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大劫主 >第七百二十七章 也就是個化神

第七百二十七章 也就是個化神

小說:大劫主| 作者:黑山老鬼| 類別:仙俠武俠

如今的魔邊,隨著無數散修與小門派的湧入,底蘊一日強似一日。

十大神關,也隨著魔邊清剿計劃的接近,一片激昂。

而與之相反的,則是如今仍然關在了八荒城魔獄裡的李太一了,如今因著這一場刺殺的事情,死了無數人,但惟獨沒有他,他一直被關在魔獄裡,甚至都沒有被審問過……

……被押進來後,他便住進了一個單獨的獄房,這裡甚至還有給他準備好的傷葯。

畢竟,他的身份,確實是有些不同的。

不過,看他的模樣,卻是比受過無數酷刑更為痛苦。

短短几日之間,他便已白髮蒼蒼,氣機萎蘼到了極點,看起來便像是老了二十歲,若說以前,他與自己的父親比起來,自己更像是父親的話,那麼現在若是與他的父親站在了一起,恐怕被人誤會成自己的爺爺都有可能了,活脫脫便像是一條被抽去了筋骨的蛇……

如今,已足足有七天時間過去了。

外面正殺得一片腥風血雨,人頭如山,李太一卻像是被人忘掉了。

哪怕是在魔獄裡,也不敢有人打擾到這位李太一,因此他這一間囚牢,遠離了其他人,周圍顯得十分安靜,若不是有鐵鏈輕輕的撞擊聲,這裡簡直如同一座死寂的墳墓……

「皇兄,你現在還好么?」

牢外,忽然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很輕,但在這囚牢里,卻顯得異常清晰。

低垂了腦袋,像是睡著了一樣的李太一忽然間驚醒,目光有些驚恐的看向了牢外,只見那是身穿紅衣,模樣二十歲上下的女孩,她手裡捧著一個長長的包袱,用一層黃布裹著。

她看向了李太一的目光顯得有些複雜,過了很久之後,才聲音低低的嘆了口氣。

李太一轉頭看向了她,臉色忽然間變得更為蒼白。

「皇兄,是父皇讓我來接你回去的!」

站在了牢獄外面的紅衣女子,神色平靜的看著牢獄裡面的李太一。

李太一也用了很長的時間來調整心情,在他的臉上,羞怒,失落,傲慢等等神色不停的變化,最後時,他用了很長時間,才讓自己保持了那種溫和而平靜的模樣,看起來有些像以前的他了,然後才看著外面的紅衣女子,淡淡道:「為什麼來的會是你,其他人呢?」

紅衣女子低聲道:「其他人都在皇州等你!」

李太一的臉色,忽然就變得有些冷嘲,道:「等著看我的笑話?」

紅衣女子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過了一會,才道:「皇兄,你不該和他一起出世的!」

李太一的臉上,湧出了些許的怒意,壓低了聲音道:「你也敢向我說風涼話?」

紅衣女子搖了搖頭,道:「皇兄,我不是在說風涼話,我真的覺得你不該偏偏和他一起出世,雖然我們都知道他不是真正被聖地培養出來的道子,但他卻是有真才實學的,況且他出身寒門,本來就極容易獲得世人的認可,你贏了他,便是以強欺弱,輸了,便是……」

後面的話她沒有接著說下去,只是李太一自然明白。

輸了會怎麼樣,還有誰比他自己更明白的?

「輸了……你也敢說我輸了?」

他面上的憤怒之意更盛,聲音也維繫了不努力調整出來的平和,森然道:「你以為我是輸了他嗎?我是輸給了生我們的那個人,是他將我推到了這條路上的……」

「我早就在一千五年前證明了自己,證明了我有資格成為九重天的傳人,那依著祖訓,我就該得到九重天的資源培養,可是呢,一千五百年過去了,你看他是怎麼對我的?」

「修鍊成了紫丹之後,我的修行資源,便與你們一樣,從來沒有多上半分,甚至你們都可以出去撈些別的,而我只能躲在宮裡,靠著每個月的份例,一點一點精細算計著修鍊……」

「他身為我的父親,也是我的師尊,可是他什麼時候教過我?」

「就連你們,等到他高興了,也興許會指點你們一些修行之事!」

「可是我,從來沒有!」

「我只能自己參閱古典,自己推衍神通,就算是在一千年前,我參悟九五天功時,他也從來沒有指點我任何一句,我是憑著自己的領悟,一步一步,將九五天功參悟到了三成的!」

「三成啊……」

李太一的臉色,又是悲戚,又是憤怒:「在他完全沒有教過我的情況下,我參悟了三成九五天功,便已經有足夠的底蘊去煉化了仙源了,可是在那時候,崑崙之劫出現了,世間仙源大半被毀……但我知道,他手裡還是有仙源的,我以為他會賜給我,可是他沒有!」

「他只是這麼眼睜睜的看著我,平白消磨了接近一千年的時間!」

李太一神情憤怒,眼睛裡幾乎要冒出火來,他忽然間死死的盯住了紅衣的女子,感受著她身上的氣息,過了半晌之後,才忽然道:「你已經將那一道龍魂給煉化了?」

紅衣女子咬著嘴唇,輕輕點了點頭。

李太一森然道:「憑你這點子天資,怎麼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內煉化龍魂?」

紅衣女子沉默了一會,才道:「是父皇陪著我閉關,用了三個月時間幫我煉化的!」

李太一的眼神似乎有些如癲似狂,痴痴笑笑:「你看到了么?對我,他就寧願扣著仙源不給,看著我束手無策,但對你們,卻不惜花大心血培養,這究竟是想做什麼呢?」

紅衣女子接不上這話,只是臉色有些猶豫。

「連你都說我不該在這時候出關,想必其他人也都這麼