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百九十九章 戰!戰!戰!

第三百九十九章 戰!戰!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還剩下兩個了!」余寒狠狠擦掉嘴角的鮮血,面如金紙,目光卻堅定之極!

看向目光帶著震撼與驚懼的最後兩名歸先境界強者,他的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笑容。

「來啊!」

聲音帶著幾分渾厚,如同悶雷滾滾。

握住銹劍的手臂微微顫抖,然而,劍鋒之上流動的光芒卻妖異而明亮。

「這小子,戰鬥力怎地彪悍到了這種程度?」

這一次,連秦鐸和南山劍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如果不是對手,此刻的余寒足以讓他們心生敬佩。

他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支撐著他撐過了兩名歸先境界強者自爆,再加上一名強者全力一拳的轟擊,還能夠站得筆直!

相比於他們,剩下的最後兩名歸先境界強者均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一名天才境界的對手並不可怕。

最可怕的對手就是,即便發現他已經重傷無力再戰,卻依然依靠著氣勢,讓人不敢上前。

所以,他們相互對視了一眼。

「不能讓他得以喘息,莫羅他們已經隕落了,他們的死,要有價值,這一次讓我來!」

其中一人終於重重的嘆了口氣。

事已至此,他們已經沒有退路,唯有戰鬥下去!

然而,他的話音方才落下。

一聲嘹亮的鳳鳴猶陡然間穿透雲霄,震得眾人耳膜鼓盪!

所有人的目光紛紛循著聲音的來源瞧去。

卻只見丁進那裡,滔天的火芒衝天而起,巨大的火凰虛影橫空盤桓,仰天長鳴之間,帶著一種神獸特有的驕傲。

藐視蒼生!

「要突破了么?」

余寒沒有轉頭去看,以此刻的狀態,他不想浪費一絲的力氣。

目光依然死死的盯著對手。

「不好,那小子要突破了!」秦鐸也是臉色微變。

余寒的實力固然強大,然而他身後的那兩個傢伙也不差,如果同等級境界之下,他甚至沒有足夠的把握與之抗衡。

如今眼見著丁進氣勢衝天,竟是隱約間要突破到化骨後期,心中不禁一緊。

「連你都突破了,那麼,就一起吧!」

人間大劍凌空怒卷,一舉將對手盪開。

與此同時,許飛的身形緩緩懸浮而起,他沒有開口,雙臂微微一振,周身便有洪鐘大呂般的大道梵音響徹。

他的氣息,帶著一種春風般的和煦。

與丁進那暴虐的氣息正好相反。

然而,卻給人一種深邃而又玄奧的捉摸不定!

人間大劍光芒閃爍,直接衍化為璀璨的光芒,在他頭頂盤桓不定!

所有人,剛剛震驚於丁進的突破。

此刻眼見著許飛的氣勢瘋狂攀升,竟然也達到了突破的邊緣。

他們的了臉色紛紛一片慘白。

難道,老天都要幫著洪荒嗎?

仙門這麼多年的布局,瓦解,本以為他們會漸漸喪失了本性,不攻自破。

然而這一代七州武院的幾個年輕人,怎地如此可怕?

他們想不明白,卻又有些嫉妒。

因為眼前這三名弟子的資質,很明顯已經達到了秦鐸和南山劍的層次,甚至還要超過他們,比起三大仙門精心培養的種子弟子也絲毫不差。

「出手,不能讓他們如此順利突破了!」秦鐸目光閃爍。

此刻,已經不再是顧及道義的時候了。

當然,這裡指的並不是他和南山劍,而是剩下的四名歸先境界師兄。

對這四人來說,便如同已經隕落在余寒手中的莫羅三人一樣,都已經抱著死志。

既然如此,那也不在乎什麼名聲了。

至少對於三大仙門來說,如果能夠傾盡全力誅殺余寒三人,些許的名聲都值得了。

天知道這三個變態將來一旦成長起來,將會可怕到什麼程度!

對於未知的危險,只有將其扼殺在搖籃,這樣才最保險。

呼!

剩下的四人眼中精芒閃爍,他們也想到了這一點。

目光紛紛露出一絲決然之色。

就在秦鐸開口的那一刻,他們都知道了自己的命運。

全力出手,扼殺這三名七州武院的絕世天才弟子。

得手後,自盡謝罪,以此來保存三大仙門的聲名。

如此,無論成敗,都是死路一條,然而對他們來說,卻是一條光明大路。

至少自己死後,家人和朋友,都會得到照拂。

「殺了吧!」

四人的目光,幾乎同時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既然如此,那就從你開始吧!」

感覺到四個方向傳遞過來的被冰冷殺機,余寒心中立刻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他掌心光紋涌動,兩萬條道紋密密麻麻的席捲而出。

「想要殺我?哪有那麼容易?」

陣法!

在真氣即將耗盡,經脈又遭到重創之際,他還有一道底牌。

那就是陣法!

「八卦囚天陣!」

隨著一道道光紋的迅速組合,巨大的八卦圖案冉冉升起,懸浮在半空中。

與此同時,八條光帶瘋狂的延伸,直接朝向四名歸先境界強者狂卷了過去!

「四級陣師?」

眼見著光帶朝向自己這邊纏繞過來,四名歸先境界強者同時臉色一變。

一名武道境界如此強大的少年英傑,或許會讓他們重視,甚至是震撼。

但絕對談不上是忌憚!

然而,一名在武道方面擁有極高天賦的天才,同時又是陣道天才,那麼這樣的人,即便用所有人的性命來換,也是值得的!

八卦囚天陣催動之下,立刻將四名歸先境界強者暫時束縛住,鎮壓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