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四百章 翻手滅殺

第四百章 翻手滅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蒼茫的一片白霧之中。

隨著時間的流逝,眾人的視線越來越模糊,能見度也越來越低。

只有李乾坤和司徒小花等少數人方才能夠憑藉著強大的修為,目力達到稍遠一些。

「我們已經走了這麼久,這樣茫然的前行下去,恐怕機會越來越渺茫!」司徒小花終於忍不住嘆息道。

饒是她智珠在握,算無遺策,此刻卻無絲毫辦法!

李乾坤卻是眉頭緊皺。

他擔心的不是自己等人能不能從這裡走出去,而是外面,那些試煉弟子的安危。

或者可以說,余寒的安危。

雖然撤退的消息一早就發送了出去,但他心裡卻沒有多少底氣。

在這裡困得越久,弟子們就越危險。

所以此刻,他的心裡出奇的沉重。

「老大,那裡有光亮!」

顏子虛有些驚訝的聲音忽然傳來。

眾人順著他的手指瞧去,正好看到正前方,懸浮在虛空之上的一點光芒。

即便有無窮無盡的白霧阻隔,依然能夠隱約看出一絲光暈的輪廓。

「靠過去看看!」

李乾坤眉頭一挑,催動渡天舟,朝向那一絲光亮靠近了過去!

「這好像是一座……燈塔!」

隨著越來越近,那發光體也越來越清晰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看著那座由陣法堆砌而成的一座高塔,最頂端不斷散發著妖異的光芒,李乾坤等人紛紛露出幾分疑惑。

「那邊還有!」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眾人再次抬頭。

果然,不遠處,又有一道微弱的光亮傳來,便如同他們第一次見到這座燈塔時候的明亮程度差不多。

李乾坤眉頭漸漸舒展開來,隨即嘴角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司徒小花看著李乾坤逐漸變化的表情,目光也漸漸明亮起來。

「怪不得我當初說他幫不上忙的時候,這小子一臉的不樂意,原來,他真的可以幫得上忙!」

李乾坤這一句漫無邊際的話,讓顏子虛等人都有些犯迷糊。

「這許多年不見,怎地你說話也這般喜歡打起了啞謎?讓人好生無趣!」司徒小花忍不住白眼道。

李乾坤嘿嘿一笑:「是余寒!這些燈塔,必定是他留下來了!」

說到這裡,他微微頓了頓,這才繼續說道。

「之前我只是懷疑,現在看來,玄宗的那把火,也是他放的!」

「而這些燈塔,便是他在撤退時候,留給我的後手!」

在司徒小花和顏子虛等人有些驚訝的目光中,李乾坤渾身真氣鼓盪,哈哈大笑了起來:「全速啟動,隨著燈塔指引的方向,我們必定能夠平安離開!」

……

另一處戰場上,巨大的渡天舟依然與縛天鼎不住的抗衡。

而渡天舟上的氣氛,也出奇的凝重,連呼吸的聲音也清晰可見!

「長老——」

宇文浩然站立在舷邊,猛地轉頭看向領頭長老,雙目已經是一片赤紅。

領頭長老目光閃爍,帶著幾分苦澀,卻搖頭道:「浩然,今日無論如何,你都不能下去!」

「如果可以歸院,副院主怪罪下來,我一力承擔!」

陽院的副院主,便來自守護之城,所以陽院與余寒等人之間的關係,並不十分緊張。

這一次,陽院的領頭長老,明顯與乾院的白長老達成了某種協議,所以所作所為,已經讓宇文浩然難以接受。

尤其是丁進和許飛離去之後,他心裡一直憋著一口氣。

此刻眼見著下方的三道身影,在創造出不朽的戰果之後,陷入到了絕對的危機之中,他再也承受不住心裡的壓力。

「我若強行想要離開,你能攔得住我?」

宇文浩然咬牙道,配合著赤紅的雙目,一瞬間讓領頭長老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宇文浩然,我陪你一起下去!」

玄陽一步踏出!

繼而,在他身後,柳白、方嵐虛同時站了出來!

這幾人,都是當初在修羅路上受到過余寒恩惠的同一批弟子。

經過了這段時間的修鍊,他們的實力雖然都有長足的進步。

但比起余寒那幾個妖孽來說,差距卻越來越明顯。

但是此刻,余寒三人的血戰,喚起了他們心中那道可以忍受的防線,當即紛紛站了出來。

而與此同時,那些沉默了良久的弟子們,在看向余寒等人的目光,也沒有之前那般可惡了。

甚至對之前余寒是姦細的傳言,也變得搖擺了起來。

如果他真的是姦細,不可能會遭到仙門的伏殺。

更加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斬殺了如此多的仙門強者,殺伐果斷,沒有點滴的猶豫。

如果到現在,還說余寒是姦細的話,怕是沒有人會相信。

甚至連名冠,眼睛裡的光芒都變得有些捉摸不定。

眼看著周圍一眾弟子的目光,一旦余寒真的不是姦細,這些人怕是有一半會將此事傳揚出去。

那麼,自己便會成為害死余寒的「首要功臣!」

如此的話,對自己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所以,他的目光變得閃爍不定,咬牙暗道:「仙門這些蠢貨,都到了這種情況下還如此酸腐,非要用這種光明正大的方式來結束戰鬥!」

他的確很希望余寒隕落。

因為只有他的死,才能夠真正的四五對質。

到時候有副院主和長老等人幫助自己,其他三大主院也未必就能扳倒自己!

「誰也不許離開!」眼見著周圍的氣氛變得越發的難以控制,白長老冷哼道。

「我們來這裡,最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