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六百七十九章 冠絕三軍

第六百七十九章 冠絕三軍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余寒的一句話,讓這些英雄營戰士紛紛摩拳擦掌。

從他們開始進入英雄營開始,耳濡目染的多半還是曾經被己方險些坑得全軍覆沒的那一場打擊。

所以心中對於這樣的事情十分反感。

如今這一幕,可以說是歷史重演,擺在他們面前的,又是那份傳承的屈辱。

唯一不同的是,此刻他們的將軍沒有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他只有一個決定。

衝過去!

這是他的立場,也是他的態度,更因為他是他們的將軍。

鏘!

長刀出鞘,五百英雄營戰士怒目圓睜,動作整齊劃一,一股無形的力量開始在他們頭頂凝結。

那是屬於英雄營的戰魂,漸漸化為一把長刀。

儘管此刻人員不全,但他們依然是一把刀,一把與余寒形影相依的利刃。

面對著漸漸逼近的三大獨立營戰士,余寒緩緩抽出背後的平城劍。

隨著真氣灌注,劍身嗡鳴震顫,抖動不已。

成功融合了第二道劍魄之後,這把劍越發通靈,如今與余寒彷彿融為一體,氣息擴散而出。

「大五行殺陣!」

余寒目光閃爍,口中輕輕哼道。

五百名英雄營戰士立刻分成五隊,繼而,籠罩在他們頭頂的長刀也一分為五,化為五把不同顏色的長刀,代表著五行屬性。

「玄衣,跟在我身旁!」余寒大踏步朝向前方走去,劍鋒偏轉,傾斜指地。

「哼,區區五百人,也妄想著能夠與我等抗衡?乖乖束手就擒,免得刀兵相見!」楚雲瀟冷笑道,看向余寒等人的目光充斥著幾分不屑。

關同也是揮舞著手中的大刀,哈哈大笑道:「無知小兒,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唯有風中秀緊鎖眉頭,眼中帶著幾分凝重。

因為他看到了五百人頭頂的那道戰魂,一支部隊能夠擁有戰魂,便代表著它的真正力量。

即便強如天機營,到現在也只是初步凝聚出了戰魂的雛形,並未真正的擁有。

但是此刻,眼前這區區五百人,只是英雄營的一部分,卻依然可以凝聚出戰魂。

那麼這支部隊的真正實力,絕非外界傳聞中的那麼簡單。

「風中秀,不如我們賭一賭,看誰先一步拿下這個小子如何?」關同笑道。

風中秀卻是搖頭道:「不可大意,此人沒那麼簡單!」

關同卻是不以為然:「你太小心了,他們只有五百人,還能翻起大浪來?」

楚雲瀟臉上也帶著幾分無奈:「風中秀,別忘了我們這一次,只是為了配合你而已,如果你沒有信心,那便讓後面大軍來做這件事情便是了!」

連續被兩人擠兌,風中秀也終於打定了主意:「既然你們想比,那便比一比吧!」

他們三個,原本代表的是不同的勢力,但是此刻,他們頭頂那座大山之間,似乎達成了某種協議。

所以對於他們而言,唯有執行。

風中秀深吸一口氣,腰間長劍終於出鞘,朝向天空指去!

「天機營聽命,準備戰鬥!」

余寒等人不退反進,一步步的朝向這邊逼近過來。

「諸位大蜀同袍,今日一戰,是非所願,刀劍無眼,必當有所傷亡,昔日戰友,不想因為一己私慾,衍化如今地步,對此,英雄營十分遺憾!」

「但,我們同樣需要生存,那麼,只有對不起了!」

余寒說出了最後一句話,腳下接連踏出,與竇玄衣雙雙朝向前方搶進,朝向三大獨立營直接覆蓋了過去。

「殺——」

一聲震天的聲音響徹,在歷經了大吳和大魏戰火洗禮之後,來自大蜀內部的戰鬥,終於第一次打響。

雖然英雄營只有五百人,但此刻結成大五行殺陣,五支隊伍迅速的穿插。

依照特定的方位彼此呼應,五行相生,威力倍增。

率先與他們接觸的便是麒麟營的戰士。

楚雲瀟在三人中處於最弱勢的地位,畢竟背後的那個人屬於文臣,不能給他太大的幫助。

所以此刻他是最想要立下功勛的那一個。

麒麟營一千戰士迅速朝向前方移動,竟然也結成了一道陣營,呈半月形,將英雄營環繞在了其中。

「這傢伙,竟然依靠著麒麟營的機動性,先我們一步,真是好算計!」關同忍不住搖頭笑道。

隨後大手一揮道:「二郎們,我們也不要藏著掖著了,拿出真本領來,事成之後,我請你們喝酒!」

啥時間,無雙營的戰士也如同發了瘋一般,呼喊著朝向前方逼近了過去。

呼!

大五星殺陣直接與麒麟營的偃月陣接觸到了一處,刀劍交擊的聲音此起彼伏,帶動著周圍的波動,都開始不斷震顫起來。

楚雲瀟更是一馬當先,直接揮劍朝向余寒斬落下去。

余寒雙目微眯,嘴角勾起一絲不屑,這楚雲瀟的修為,竟然達到了御靈中期,倒也不弱。

只是可惜,自己可不是普通的御靈初期。

楚雲瀟臉上帶著一股莫名的寒意,看著余寒冷笑道:「束手就擒吧!」

劍芒掃過,竟是將余寒的身體盡數籠罩在了其中。

竇玄衣方要出售,忽然感覺到余寒依靠兩心通傳遞過來的意念,即將揮出的那一拳也轉移了方向,將兩名麒麟營戰士轟得拋飛了出去。

如今雙方已經明顯是不死不休的結局,所以即便有同袍之情,也都不重要了。

你下一刻的仁慈,很可能會成為喪命的根源。

所以,沒有人手下留情,包括余寒也是一樣。

眼見著楚雲瀟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