莫羅的身影,連同那片眩目的金色光芒一起,直接被那道劍芒斬成了兩半!

「可惜,這樣都殺不死他!」

秦鐸眼中也閃過一抹厲色,莫羅作為大上一代的仙門十王,修為和神通都十分強大。

雖然這麼多年修為一直沒有什麼進步,但手段卻越來越純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