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都市最強地師 >第四百八十七章 第一輪結束

第四百八十七章 第一輪結束

小說:都市最強地師| 作者:岱嶽峰| 類別:其他

秦遠一個人靜靜站在場中,大戟立於身側,直衝房頂,身姿挺拔如松,直衝天頂。

玉尚書抬起頭,花白頭髮隨著不知哪裡來的風微微飄動,眉頭皺著,面上浮現一縷意味深長的笑容,片刻之後,帶著些喟嘆,帶著些許久不曾有的興奮,嘆了一聲:「這特么才有點意思嘛!」

「兄弟,牛逼!」

周嘯虎一直沒有落座,將近兩米的身高加上的那粗壯的肌肉,使其看起來如黑塔一般高大有力,而便在此時,那黑塔又爆發出了一陣十八人抱緊撞錘撞鐘之轟響。

清秀不知何時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玉手放進嘴中,憋足了氣息,吹出一個響亮而悠長的口哨,小臉上滿是激動之色。

她沒有看到秦遠的全部,但是僅僅是這一場所展現的,就讓她感覺沒有白來,那絕對是個高手,前後三戟,輕鬆將朱文生斬落在地,無論是戰鬥技巧,還是戰鬥意識,亦或是那一往無前的雄性豪邁氣息,都讓她生出了濃濃的激動,激動之後便是強烈的戰意。

「酣暢淋漓,酣暢淋漓!」

「秦供奉威武!」

「炸天了,秦供奉炸天了,下一場我不想遇到你,你要是選我你就是王八犢子……」

……

場中響起了經久不覺的掌聲,掌聲之中叫好聲,笑罵聲不絕入耳,秦遠那酣暢淋漓的三戟,就如三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將所有人的熱情點燃。

一些人甚至生出,能夠看上這麼幾場高手對決,哪怕不去爭城主也值了的感覺。

有人歡喜便有人憂。

歡喜的人很多,憂的人也不少。

那諸葛文志與侯俊沉沉地陷在椅子柔軟坐墊之中,面沉如水,心沉如石,他們看到了秦遠的酣暢淋漓,也看到了朱文生的不堪一擊。

他們不得不承認,朱文生輸得應該,但是卻不想看到秦遠贏的那般輕鬆,他越輕鬆,就證明他越強大,而他越強大,他們幾人距離城主的位子便越遠。

侯俊看著那坐在做前排,正在起身準備宣布結果的費長明,又看向他身邊處於正中央位置的錦袍老人,英俊的面頰上浮現出一抹苦澀之情。

變天了。

或者說,他們的天變了。

他隱隱有一種感覺,更換試題,將他們幾人排在最後,並不是為了給他們一個不咸不淡的教訓,而是要給他們一記響亮的耳光。

這場毫無爭議的對決,也沒有任何爭議的宣判,費長明站起身來,用那他肥胖的身體發出響亮的宣布:「第一輪優勝者,秦遠!」

聽到這個聲音,秦遠沖費長明與中間幾位可以說是裁判也可以說是考官的修者,恭謹鞠躬致謝,將大戟收回,步履方正的走下了台,回到原先座位之上。

秦遠這邊下來,坐在最後面的一位老者緊接跑上去,神色慌張,步伐凌亂,來到朱文生身邊,匆匆檢查一番,神色一喜又一驚。

他抬頭看向一驚落座的秦遠,昏黃的眸子之中怨恨無比。

朱文生死不了,哪怕是放到凡人醫院之中也能活下來,但是他的損傷卻又極難徹底恢復,識海與經絡本就重創,又被他強力鎮壓而下,雪上加霜,可沒等片刻,就被秦遠刺穿胸腹,那被鎮壓下識海與經絡再次翻騰,損傷更甚,當真是傷及根本。

這等傷勢哪怕放在四象商會之中,想要完全治癒,也要大費手腳,只要遇到合適之人,所耗費的藥材的價值,至少可以再培養出三個朱文生。

治好一個還是再培養三個?

如此「性價比」,在四象商會中似是不難選擇。

秦遠沒有多看那老者一眼,他跟四象商會的梁子解不開,又是那朱文生數次挑釁,秦遠相信即便是他不開口挑戰,那朱文生也會拉他下場。

他並沒有做錯,所以無需愧疚。

他們真要有怨恨的話,也應該怨恨自己學藝不精,本事不夠。

「兄弟,這修為,這戟法,老哥看著都服!」

周嘯虎揚起蒲扇大小的厚實手掌,一巴掌拍在秦遠肩膀,咧著大嘴,用那破鑼嗓子嚎道。

秦遠險些沒被周嘯虎一巴掌拍在地下,齜牙咧嘴道:「虎哥,咱能不能輕點?沒被那朱文生的珠子弄死,倒是要被你一巴掌拍殘了。」

周嘯虎哈哈大笑,「你剛才不是說泥腿子夠粗夠硬嗎?咱們倆泥腿子還怕這些?」

秦遠也是大笑,他能看得出來,周嘯虎是真高興,既為秦遠高興,又為他們這血管中流淌著的真武神族的血脈而驕傲。

「秦遠,你不該這麼快就結束。」清秀扭著小臉,看著秦遠那稍稍汗濕的臉頰,認真說道。

秦遠些微詫異,道:「為什麼?」

清秀一板一眼道:「那朱文生的算盤不止這點本事,算珠與金擋飛出,可以在空中組成陣法,非常有意思,你該再讓他施展一會兒,就能看到了,真的很有意思。」

秦遠翻了個白眼,這等奇葩邏輯估計也就只有清秀這等戰鬥狂人才能擁有。

緊接著清秀又燦然而笑,道:「不過嘛,從爭取勝利的角度來說,你這般做是最完美的,三下五除二砍瓜切菜,甭管他後續有多少大招,一頓爆錘下去,是龍要盤著,是虎也要卧著。」

「額……」

秦遠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才好。

「哈哈,很快就要下一輪了,到時候你可要邀請我哦,咱們兩人之間,肯定比剛才你和朱文生有意思的多。」

清秀捏著小拳頭,興奮到了極點。

秦遠更加無語,武試初輪才進行了第一場,哪有那麼快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